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四章表演仍未结束
    楚火萝的表演,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她左右移动,出剑如闪电,而每一剑,必然刺穿一扇旗门,夺走一个使者的命。

    沈振衣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他连手臂都不曾抬起,神情疏疏落落,仿佛闲庭信步。

    飞岚州中堪称最危险的阵法,他却像是逛自家后花园一般从容。

    “寒露奇石之剑——居然有这么强的威力?”赵大龙王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,即使他曾经暗暗期待沈振衣能够力挽狂澜,但也绝对没想过这么简单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仅仅是寒露奇石之剑。”邱音玄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每一剑,杀一人。

    这不光是剑的力量,更重要的,是出手的方位与时机。

    百门天关一刻不停在变化着,但楚火萝出的每一剑,都恰好刺入生门——简直就像是这阵法转动,故意将弱点送到她面前一样。

    要么她清楚阵法的每一个变化,并且熟记在心,要么就是刹那间她算清楚了生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楚火萝入阵之前,楚蝎儿一直在大声嘲笑,这时候就像是喉咙被铁钳夹住了一样,只能发出呃呃之声,面色涨得通红,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嫉妒得冒火,凭什么楚火萝就能这么大出风头,难道沈三公子,还真的能破这百门天关不成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可能知道阵法的每一处变化?”

    在百门天关中心,主持阵法任法主也在惊愕。

    百人兵阵,流转不停,就像是漩涡一样越转越快,几乎每一瞬间阵法都会组成一次不同的变化。通过各种性质的力量叠加,在旗门中放出强横的攻击。

    在每一次变化中,只有一扇旗门留有弱点。

    他修行天将兵策数十年,操演百门天关十年,已经将这阵法锤炼到炉火纯青,但即使是他自己,都不可能在一瞬间找到生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任法主不敢置信地瞧着楚火萝干脆利落的前进,山、川、河、岳、日、月、星、辰,每一门,每一关,都被摧枯拉朽的抹去。

    每破一门,百门天关的威力就能加强一分,但这种加强,仍然不能阻止楚火萝的前进。

    她只是机械地抬手,出剑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是背熟了阵法的变化!”

    当楚火萝将阵法破得七七八八的时候,任法主才终于反应过来——这小女孩破阵的方式不对劲,她实际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百门天关阵法精髓所在。

    她只是死记硬背!

    任法主的目光,终于从楚火萝矫健的身姿上挪开,转移到她身后的沈振衣身上。

    沈振衣负手而立,面带微笑,衣带当风。

    他侧着头,望向前方,仿佛只是在看风景。

    楚火萝口中仍然不断在叨咕着,“前七,右四,右六,后二,左七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强行将方位背下来的方式,配合着她的剑法与寒衣剑的锋芒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不可匹敌的百门天关,在她面前纷纷崩落如雪花,终于露出了最后核心的八关。

    天、地、玄、黄、宇、宙、洪、荒!

    百门天关,以此八门为基础,不断演化变形,最后形成百门。日后如果任法主在天将兵策上的修行提升,还可以将其提升到千门、万门。

    但最关键最强大的八门,也就在阵法的核心处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关键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赵大龙王等人也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楚火萝并不懂得破阵,她只是似乎用一种特殊的方法,记住了阵法的变化,如此一来,随手一剑就能破除一门,但最后八门会是实力的累积,她的剑是否还能够这么轻松畅快,那就难说得很了。

    邱音玄面色阴沉,点头道:“八门核心,聚百人之力于此,再加上任法主的调动,等于是八名高手联手合击。就算是我上去也未必能讨得便宜,这小姑娘的表演,也该结束了!”

    百门天关与普通的阵法不同,外围击破得越多,力量也就越集中。

    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门,在其余诸旗门都被破的情况之下,在阵法核心之外飞速旋转,成了一道赤红色的弧线。

    楚火萝到了这儿,终于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沈振衣翩然而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到处都是折断倒地的旗帜,尸横遍野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一炷香功夫,百门天关就已经七零八落,冲天城中,一片萧索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,高手们都知道,这时候才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刻。如果楚火萝无法突破这最后八门,之前辉煌的战绩终究也是白费。

    楚蝎儿捏紧了拳头,尖利的指甲刺进掌心,但却完全感觉不到痛楚。

    楚火萝观察了大概两分钟,终于跨前一步,犹豫着挥剑刺向血红色圆圈的一个空隙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第一次,楚火萝的剑触到了旗杆,发出尖锐的金属撞击声。她手腕感觉到传来的巨力,拿捏不住长剑,脱手飞出!

    “好!”楚蝎儿几乎是跳了起来,幸灾乐祸大叫。

    终于撞上铁板了吧?看你还怎么装下去,剑都没了,接下来不是任人宰割?

    全场也发出巨大的惊叹声,眼看最后天地八关只要一合围,就能将这小姑娘绞碎成齑粉!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候,沈振衣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对阵法出手,而只是身子微微前倾,像是捡拾庭院中一片落叶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时光仿佛凝滞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他将寒衣剑捡起,施施然交还给楚火萝,在他身周的八扇旗门,就好像不存在一样,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“出手慢了,重新再试一次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开口,“如果这次还不成,回去每天练习拔剑增加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——全场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这一场严肃的约战,近乎飞岚州最强的百门天关,难道……你只是当作对徒弟的一次修行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