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章阴谋来了
    沈振衣静静地泡在木桶。

    白色长衫,挂在一旁,二楼整间房间只有一壶香茶,在红泥火炉上咕噜噜作响。除此之外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没有剑,也没有杀气。

    仿佛天地间的尘埃,都在这静寂中荡涤干净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清澈如水,他的手掌白皙如玉,轻轻搭在桶边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云霓跪在门口,不敢抬头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沈振衣闭上眼睛,漫不经心道:“邱音玄又想做什么?你尽管报来吧。”

    云霓的身份,从她第一天来到弃剑山庄,沈振衣就了如指掌。而经过七年的岁月,沈三公子不可能未收服其心。

    云霓低声道:“我师兄说,他们正在谋划一次行动,想要在十年之期到的时候颠覆弃剑山庄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,“那他想必是要来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对付弃剑山庄,首先就是要对付沈三公子,如果不能除掉沈三公子,什么阴谋诡计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他们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?”

    就算是邱音玄亲自上阵,也不过只是送菜的——他修为或许要比任法主高一筹,但面对百门天关绝无胜算。

    沈振衣能够轻而易举击破百门天关的核心三才四象,邱音玄如果觉得自己能够胜过沈振衣,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自信过度。

    如今飞岚州中总共也没几个真人境第四重的高手,楚火萝、任法主都归属于弃剑山庄,赵大龙王也是山庄的盟友,邱音玄一个人势单力薄,能掀起什么风浪?

    以他的野心,应该也不会引入钧天部的高手,否则就完全是为人作嫁衣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云霓蹙眉,“属下再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挥了挥手,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无论邱音玄想搞什么鬼,都在他能控制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他看着云霓退了出去,站起身,踏着木桶水面,凌空走出,悬浮在半空中。手腕只轻轻一招,挂在衣架上的长衫自动飞来,披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沈振衣如漆的黑色长发四面散开,赤足凌空,面如冠玉,远远望去,直如神仙中人。

    云霓弃暗投明之后还是很卖力,不顾仍在斗嘴的龙郡主与楚火萝,离了梦剑小筑,到前院寻找与她一同来弃剑山庄卧底的师兄尉元保。

    尉元保是个可怜人。

    他投入弃剑山庄门下,人人都知道他是拜月窟派来的探子,在沈振衣冲天城一战之前,或许还对他有几分忌惮。但沈振衣奠定自己飞岚州第一高手地位之后,这位仁兄就吃尽了苦头。

    身为外门弟子,无论如何也通不过内门的考核——没办法,第一步忠诚就肯定不过关。因此他也就学不到弃剑山庄的上乘武学,只能在外门与那些年幼的小弟子一起打拳扎马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他原本好歹也是凡人境巅峰的武者,但这一耽搁七年,全无进境,比之云霓都差了一筹。

    可以说武者的黄金年龄,全被他浪费了。

    但他自己还痴心妄想,觉得只要能够立下大功,回返拜月窟,宗主自然会给他补偿,日后一样能够翻身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大部分安插的卧底大多都改了主意,只有他还是坚定不移的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见云霓来找他,尉元保一开口就吐苦水,“师妹,你修行又上升了?跟在沈三公子身边,就是占便宜啊!我这几天又犯了错,天天砍柴挑水,只怕这辈子武功都赶不上你了!”

    他与云霓本来是拜月窟下一代的金童玉女,日后突破真人境,总有选择拜月八法中一法修习的机会。云霓能当上圣女,他也混上长老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在弃剑山庄就只能干杂活,想起来就让人心塞。

    云霓习惯了他这个样子,只随便劝了两句,安慰道:“不要紧,宗主已经打算在十年期满的时候动手,到时候你只要回到宗中,宗主定然会帮你。倒是宗主有没有吩咐你,在期满典礼当日,咱们要做什么准备?可不要误了宗主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尉元保一乐,鬼鬼祟祟张望四周,见四下无人,这才贼忒嘻嘻笑道:“师妹,你也收到宗主的吩咐了?你在沈三公子的旁边,可有什么重任?”

    云霓摇了摇头,“宗主只吩咐我看紧三公子,有消息就立刻回报。”

    尉元保一拍大腿,笑道:“那就对了!宗主命我开启弃剑山庄后门,将这东西尽可能洒遍庄中,你在沈振衣身边,反而不便了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一个玉瓶,得意洋洋在云霓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这七年来,云霓跟在沈振衣身边,好处得的多,功劳立的大。他却只能充当杂役,但这次不同,反而是他的身份能起到更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云霓嗅到一丝锈蚀腐烂的香气,伸手去够。尉元保赶忙将东西收了起来,连连摇头道:“这是宗中机密,岂能轻易开启?等到典礼那日,看到底有什么不就知晓了么?”

    云霓悻悻然收回了手,干笑道:“我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,宗中禁令森严,我岂能不懂?师兄你放手去做,一定能立下大功。”

    探不到这东西的真容,云霓也懒得与尉元保多说,急急忙忙赶回梦剑小筑,向沈振衣回报。

    这时候吵吵嚷嚷的龙郡主与楚火萝都被沈振衣打发出去练剑了,沈振衣自己坐在大厅中,抿着香茗,意态悠闲。

    云霓三言两语说明了情况,沈振衣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“锈蚀腐烂的香气?”

    在飞岚州这地方,邱音玄能够利用得到,又觉得能够对付沈振衣的选择可并不多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……他们是想引出……那个东西?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不怒反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