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一章斩月十周年
    斩月之人,举界飞升,对于九幽之地的人来说,当然是大得不能再大的大事。对于八修世界,这也是融入新血,扩大地盘的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才会有爵位之赏,以及八修使者十年的保护。

    等到十年到期,还有封赏,以及典礼——这算是这个势力正式立足,融入八修世界。

    当然一般的宗门,不可能像弃剑山庄一样,在短短十年内就雄霸一州,周边的势力不但不能欺压他,还得巴结扶持。

    因此这次弃剑山庄十年期满,大月皇朝给的赏赐更加丰厚。

    原本攒够十年,加封一级为二等男爵,但因为弃剑山庄势大,直接连升两级,给了一个一等男爵,除此之外,还有各色丹药、金银无数。

    就这样沈振衣还觉得大月皇朝有点小气。

    “如今德帝单于惊在位,手笔比不上先人,不然弃剑山庄实霸一州之地,应该封一个子爵。”

    雄霸一州,可封子爵。

    雄霸一部,可封侯伯。

    这一向是历年来八修世界的规矩,不知道现在是因为皇朝捉襟见肘,还是其他原因,总之赏赐有些不够大方。

    沈寿苦笑不已,他在八修世界十年,对这世界的情况当然也更了解。如今儿子虽然了不起,但到底只是局限于一州之地。

    而大月皇朝统率天下十八部,一部分九州,这皇帝的权势是大得没边了。

    当世的武者,哪有人敢直言皇帝的名字?

    ——也就只有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沈寿与赤火姥姥都不好意思说话,只能低头沉默。

    “公子,龙皇府、拜月窟、紫炎宗诸位宗主都来了,你要不要下去见客?”云霓来打破了尴尬,这次典礼盛大,连一直在闭关的素芳斋也赶来了,颇有当初弃剑山庄一统九幽之地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不必,父亲下去招呼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对他们没什么兴趣,他宁可一个人待在梦剑小筑中休息。

    沈寿再度苦笑。

    老三现在越发贵气逼人,区区拜月窟之类众人,他想见就见,不想见就不见。偏偏众人还都吃他这一套,包括赵大龙王在内,提起沈三公子,都是恭恭敬敬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地位。

    如果沈振衣不是一招击败了任法主的三才四象,这些地方上的枭雄,也不会对沈振衣那么客气。

    就像当初老三在九幽之地一背击败八大高手联手合击,奠定了他说一不二的地位。

    可惜八修世界到底不是九幽之地,沈振衣虽强,距离这世上顶尖总归还是有距离。这脾气还是得改改才好。

    沈寿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带着赤火姥姥离开梦剑小筑,到弃剑山庄的正厅接待客人。

    外面熙熙攘攘,倒是与过去十年未曾斩月之前,武林大会时候差不多。

    只是原本作为座上宾朋的六如禅师、癫仙等人,现在只能在外围就坐,一代新人换旧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对这环境适应得也挺快,并未介意身份的变化,六如禅师脸上还常有卑微巴结的笑容。

    沈寿无奈,过去与他们打了个招呼,他们却像是受宠若惊一般,对着沈寿与赤火姥姥一顿阿谀奉承。

    赤火姥姥回来对沈寿叹道:“十年的时间,足以让这些所谓的一代宗师认清现实,幸亏你生了个好儿子。幸亏我当机立断,并入弃剑山庄,否则现在还不是要仰人鼻息而活?”

    在九幽之地,这几人都是站在世间巅峰的存在,但在这里,他们只是尽心竭力,维持自己小宗门不至于断了传承的底层。

    “张尊使来了!张尊使来了!”

    门外突然一阵喧哗,有人急急忙忙过来禀告,说是八修使者之一的张雄武出现在弃剑山庄之外,说是带了皇帝的封赏。

    沈寿大喜,对众人拱手道:“恕老朽失陪,要去迎一下。”

    赵大龙王等人都赶忙道:“沈庄主请便。”

    八修使者地位极高,直属皇室,这小地方的宗门都得敬着。不过好在他们也不会多管地方上的事,弃剑山庄十年保护期满,他们也该回京复命去了。

    沈寿出门前让人赶紧通知沈振衣也来迎接,但那下人不久就愁眉苦脸回来报告,说三公子不愿下楼,就请庄主自己裁夺招待便是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架子!”邱音玄恨得牙痒痒,低声冷笑道:“他连八修使者都敢得罪,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?今日之后,我要让他懂得后悔!”

    邱真君深以为然,沈振衣实在是太自傲,在九幽之地养成的臭脾气,终究会让他尝到恶果。

    沈寿也甚是尴尬,想要再去催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只有咬牙自己上,带着赤火姥姥等人,一直迎到大门口。

    果然张雄武站在半空中,周围一圈瞻仰之辈,看到他们出来,才从容下落,笑道:“怎么不见沈三公子?”

    沈寿硬着头皮道:“犬子还在闭关练剑,不知尊使到来,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跟在他们后面的邱音玄等人暗自好笑,心道就算是找什么借口,人家八修使者也必不高兴,只要脸色一变,你们弃剑山庄就得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不料张雄武只是愣了一愣,就大笑道:“果然是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,弃剑山庄十年典礼,如此风光,他还能专心于剑道,有这成就也是理所应当!”

    他居然把沈振衣夸了一顿,一点儿都没有责备愤怒之意,反而像是惺惺相惜,颇为欣赏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节奏?邱音玄迷惑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