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三章一剑一旗门
    “沈振衣没有当先进阵!他让自己那个女弟子先进!”

    在城墙上围观的众人一起惊呼。

    这也太无耻了吧!百门天关,步步杀机,他既然来破阵,居然不自己上,而是让女弟子去送死?

    “那是楚火萝。”邱真君认得,他想起这小姑娘的实力,不由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邱音玄点头,语气有些不屑,“看来沈振衣是贪生怕死,让这女子去给他探路。但百门天关变化无穷,这么做又有什么用?真是丢人!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又道:“这女子倒是可惜,资质不错,不过她若是死了,咱们收弃剑山庄就能更容易些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小小年纪,武学就修到了真人境第三重,再给她几十年水磨工夫,总该能突破第四重,在飞岚州就算是一方豪雄。拜月窟如果能将她收至麾下,再加上捞到的上古传承,称霸飞岚州,走向钧天部就毫无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沈振衣不想一个人去死,还要拖个垫背,那就可惜这个女孩儿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她手里的剑,似乎有些古怪。云霓上次说,只是寒露奇石铸的剑?”邱音玄眯起了眼睛,觉得这剑的杀气凛冽,似乎是件宝物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宝物,都不可能改变百门天关一战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寒露奇石铸成的宝剑么?”

    赵大龙王也被日光下的剑芒吸引了注意力,他听龙郡主说过,沈振衣从仙剑神藏中得到了寒露奇石,回返弃剑山庄之后,为楚火萝炼制了一柄剑。

    初听到这个消息,赵大龙王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寒露奇石龙皇府守了五百年,居然入宝山而不自知,最后叫别人给收了去。这倒也罢了,赵大龙王本来就想与弃剑山庄联盟,连女儿都舍得送出去,一块寒露奇石,也就算是个添头。

    只是沈振衣眼睛都不眨,居然用这块奇石给女徒弟炼剑,这就让赵大龙王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这实在太糟蹋东西,或者是沈振衣与这个女弟子的关系不简单,那以后龙郡主嫁过去只怕也难以收服其心,到时候这联姻岂不是起不到应有效果?

    到现在赵大龙王觉得自己有点整明白了,沈振衣是想用这宝剑收了女弟子的心,好让那楚火萝替自己卖命破阵!

    “就算有了寒露奇石之剑,想要破百门天关,那也是枉然。百门天关有无穷变化,除非能够一切算得清清楚楚,否则向哪儿出剑都是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龙王睁大了眼睛,也希望趁这个机会看清楚百门天关进一步的变化。

    其余诸人,更是一片嘘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斩月之人,真是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“让女弟子来送死,怎么做得出来?还算是男人么?”

    楚蝎儿笑得连眼泪都要流出来,“师妹,你还真要自己去破阵?被男人骗得脑子都没了吧?当初你抱上大腿的时候,可没想到今日!”

    她兴奋之极,就想看楚火萝的笑话。

    楚火萝却浑然不在意周围的响动,她抱紧了寒衣剑,缓缓不入百门天关第一旗门,眼睛半睁半闭,嘴里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前三后四,左九右五,退一进二……”

    她嘀嘀咕咕的,掌旗的使者也都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,只一挥血红色大旗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百门天关,旗门变化启动!

    就见眼前一片眼花缭乱,旗帜招展,虽然只有百人,看上去却像是千军万马的战场,每走一步都是举步维艰,更不知道方向在何处。

    观战的高手都是心中一凛,百门天关经过多年的训练,更加默契与强大,就算是他们几个现在入阵,大概也只能选择暂时停步观察,以待时机。

    然而楚火萝并没有停步。

    她歪着脑袋想了想,忽然急急忙忙趋前三步,手腕一抖,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轻轻的破空声响起,寒衣剑化为一道冷光,恰巧从两杆旗幡中刺入,袭破一重旗门,就听旗门中有人惨呼一声,一个包着头巾的壮硕男子胸口中剑,滚倒在地,眼看是不活了!

    “一剑破一旗门?”

    在场不懂行的还没看出门道,但是像赵大龙王、邱音玄这种高手全都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运气吗?

    随随便便走了几步,一剑刺出,正刺在刚刚开始运转的百门天关生门之上,也一举杀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概率,最高也不过只有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百门天关,本来就是有一百扇旗门,不断招展变化。每一扇旗门中都蕴含着各色各样不同的危险,而同一瞬间,只有一扇旗门中的持旗者未能受到同伴的保护,也就是所谓“生门”。

    只有走这生门,才有可能一路前往阵法的中心,找到最后破阵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是由于阵法是一直转动不停,所以生门的位置自然也流转不定,要想提前计算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她这运气也太好了!如果这不是生门,这一剑莽撞的攻击,就会反击在她自己身上了!”

    “对,一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!这也算是回光返照吧!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相信楚火萝真的是算清楚了变化才出手,但是楚火萝的第二剑,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她向后转,走了四步,仍然是轻描淡写出剑,又是不偏不倚,刺入一扇旗门。

    同样的,旗门中传来一声闷哼,第二个牺牲者滚落尘埃。

    这次是眉心中剑,立刻倒毙,连挣扎都没有。只有一双眼睛瞪大,明显是死不瞑目,到最后也不明白,楚火萝到底是怎么刺中他的。

    全场鸦雀无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