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二章高价出售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安德福抱头痛哭,沈振衣终于还是说出来了。他们赚了十年钱,差不多这九重霄就是最后一笔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”尤长老的目光渐渐有了焦点,变得贪婪而锐利,“你能够鉴别得出来一块灵血石中是否含有灵血髓?”

    最近市场上就经常听到这样的传言,说什么有奸商买了灵血石之后退回九成,但偏偏那九成之中居然连一块都开不出灵血髓。

    若不是大家都坚信灵血石绝对没办法鉴别,否则早就有人怀疑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谣言也开始慢慢流传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沈三公子,居然当面承认他有这种本事?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沈振衣淡然点头,“这次我来九重霄的交易会,也正是因为想将这个鉴别的方法高价卖出。”

    原来你是这个目的!

    安德福到底是奸商,立刻就回过味来,猜出沈振衣想干嘛——他还是想筹钱买桫椤贝叶!

    一千万两黄金不够,他就会另外想办法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一千万两黄金,只不过是靠这鉴别法赚取的一个小小零头而已。这个鉴别的方法,本身价值更大,如果落到像灵石谷这样的矿商手中,更是价值连城!

    沈振衣想要桫椤贝叶,所以干脆把摇钱树给卖了!

    安德福欲哭无泪,但他也没办法阻止沈振衣的决定。

    事实上沈振衣与他合作了十年,对他已经仁至义尽,安德福也不敢再多强求什么。

    他现在能做的——只是想办法把这个鉴别法卖出更高的价!

    口风既然已经漏了,就已经不可能保守秘密,只有将这办法卖给最需要最有权势的人,才能换到最多的钱。

    安德福脑子转的快,立刻就反应过来,笑嘻嘻的拦在沈振衣与尤长老之间,“长老,三爷已经把他的杀手锏告诉你了。你若是有兴趣,这几日交易会多来逛逛,会上自然就能出价,不过灵石谷想要收为己有,那可绝对不能便宜。”

    他是明确告诉尤长老,这个方法,咱们是要拿出来卖的,不可能平白给了人。但这同样也意味着,要是有足够的钱,可以把这个鉴别方法拿回去!

    尤长老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他在灵石谷中的地位其实颇为边缘化,如果不是边缘化,那他也没必要出来做什么生意。

    但如果得了这种百分百准确的鉴定法,那他立下的功劳,可比卖个几千万两黄金有价值多了。

    灵石谷中每年灵血石产量何止亿万,有了这个法子,立刻就能将灵血石的价值提高十倍——就算到不了十倍,三倍五倍也是绝对值得,更不用说如果灵石谷独家垄断这个法子,可以有多少种操纵灵血石市场的法子!

    只要稍微想一想,尤长老就禁不住激动了。

    但有几个问题他还是非问不可,“若是在交易会上买下了你的鉴别法,你是不是就不会自己再用这法子了?”

    沈振衣坦然自若,点头道:“是!只要买下这办法的人给我低价供应灵血髓,那我自然没有必要再用。”

    安德福叹息,三公子这是金盆洗手,不做这一行生意了。不过他想法还是极为清晰,会出高价从沈三公子手里将这灵血石鉴别法买去的人,那一定是掌握着大批量灵血石矿藏的人。

    就比如灵石谷的尤长老,因为涉及到了巨额的利益,那也就有了巨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沈三公子,能否现场示范一二。”尤长老还是很谨慎,尽管十分中已经相信了七八分,但是眼见为实,还是得沈三公子示范才行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,“尤长老身边,应该带着不少灵血石的样品,不如就拿那些来试试?”

    尤长老一想也好,自己身边的样品刚好不知道其中是否有灵血髓存在,另一方面,是自己随身带着的东西,让别人作假的可能也比较小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从腰间口袋取出六七块灵血石,放在沈振衣面前,沈振衣一看就摇头道:“可惜,这几块中只有一块含有灵血髓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拍,一枚做鸽子蛋形状的灵血石裂开,果然其中有一滴灵血静静躺着。尤长老赶紧用玉瓶装起,暗暗纳罕。

    他自己石头带在身边许久,也无从分辨那一块有灵血,沈振衣看一眼就能确定,只怕是真有功夫。

    尤长老琢磨了一阵,又问道:“那其余几块中,一滴灵血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振衣的回答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尤长老咬了咬牙,将剩下的几块灵血石全都剖开,果然其中都是空壳,沈振衣说得一丝不差。

    灵血石剖开之后,要是没有灵血存在,就变得一点儿价值都没有。尤长老虽然有些心痛,但仍然保持着兴奋。

    这方法,无论如何也得搞到手!

    他兴高采烈的与沈振衣打了招呼,这才心不在焉离去,连继续喝酒的兴趣都没了。

    尤长老回去的路上与刚才挑拨他的沈一州擦肩而过。沈一州刚才看他气势汹汹去找沈振衣的麻烦,没想到没说两句立刻就又喜笑颜开,最后两个人变得像是忘年交一般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沈一州想问问尤长老,但尤长老心中有事,甚至连看都没看到他,自顾自回房去了。只留下沈一州一个人在那儿错愕,面色青一块紫一块。

    他何曾被人这么无视过?

    就是因为出现了一个沈振衣,他今天遇到的情况就都诡异,沈一州咬了咬牙,打算继续坑害沈振衣,他总不可能每次都化险为夷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