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七章这才叫杀气
    “三才四象,这才是第一次看到百门天关的最后变化。”赵大龙王定睛细看,这是连他都忌惮的阵法核心,加上天青石印绶的加成,可以说是冲天城最后的底牌。

    三名旗使得到任法主杀气灌注,在阵法与天青石的双重作用下,有等同于真人境第四重的实力。从实战来说,到底身体僵硬,动作不灵活,单打独斗或许赵大龙王可以战而胜之,但是三人配合默契,光这三人就足以缠住他。

    背后还有一个任法主。

    百门天关确实是厉害的杀阵,赵大龙王目光转向沈振衣,不禁又为他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本事是展露无遗了,就从楚火萝在他指点之下,轻易横扫百门天关这种实力。龙皇府选择与弃剑山庄结盟就不算错,但他今日要是死了……那可就一切休提。

    赵大龙王在考虑要不要出面阻止这一场决战,与弃剑山庄联手,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龙皇府行事,终究还是得中庸才好。

    旁观者如何议论,任法主已经顾不上,他现在目光唯一的焦点便是沈振衣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准备好了,请!”

    任法主长吸一口气,双手张开,气势不断攀升,自己站在中枢位置,将阵法与杀气的力量提升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略颔首。

    “如此,便接我一剑。”

    他施施然,想着百门天关最后的核心,也就是三才四相的旗门缓缓走去。

    不见他蓄势,也不见他加速,就这么闲庭信步,悠然而前。

    任法主的瞳孔陡然放大!

    因为任法主发现,沈振衣的动作,与刚才他阵势未起时候出手制住他一般无二!

    ——只是放慢了几十倍,让每个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沈振衣抬足,跨前,穿过三名旗使的防御圈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三步,沈振衣就已经站到任法主面前,右手缓缓抬起,衣袖在风中飘扬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慢悠悠点向任法主的眉心。

    不快,不猛,不凶。

    但是就是这缓缓的一指,蕴含着让人窒息的剑意,任法主只觉得浑身像是被束缚住了一样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无法反抗,无法闪避,甚至无法叫喊出声。

    这一指——不,这应该是一剑,就像是缓缓来临的死亡,无论是谁都逃不过,无论做什么都只能被动接受。

    在任法主眼中,沈振衣的手指仿佛闪着亮光,不断变大,化作泰山,压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这或许只有几秒钟的时间,但对任法主来说,就好像一百年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他浑身上下,都被汗水浸透,感觉软弱无力,想要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连任法主这个主持阵势之人都这样,那三个被杀气控制的傀儡就更是浑浑噩噩,只知道反复扬动血红色大旗,再没有一点儿攻击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这才叫杀气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而笑。

    就在手指即将点到任法主眉心的时候,他垂下手臂,不再出手。

    任法主如蒙大赦,扑通跪倒在地,只觉得膝盖发软,竟然是再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这将是一场摧枯拉朽的结果,以为沈振衣必死无疑,但展现在他们面前的,却是截然相反的画面。

    堂堂一代枭雄,飞岚州西北之主,冲天城城主,真人境武道第四重、领悟真气杀气变化的高手,任法主居然跪倒在沈振衣面前?

    ——也没看到沈振衣动了什么厉害的武功啊?

    ——难道这沈三公子,是任法主的亲爹不成?

    不然的话,谁也想不到任法主有任何下跪的理由。

    楚蝎儿彻底瘫软在地,经过几次反转,终于尘埃落定,冲天城主都跪倒在沈振衣面前,还有谁能够伤到他?

    沈振衣……看来短期之内是不会死的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,看上去在飞岚州是要一飞冲天了。

    自己为什么那么傻,居然在这之前破门而出,离开了这棵大树的庇护?

    跟随楚蝎儿一起离开的弃剑山庄弟子,本来今天是来看热闹的,但一再被狠狠打脸,抱着希望到最后,居然看到了这种场面,都是不禁嗷嗷怪叫。

    “楚蝎儿!你这个蛇蝎女子,都是你害我们!”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天下无双,我们怎么就相信了这个贱妇的话,居然叛出弃剑山庄?这下好了,我们完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完了!”

    这些山庄的弃徒泪如雨下,他们自己做了愚蠢的决定,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。

    邱音玄面色铁青,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冲天城任法主,是与他齐名的人物,他如今都跪在沈振衣面前。拜月窟的宗主只觉得丢尽了老脸,仿佛自己也同样跪在沈振衣面前一样。

    赵大龙王叹息一声,回头对龙郡主道:“你这几日拾掇拾掇,就搬去弃剑山庄吧,小心伺候沈三公子起居,愿他不要恼了我们龙皇府。”

    龙皇府在冲天城下战书之后,没有第一时间跳出来支持盟友,虽然盟约未定,这种观望也属于可以理解的范畴,但终究是恶了沈振衣。

    想要弥补,也只有让女儿低声下气,先去赔罪了。

    龙郡主面色一白,露出苦涩的笑容,低头允诺,“是!”

    而此时,任法主仍然跪在沈振衣面前。他回味着刚才那石破天惊的一指,忽然福至心灵,对着沈振衣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,捧着天青石印绶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“多谢三公子不杀之恩,指点之恩。大恩大德难以为报。愿请三公子接此印绶,为冲天城之主,容属下做牛做马,结草衔环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全场惊呼出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