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六章迈向钧天部
    安德福在弃剑山庄待的时间挺长,到梦剑小筑的机会也不少。他自忖是在八修世界第一个发现沈振衣不凡的人,而且又财迷的希望沈振衣能够帮他多赚点钱。

    可惜灵血石的生意之后,沈振衣并不打算攒更多的财产——金银外物,对他来说作用并不大。所以安德福每每都会吃闭门羹,好在他脸皮厚,时不时来歪缠,沈振衣倒也对他不严苛。

    “三爷!这可是大生意!”

    安德福跺脚恳求,“咱们飞岚州的商人,什么时候有资格把生意做到钧天部去?这可不是九重霄的人看得起我老安,其实还不是因为您的威名大躁?”

    他过来找沈振衣谈的是巨大的灵血髓生意。

    飞岚州中,采购灵血髓数量不少,但也就是几千上万。

    这一次,钧天部正州的九重霄宗门,却要一口气向安德福采购一百万灵血髓。

    ——并不是一百万灵血石,十块灵血石才能出一块灵血,这等于是一千万灵血石的生意,对于能够认出血髓所在的沈振衣来说,完全是暴利的大买卖。

    当初安德福来弃剑山庄,五千块灵血石就敢卖一万两黄金,就算价格高了些也没有特别离谱。这么算下来,这等于是至少超过一千万两黄金的大生意。

    安德福当然是拼了命也要来找沈振衣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兴趣,“这段时间,弃剑山庄的钱财也够用了,不必去赚这个辛苦钱。”

    一听沈振衣这么说,安德福就着急了,生怕赚不到钱,之前就想好了一番说辞,又道:“如今三爷您威震飞岚州,当然不缺这么一点子钱。不过这一次机会,是咱们弃剑山庄往钧天部发展,这可不能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九重霄是钧天部正州的大宗门,这层次就要比飞岚州高了许多。

    就算弃剑山庄有个沈振衣,那九重霄的宗主上官败,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,真气得“白羽”之变化,武道轻灵玄妙,在钧天部乃是一流的高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九重霄传承久远,他们早年就被封为伯爵,据有天下之富,时时会召开大型的交易会,生意极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这次去,也是刚好赶上九重霄的交易集会,三爷你就算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。听说这次交易会上,还有难得的异宝桫椤贝叶……”

    安德福还在苦口婆心的劝说,他看沈振衣一直意兴阑珊,觉得没什么希望了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沈振衣突然打断他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有门!安德福大喜道:“我刚才说,九重霄交易会热闹,三爷可以去见见世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后面一句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在意的是后面那件东西。

    “桫椤贝叶?”安德福一惊道:“这东西乃是世界玄树上生长的叶子,有生生不息的灵气,更有无穷玄妙,不知道有多少世家大族强力宗门想要得到。三爷,你不会也想要吧?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颔首,笑道:“你去收拾行装,我们这就前往九重霄。”

    你还真想要!

    安德福懊悔不迭,这要争这种东西,不知道又要惹出多少事端。他深恨自己嘴贱,啪啪啪打了几个嘴巴子,想到马上能赚一千万两黄金,这才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听说沈振衣要出远门,这一次龙郡主与楚火萝都表示一定要跟随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作思索,本来弟子确实也需要带出去了解八修世界,也就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跨州的行动,距离遥远——飞岚州地处偏僻,距离钧天部正州还有万里之遥,必须得跟着安德福的商队行动,才能够相对安稳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的面积非常巨大。

    沈振衣第一次受封的三等男爵领地,就足有方圆千里,而整个飞岚州,差不多有三四千里方圆,弃剑山庄好歹还算是处于中心位置。两个对角线的拜月窟与冲天城,那就距离更遥远了。

    幸好八修世界的驭兽速度相当快,否则光这个距离,就足以阻碍众人的交流。

    这一次安德福做了充分的准备,组织了一支庞大的商队运送灵血石,为了让沈振衣在路上更舒服,他还雇佣了最好的驭兽大车——地龙车。

    地龙身长十丈,行动迅捷而稳定,就是有些愚笨,只会直线前进,最适合充当驭兽。坐地龙车又稳当又快速,算是八修世界中人出门旅行最爱的交通工具之一。

    当然大多数人没有那么多钱可以包下整辆地龙车,大多是众人合乘,一辆地龙车上可以坐下百人之多。像安德福这样只有四五个人乘坐,算得上是奢侈。

    “羊毛处在羊身上。”安德福嘿然而笑,表示全靠了沈三公子,如今他们商社才能有这么大的生意,这一次如果真能赚一千万两黄金回来,区区地龙车,那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楚火萝是第一次出远门,她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,只见地形地貌飞速改变,觉得新奇万分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觉得九幽之地就很大了,后来来了八修世界,又觉都飞岚州足够大,直到今日,才知天下之广大……”

    钧天部,还仅仅是天下十八部之一,从钧天部到皇京城,路程是从飞岚州前往钧天部正州的四倍,这世界这般广大,已经超乎了楚火萝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算是广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语气仍然很淡漠,他对那些延绵的山脉、广阔的平原与奔流的江河都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一直都望着苍穹之上。

    与无限的苍穹相比,这又算得了什么?除夕快乐!新年新气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