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六章冲天印绶
    今日之战,走到这个局面,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所以所有人都保持着傻眼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任法主站起身来,伸手一指,“黄”门旗使扛着大旗,脱身而退,并不停留,直奔数十丈开外。

    楚火萝的剑,早已证明,不需要再牺牲一个精心培养的手下。

    这是认输了?

    城墙上众人发出惊呼声,但天、地、玄三杆大旗,仍然围着任法主转个不停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任法主精通兵法,总算还是识时务的。

    百门天关外围的武者,死了只是略有可惜,但天地八门,实在是他身周的精锐卫士。如今被楚火萝杀了一半,他心中有多心痛,完全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能少死一个,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也下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拍了拍楚火萝的肩膀,她连破四关,真气已受震荡,越早去休息越好。

    剩下的,终究还是要该他出手。

    四月阳春,这戈壁之地春风不度,但也有偶尔的绿色在城墙缝隙中透出。城中这大片广场,青草上染了血滴,沈振衣翩然站在中央,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一再高估沈三公子,但实在没有想到沈三公子,当真是人中之龙。”

    任法主双手合十,护在胸前,天、地、玄三旗使停止了动作,就像是泥塑木雕一般站在他面前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,历年总有斩月之人涌现。斩月人确实也是天资绝顶,但到底根基不稳,想要反超当地土著,没有几十年苦修绝无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在任法主看来,沈三公子再厉害,也不可能超过一个极限。

    他认为自己的百门天关,在飞岚州就算是力量的极限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沈振衣甚至没有出手,只是一名女弟子就狠狠打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样的剑法?怎么会有这样的人?

    任法主在阵法核心观看的时候,与旁观者一样,同样感觉到颤栗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仍然不可能破我最后的三才四象,只要你踏入阵中,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任法主双手分开,右手托着一面青玉印绶,散发着幽幽光芒,随着光芒闪烁,天地玄三名旗使的呼吸频率,也渐渐归于一致!

    “天青石,冲天城印绶!”

    赵大龙王色变,冷笑道:“怪不得任法主修行天将兵策,没有走火入魔,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杀气,以杀气牵丝之法操纵百门天关,原来手上还有这种宝物。”

    邱音玄的脸上更是露出贪婪之色,“天青石能平抑杀机,掌控人心,怪不得任法主的修行明明比我们还低那么一筹,却能够发挥出这么强大的战力。这东西要是我们拜月窟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手紧握,深恨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城墙上一众识货的人也一起惊呼,大叫道:“原来冲天城还有这么个杀手锏,这下子完蛋了,就算是沈振衣真的比他女徒弟强,也破不了最后的三才四象了!”

    “天青石能将任法主的杀气变化完全控制,天地玄三名旗使,就等于他三个分身。也就是说,沈振衣要同时面对四个真人境第四重高手的围殴,他怎么能抵挡得了?”

    楚火萝不过只有真人境第三重的实力,众人之前认为沈振衣虚张声势,因为修行的时间差不多,他就算比楚火萝强一点也有限。

    看了他今日的表现,姑且相信他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真人境第四重,但是以寡击众,怎么可能有胜算?

    楚蝎儿听到周围人议论,突然复活,惊喜叫道:“那么说来,沈振衣是死定了?”

    “死定了!”

    周围诸人都是斩钉截铁,飞岚州最强的高手也就是真人境第四重,四个真人境第四重围攻,谁也抵挡不住!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楚蝎儿疯狂跳了起来,拍掌大笑。

    沈振衣你也有今天!楚火萝你也有今天!你们再怎么耀武扬威,最后还不是要死?只要沈振衣一死,楚火萝就会像是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天了!

    楚蝎儿瞪大了眼睛,一定要看沈振衣怎么死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只是叹了口气,目光落在那天青石上,微微一哂。

    “你的倚仗,就是这东西么?借助外物,淬炼杀气,虽然也是短时间提升自己的一种方法,但从此之后,就对自己的真气变化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,必须一直借助外物的压制,得失之间,岂非可惜?”

    真气最要紧的是纯,用了外物,就会不纯。

    不纯,或许力量有所增加,但是未来的发展,就被局限死了。

    任法主一愣,如醍醐灌顶,浑身震动,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嘴唇嗫诺,面色苍白,竟然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轻巧上前两步,绕过天地玄三人,手指点向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只一刹那,便又退回原地,大多数人只看见眼前一花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任法主却呆若木鸡,额头汗水涔涔而下——他清楚得很,如果沈振衣要取他的性命,刚才那一刹那间,就能够杀他七次。

    “你心思不稳,我胜了你也心中不服,我等你一会儿,调整好之后,再破你三才四象最巅峰之阵。让你明白,真气变化的真正奥秘!”

    沈振衣从容自若,表示我还可以等你。

    任法主面色青一阵白一阵,他若有所悟,但又不肯相信自己走的路全都是错的,终于最后大吼一声,将天青石印绶高高捧起向天,照射日光,左手抖动,以拇指、食指、中指三根手指控制无形丝线,三名旗使就像是陀螺一样,滴溜溜旋转起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