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一章寒衣剑
    楚火萝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,什么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。楚蝎儿一心想杀了她,但是在楚火萝全面占据优势之后,也没去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楚蝎儿这几年老老实实,倒也没闹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在这种时候,居然反咬一口,尤其是侮辱沈振衣,怎么能不让楚火萝生气?

    楚蝎儿瞟了她一眼,冷笑道:“原来是师妹。你以为傍上大腿,就能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了?如今大厦将倾,我看你也只能树倒猢狲散!”

    这几年楚蝎儿累积了一肚子的怨气,觉得自己无论是心性、资质、根基都要胜过这个浑浑噩噩的师妹,没想到她不声不响抱上了沈振衣的大腿,自己输得灰头土脸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现在沈振衣都要倒霉了,楚火萝就算是真人境武道第三重,那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楚蝎儿信心满满,觉得自己早晚能够反超这位只靠运气的蠢师妹。

    楚火萝气恼,喝道:“谁说师父一定会败?师父说了,区区百门天关,举手可破!都不用他老人家出手,让我来动手就行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静默。

    沈寿和赤火姥姥都觉得这话说得太过,也就不好意思出声。

    本来就打算破门而出的弟子们,都禁不住发出嗤嗤笑声。

    “笑话,三公子出手都不行,她行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“她仗着有三公子宠爱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,真以为去了一趟拜月窟就是高手了?”

    跟着楚蝎儿的弟子,本来也都是心高气傲之辈,对楚火萝突飞猛进一般的提升又是羡慕又是嫉妒。

    平时表面上不敢失去了恭敬,现在有机会翻身,当然是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沈寿气得浑身发抖,他为人和善,招收弟子也没什么太严格的标准。尤其是进入八修世界之后,只要有心拜入弃剑山庄,他都愿意悉心指导。

    没想到疾风知劲草,在这种时刻,这些人的本性就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滚!你们都给我滚!”

    好好先生也发火,沈寿拍桌子大骂,“以后不要说你们是弃剑山庄弟子!”

    他是被伤透了心,也懒得与这些忘恩负义之辈多废话。

    “好像谁稀罕似的。”楚蝎儿嗤了一声,率领一众弟子扬长而去,回头还不忘刺激楚火萝,“师妹,四月初六,我们当然会到冲天城观礼,看你能不能闯过百门天关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又嚣张笑道:“要是你真的能闯过去,我给你磕头认错又怎样?可惜,你是不会有这种机会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楚火萝跺了跺脚,还想再说,对方却早已离去。

    她只好气鼓鼓回头去梦剑小筑,回禀沈振衣此事,沈振衣专心炼剑,并不在意,只用奇怪的眼神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楚蝎儿和那群弟子,没有一个人突破真人境,加起来也不够你一只手打的。以后遇上这种事,直接打杀就是,何必在意?”

    这样嚣张的教弟子好吗?

    旁边的云霓几乎要哭了。

    楚火萝有些心动,又犹豫道:“但是他们毕竟是弃剑山庄的弟子,就这么杀了不吉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吉的?”沈振衣将炼制差不多的剑身翻过来,手指探入火焰中,轻轻在剑脊上摩擦,试验硬度,满意地将其提起来,取出龙鹰血,慢条斯理抹上,让血液渗入剑脉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们既然背叛弃剑山庄,就不算是山庄的弟子,杀了也就杀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是嗜杀之徒,但对于无关人等,也没什么同情心。

    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

    在更高一阶的层次上,这些生灵的价值就如宇宙黑暗中的一些光点,明明灭灭,无关己身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惹到了自己,沈振衣当然不介意踩死几只蝼蚁。

    看着楚火萝如醍醐灌顶的模样,云霓哭笑不得——沈三公子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君临天下?就算是皇帝,只怕也没有这种说杀就杀的气势吧?

    不过教育弟子的工作也只进行了一小会儿,沈振衣很快就将龙鹰血抹遍剑胚,再加它投入寒泉水中,进行最后的淬火工作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本来经过烈火炼制,这剑胚应该滚烫火热,但是寒露奇石炼制的宝剑却不一样,投入泉水之后,就听嗤嗤声响,并非沸腾,而是整整一缸水都被冻结成冰!

    沈振衣连续换了八缸水,最后才淬火完成,拔出长剑,信手在空中挥动,只听剑风呼啸,楚火萝与云霓都感觉逼人的寒意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剑……居然这么冷?”

    楚火萝从沈振衣手中接过长剑,只觉得寒意沁人,不觉打了个喷嚏,赶紧运功,才能抵御从剑柄传来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寒露奇石乃天下至阴之物,又沾染了龙族的元神,故而才有此奇效。”沈振衣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,“这剑大概比十二剑楼那一口惊蛰稍微好一点,勉强够用,你取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比惊蛰还好?居然还是勉强够用?云霓觉得沈振衣吹牛未免太过,楚火萝却信之不疑,连连点头,“这剑这么冷,我就叫它寒衣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以寒为衣,阴阳相济。

    当然,更重要的,这个“衣”字取自师父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楚火萝低头,有娇羞之态。又是期待师父发现自己的用意,又害怕会被师父责怪,怦怦心跳如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沈振衣没什么意见,点头道:“随你喜欢,就这么叫吧。”

    寒衣剑成,也就到了要破百门天关的时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