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七章初临九重霄
    九重霄坐落于钧天部正州,占据着正州最肥沃最广阔的土地。九重霄的宗主上官败拥有伯爵的爵位,实际上统治着整个钧天部。

    ——至少在钧天部九州的范围之内,没有人比他的爵位更高。

    当然现在各宗各派都各自为政,如果没什么大事,九重霄想要使唤他们也不容易,但一旦有大事,理论上各宗派只要受过朝廷册封,在紧急事态下还是必须得服从上官败的调度。

    据说上官家历代都是慷慨悲歌之事,上几代更是驰骋沙场的猛将。

    但上官败却并非是这样的人,他身形肥胖,整张脸圆的像个烙饼一样,平日见人就笑,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。

    所以九重霄的生意做得好,这个名声甚至能传到京城。

    他所举办的大型交易集会,市场有其他部的宗门大佬前来参与,就为了买到各种珍稀的物品。

    这一阵子,刚好是九重霄举行集会的日子,整日里山下都是车水马龙,络绎不绝,好一派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安德福的商队抵达的时候,正看到满山谷的人,都熙熙攘攘涌向九重霄的山门。

    九重霄与一般的宗门建筑不同,想要进入九重霄,先得穿过一道狭长的山谷,这里差不多就是商队聚集之地。

    而山谷的底部,便是九重霄山门所在,山门之后,是一片悬崖峭壁。九重霄历代祖先,凿除铁壁车,自下而上,直经千仞,才能抵达崖顶,算是九重霄的正堂所在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位于云霄之上,所以才得九重霄之名。在山巅上云海日出的盛景,被不少有幸参与九重霄集会的武者和商人时常提起,名声赫赫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么多人?”进入峡谷之后,由于道路狭窄,地龙大车前进缓慢。楚火萝探头出去观看,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只见峡谷中布满了各色人等,大多都押运着货物,有些人甚至干脆就坐下来,随地摆摊,销售物品。

    “九重霄的交易集会,是钧天部的盛事。我父亲以前也参与过。”龙郡主多些见识,借机挤兑楚火萝,又道:“九重霄经营到现在,已经可以与海中龙宫鉴宝之会相比,我父亲也是赞不绝口的。”

    安德福忙道:“人间之宝,哪里比得上龙宫?九重霄再好,还与海中龙宫的鉴宝会还是不足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他是想恭维一下龙族,但龙郡主却不免脸色微微一红。楚火萝就注意到了,浅笑道:“龙姐姐,你们家应该也没去过龙宫鉴宝会吧,所以不知道那种盛况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龙皇府只是龙族旁支血脉,又不算什么厉害的势力,龟缩在飞岚州这种穷乡僻壤,哪有参加龙宫鉴宝会的资格?

    楚火萝猜到这一点,所以出言讥刺龙郡主。龙郡主知道这样斗嘴占不到便宜,赶紧转换话题,“公子,我们既然已经到了这里,还是赶紧赶到山门递上拜帖,可以早上九重霄,免得在峡谷中人挤人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无可无不可,安德福赶紧快马加鞭,硬是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,抵达九重霄的山门。

    他自认这次做得是大生意,又是上官败亲自下的邀请,便大摇大摆走到山门两个弟子面前,呈上拜帖,说要立刻上山。

    那两弟子看了看他的名字,又看了看籍贯,不屑道:“从飞岚州来的乡巴佬,也如此嚣张?你且领个号回去等着,等山上商长老几个有空见你了,自然会叫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安德福一愕,以为是对方想要讹诈点银子,知道自己态度有些过与嚣张了,赶紧变脸笑道:“两位小兄弟误会了,我这车上的货物,是上官宗主点名要要的,还请小兄弟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他上手就塞了一封银子过去,那两弟子收了,掂一掂觉得分量也就普通,便不耐烦道:“知道了,自然会尽量帮你早安排,你拿着号吧!”

    安德福一看那号上写着一八四,心中便有些着恼,但还抱着一丝侥幸,说不定已经排到一八几,自己等几个人就行,便问道:“这一八四不知前面还有几人?”

    那弟子冷下脸来,叱喝道:“小地方来的人,都不识数么?既然是一八四,前面自然有一百八十三人,你好好找地方等着,不要再来罗唣!”

    安德福强忍怒气,又解释道:“我这次来,还不单纯只是送货,另有飞岚州弃剑山庄沈三公子在此,乃是上官宗主的客人!”

    沈振衣已经确认至少有真人境第五重的修为,到哪儿去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便是上官败也得给他几分面子。安德福以为提起他的名字,两弟子就会惶恐放行。

    谁知道九重霄的弟子跋扈惯了,哪听过什么飞岚州的名人。那弟子冷哼道:“什么乡下地方?管你三公子四公子,不三不四的人,我说什么时候上,就什么时候上!好好排队,不然你这号牌我都收了!”

    安德福大怒,厉喝道:“你敢对我无礼也就罢了,竟敢对三公子无礼?”

    那人杠上了,也叫嚷道:“我偏偏要无礼,你能拿我如何!”

    安德福气得眼前发昏,正要去回禀沈振衣给这两个不识好歹的弟子一顿教训,这时候却有一辆华丽香车行来,车中一个年轻男子朗声道:“钧天部中若是得罪了沈三公子,当然要受到严惩。上官宗主不管,我就替他管教弟子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华服少年从车上下来,冷冷地瞪着那两个弟子。

    给各位读者和坚持在工作岗位上的审核编辑同志拜年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