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章你在我头顶?
    沈一州很开心。

    作为十二剑楼的第二个继承人,他当然从小都是听着长兄沈梦天的故事长大的。

    说他天资如何出众,剑法如何高妙,为人如何风流,行事如何妥当——末了都会加一句,“若是大公子还在,一定能将十二剑楼发扬广大。”

    偶尔有人安慰他几句,也只会让他好好向兄长学习,哪怕学不到全部,学个八成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每天都这么被比较,沈一州怎么会心甘,从小就一直愤愤,希望有朝一日,能够翻身做人,不要再听人提起早就死去的兄长。

    本来这并不难,随着沈一州修行渐渐提升,表现得也甚为得体,众人都将他视为十二剑楼理所当然的继承人。照这么下去,再过几年,兄长的阴影就能够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但是很不幸,就在十年前,八修使者突然传来消息。说三百年前被投入转轮山风暴眼的兄长沈梦天居然没有死——不但没有死,他还在九幽之地传下衣钵,三百年之后斩月飞升,他的后代又回到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他们会认祖归宗,沈一州还担心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什么沈振衣沈三公子竟然是继承了先祖沈梦天的倔脾气,选择了独立势力。

    ——名字还叫做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人人都知道他们是十二剑楼的后人,这不是啪啪啪打脸么?

    沈一州当时就很恼怒。

    本来这也就罢了,谁知道这安稳的十年弃剑山庄还不消停,沈振衣居然展现出天纵之才,十年就提升到真人境第五重,压服了一个边远军州。

    这时候十二剑楼中就渐渐有了声音,说这个沈振衣有乃祖的风范,是不是要请回楼里,让他认祖归宗。

    这还没威胁到沈一州的继承人位置,但他已经开始烦恼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他特意来参加钧天部九重霄的交易会,就是想来看看沈振衣——而一看到他,沈一州就想起童年时候的阴影,恨不得要狠狠踩他两脚才能解气。

    他故意招摇,又故意招来了胡长老,以身份狠狠压了沈振衣一头,心里舒畅得很。

    沈一州去了山间的精舍,此处差不多已经是九重霄的最高处,抬头只有一座云海的静室高居头上,除此之外,一切景致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想着沈振衣正在与什么粗鲁的商人共享一个小院,他心中就得意得很。

    什么弃剑山庄,什么沈三公子,什么真人境第五重,只要沈一州还占着十二剑楼的少主之位,无论如何也不容沈振衣爬到自己头上!

    沈一州正这么想的时候,却见沈振衣带着楚火萝龙郡主安德福等人,沿着山道逶迤而行,竟然是往山顶的方向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没地方住想到我这儿来蹭住么?

    沈一州几乎要笑出声来,他在沈振衣他们即将抵达的时候推开门,笑着招呼道:“沈三公子也住在此处附近么?那就好,咱们好做个邻居。”

    胡长老才不会给他们安排这里的房间,住在这儿都该是九重霄的贵客,可惜沈振衣还远远没有那个资格。

    沈一州笃定沈振衣只能憋屈的回答,都想好了该怎么暗中嘲讽,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谁知道沈振衣居然点了点头,“不错,我就住附近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沈一州发愣,不觉都口吃起来,“你……你住哪儿?”

    这附近的精舍,至少也该是四大宗门中人来才有资格住吧?没听说今年除了自己,还有其他四大宗门的人抵达啊?

    难道九重霄会破例给沈振衣一间?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除非九重霄想得罪四大宗门,不然绝干不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信手向上一指,“巧了,就在你头上那座云海静室,以后每日起床,还可以与沈少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沈一州几乎要失声喊了出来,九重霄那座云海静室,不是从来都不开放的么?只有上代皇帝来九重霄巡视,才在静室中住了两晚。

    沈振衣何德何能,可以住皇帝住的静室?

    而且,偏偏还正在自己头顶!

    沈一州的脸都涨红了,吭哧吭哧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施施然从沈一州面前经过,踏上前面的云梯,一个转折便到了云海静室面前,取出钥匙开了们,在沈一州呆愣愣的目光注视下,带着众人一起进屋。

    楚火萝进门之前,还故意对着沈一州做了个鬼脸,气得他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“沈……振……衣……”

    沈一州狠狠的捏紧了栅栏,面色变得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不但死去的大哥踩了自己一辈子,连他的后人现在也要踩自己一头!是可忍孰不可忍?

    他绝不容许沈振衣活着离开九重霄,他一定要将这个麻烦,消除在萌芽状态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墨竹的栅栏虽然坚硬,但也经不起真人境第五重高手的蹂躏,在沈一州手中硬生生撇断,发出清脆的碎裂声。

    沈振衣没有注意到,他也不需要注意到。

    倒是楚火萝发现沈一州有些不对劲,她悄悄提醒道:“师父,我看那个什么沈少主,脸色黑得像炭一样,肯定是在嫉妒你。要不要防备他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懒洋洋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种人成事不足,胆子又小,只会躲在别人身后,根本惹不出什么麻烦,何必要为他操心?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楚火萝透过窗户,瞧见沈一州扭曲的脸,噗嗤一笑,不久也就将此事丢开。

    当晚,九重霄的交易会才刚刚正式开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