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九章傲立九重霄,俯首拜十霄
    你自己认错了人,拍马屁没拍对,这时候就觉得没面子了?

    沈振衣心中嗤笑一声,懒得搭理他,就施施然向前,引着楚火萝、龙郡主出来。那长老就站在旁边,面色阴鸷——他知道既然坐这辆铁壁车,身份也不简单。但是除了十二剑楼的少主之外,谁值得他亲自迎到此处?

    想到刚才低声下气的表现被这年轻人看在眼里,长老就一肚子气。

    等到沈振衣几人都下了铁壁车,沈一州才施施然下来,看见白胡子长老,笑盈盈打招呼道:“胡长老,辛苦你来迎接。三公子,我来介绍,这位便是九重霄中碧玉霄的长老,胡金谷。这位是飞岚州弃剑山庄沈振衣沈三公子。”

    九重霄中有九大长老,碧玉霄排名第二,胡长老的身份在九重霄内可以排到前三。沈振衣的名头这两天他也有所耳闻,但哪里放在心上,只觉得更加晦气。

    他就冷漠地说了一声久仰。随后就转过头,只顾与沈一州说话。

    楚火萝等人都有些不忿,沈振衣倒是并不在意,付诸一笑。

    随后就有人来为他们安排客房,沈一州乃是十二剑楼少主,九重霄只恐不够殷勤,给他安排了山巅绝壁的一所精舍别墅。

    沈一州连连推却,说自己孤身前来,不必那么奢侈,但胡长老岂肯答应,硬拗着将他送去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那我先去稍事休息,待会儿晚宴上见。”

    沈一州礼貌地向沈振衣道了个别,沈振衣点头,示意知道了。

    给沈振衣他们安排的房间就差强人意了,胡长老虽然在沈一州离去之后就走了。但对沈振衣的怨气还是溢于言表,负责安排房间的执事会看人脸色,当下就给沈振衣他们安排了一处西厢房,与从北方来的一个商人共享一座小院。

    安德福当时就坐不住了,争辩道:“这位执事,若是安排老安我住这样的厢房也就罢了。沈三公子在此,你至少要给个独院吧!”

    不求十二剑楼少主那种高规格的接待,但基本条件总要满足。

    堂堂真人境武道第五重的高手,居然与别人合住,这成何体统?

    那位执事白眼一翻,把记录房间的账簿塞到他们几个鼻子底下,“这次交易会来的人太多,房间不够,别说是你们沈三公子,便是正州的许多宗主大豪,也要与人同住。你凭什么就特别?房间就剩下这么一处,你们若是不住,便请下山,在峡谷等待一阵,等有房了再来!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楚火萝大怒,拍着桌子道:“你们狗眼看人低,我师父岂能被你们这些小人欺辱?师父,咱们不住了,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沈振衣却似乎一直在状况外,他根本没在意这些人的恶劣言行。

    听到那执事之言,他只是淡淡一笑,伸出手指,在面前的账簿上随意画了一个花押。

    “你,拿这个去给能管事的人看一下,回来再决定房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轻开口,语气中却有让人无法拒绝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那执事脖子一梗,觉得胸口发闷,不自觉的就服从了沈振衣的命令。他拿着账簿上的花押,像是托着个宝一样,送到负责客房的方长老面前。

    方长老一看那花押,大惊失色,叮嘱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给宗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执事吓得汗流浃背,难道说那什么沈三公子真有特别了不起的来头,连方长老都不能决定?

    过一会方长老匆匆返回,厌恶的瞥了他一眼,“此人乃是九重霄的故人之后,你取安排,将云海的那间静室给他。此外,你有眼无珠,得罪了这等人物,做完此事之后,自己去外门领罚,做个三年杂役吧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就把执事降了十七八级,执事只觉得眼前乱冒金星,懊悔不迭。

    但最让他感觉到诡异的,是居然安排了那一间从来没有住过人的云海静室!

    这沈三公子,到底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执事心中恍惚,交了钥匙给沈振衣,自己迷迷糊糊的去操杂役,死活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却说方长老安排完此事之后,再次到九重霄内堂,再见宗主上官败。

    上官败名字里有个败字,容貌却一点儿都不衰败,看起来不过像是四十许人,鬓边有些白发,却只更衬得他温文尔雅。要不是一张圆脸凸显肥胖,实在也称得上是美男子。

    他此时神色变幻不定,手中还在摩挲着账册封面上的花押。

    “宗主,已经安排了云海静室。”

    方长老低声禀告。

    上官败点了点头,“沈三公子声名鹊起,果然不是无因,他若是与那人扯得上关系,那也就有资格住这间云海静室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愁眉深锁,胖脸上的肥肉颤抖,显得甚为忧愁,“……在这种节骨眼上,十霄令突然重现,不觉得有点太巧了么?”

    九重霄之上,尚有十霄。

    十霄对九重霄有救命之恩,也有生杀予夺之权。

    当然,这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时隔五百年,什么恩义,什么权力,都该烟消云散。尤其是在九重霄谋划大事的时候,他不应该跳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上官败仍然对这种力量畏惧在心。

    这是九重霄宗主一代代的遗训,“傲立九重霄,俯首拜十霄。”

    十霄助九重霄飞上青云,当然也可以随意的毁掉九重霄。

    这个沈三公子……到底是不是十霄的传人?上官败沉默良久,一直摩挲着那十霄令在思索,近乎彻夜不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