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八章十二剑楼少主
    两弟子虽然嚣张,但这个人来的可认识,赶紧匍匐于地,行礼道:“参见沈少主,沈少主恕罪!”

    他们心中犯嘀咕,飞岚州那么偏僻,难道这什么沈三公子,居然与这位有什么关系不成?还值得他来出头?

    这时候山门口的执事也匆匆而来,看见那少年,连忙陪笑道:“沈少主,您今年来的可早。怎么,刚才这两位蠢蛋,对你有什么不敬之处么?”

    那年轻人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他们对我倒是不敢不敬,但是却得罪了沈三公子,苟执事,你说要不要教训他俩?”

    苟执事一脸懵懂,不知道沈三公子是哪一位。回头一问,才知道是飞岚州弃剑山庄的沈振衣,心中便是一凛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事迹最近也传到正州,九重霄中有不少弟子也羡慕他快意恩仇,一言决人生死的本事。

    当然首先,他最重要的身份是真人境第五重的高手,这还真不是区区两个看门弟子能够得罪的起的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他还与这位少主交好,天知道他们什么关系?

    苟执事眼珠子一转,已打定了主意,喝道:“来人哪,将这两个有眼无珠的蠢蛋,拖出去痛打五十大板,让沈三公子满意了,才可停手!”

    那两刚才气焰熏天的弟子,一下子被扒了裤子按倒在地就是痛打。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能哀苦求饶,涕泪交流。

    那位华服年轻人转向安德福,换了一张笑脸,客气道:“这位朋友,不知沈三公子在何处,我去拜访他,然后同上九重霄如何?”

    安德福知道此人非富即贵,受宠若惊,赶紧应声道:“请公子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年轻人到地龙车前,向沈振衣说明情况。沈振衣听说是有个年轻公子为他解围,眉头微微一蹙,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主动凑了过来,拱手道:“沈三公子之名,我虽在北方,也早已听闻。在下乃是十二剑楼沈一州,见过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十二剑楼!

    沈一州!

    若是沈寿在此,只怕要吓一大跳。就是沈振衣都不由得略略动容。

    十二剑楼,正是弃剑山庄先祖沈梦天的出生之地——考虑到八修世界与九幽之地的寿命差别,或许沈梦天的父辈兄弟还在,这位沈一州,完全有可能是他们的长辈。

    当然,堕入转轮山风暴眼之后,等于是再世为人,沈梦天不再承认与十二剑楼有什么血缘关系,故而创立了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如今,沈振衣也不必与他们套近乎,只当是一个普通的遥远的宗门罢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沈少主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倒有点耳闻,十二剑楼毕竟是大宗门之一,在八修世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龙族消息灵通,龙郡主知道他们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沈一州乃是当今十二剑楼宗主沈重山的幼子,在沈重山长子沈梦天堕入轮回之后,他就等于是唯一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愕,这才发现对方这个看起来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,居然是自己三百年前先祖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家父沈重山。”沈一州微笑承认,神态倨傲,显然是为这父亲而骄傲。

    沈重山如今已经有接近四百岁,即使对于八修世界的武道高人来说,这也算是一个迟暮的年纪了。

    他三百年前痛失爱子沈梦天,多年都郁郁寡欢,直到百年前与风雷城相争,才觉得自己也得留下一个继承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用固精养胎之法,又生了一个儿子,就是现在的十二剑楼少主沈一州。

    继承了沈家的天赋,沈一州虽然比不上才华横溢的沈梦天,但也没有让他失望,如今已经是真人境第五重巅峰的高手,真气领悟“雾”之变化,攻击百变千幻,让人无从捉摸。

    现今十二剑楼的大事,时常都让沈一州出面去处理,沈重山时时在家中闭关,渐渐不太现身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弄明白了这关系,想想还是不去探究辈分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种武者寿命极长的世界里面,辈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他只淡淡问道:“沈少主也是要去九重霄参与集会么?”

    沈一州点头,“正是,本来这种事应该家父前来,只是家父如今年纪大了,喜好清净不爱出门,便由我代理。”

    这身份可就尊贵之极了,也难怪九重霄的执事看他的面子,将两个弟子打得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沈一州又邀请道:“久闻沈三公子雅名,今日恰巧相遇,不如一同上九重霄可好?”

    沈振衣想了想,便点头道:“既然沈少主这般客气,我们也却之不恭,便与少主同行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们下了地龙车,自有九重霄的人处理货物。他们几个就与沈一州一起,重新到了山门口。苟执事殷勤行礼,将他们引到最好的铁壁车上,一放讯号,将几人送上崖顶。

    铁壁车紧贴着山崖上下运行,纯以人力,九重霄弟子臂力强横,一拉之下,铁壁车也能飞速上升,这千仞绝壁,也不过花费半盏茶时分而已。

    沈一州客气,非要让沈振衣先走。自己躲在身后,只是伸手微笑,显得谦逊有礼。

    沈振衣倒不在意,看铁门开启,施施然走了出去。劈面就见一个白胡子的长老兴冲冲迎了上来,“沈少主,您大驾光临,真是蓬荜生辉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说到一半,看清沈振衣的脸,立刻表情就垮了下来,指指点点喝道:“你并非是沈少主,你是何人?怎么敢乘坐这一部铁壁车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