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九章冲天城约战
    冲天城副城主薛傲战死,城主任法主震怒,约战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这件事立刻就在飞岚州哄传。

    拜月窟邱真君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立刻就去向父亲报告,掩饰不住的得意,“爹,这次好了,沈振衣那个王八蛋终于撞上铁板了!”

    任法主那老家伙,整天就窝在西北戈壁修行他的《天将兵策》,拜月窟整体实力要强于冲天城许多,却不敢也不愿去西北挑衅冲天城。

    这正是因为任法主的能耐。

    他不光是武道修为已经踏入真人境第四重,可算是飞岚州的第一流高手,更重要的是,他精通阵法,所创兵阵在冲天城中堪称无敌。

    如果沈振衣真是脑子犯抽了去冲天城应战,那他可就是自寻死路!

    邱音玄听儿子细细述说,也不由得抚掌大笑,“这真是天助我也!原本这沈振衣深不可测,我们一直摸不清他的底细,云霓也未曾送回来什么有价值的报告。七年之后该如何动手,我心里也没底。现在他惹上了任法主,只要他一死,弃剑山庄群龙无首,这紫宁君的传承,一定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就算是他自己,自忖要是陷落在冲天城百门天关中,大概也难逃性命,沈振衣也不可能有机会逃脱!

    邱真君却有些担心,咬牙道:“要是这小子当缩头乌龟,就是不肯去送死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邱音玄冷笑,“能让他如意么?他这次是自己惹上了冲天城,便是八修使者也棒不了他。要是他不取给冲天城一个交待,任法主就敢带他的数千骑贼攻打弃剑山庄,到时候我们一起出手,浑水摸鱼,也必有斩获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沈振衣年轻气盛,肯定不会愿意整个山庄被自己一个人拖累。

    如果他去冲天城,就算死了,八修世界对新势力的保护仍然有效,弃剑山庄还可以苟延残喘七年。等十年满期,是投入其他势力,抑或化整为零,总之还有延续的希望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缩在山庄中,必然会引起冲天城攻打——由于是他杀了冲天城副城主薛傲,冲天城有权复仇,如此一来他双拳难敌四手,在冲天城铁骑的冲击之下,玉石俱焚,覆巢之下无完卵。

    那就还不如他一个人去送死了。

    邱真君想了想也赞同,“此人甚是傲性,活该他去死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弃剑山庄中正是一片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之前不知道任法主在冲天城百门天关的恐怖,这时候在旁人转述之下,也能了解一二。

    安德福捶胸顿足,哀嚎道:“我的公子爷啊!早说您不要去惹那冲天城,你怎么闯下如此大祸?飞岚州中,没有人能够闯出百门天关,你要是应下这挑战,就是去送死!要是不应……”

    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,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。

    百门天关,是任法主根据天将兵策,训练了一批强横兵马,借法天地,创造出了奇门阵法,以百名武者同时组成大阵,集合百人之力,有万般变化,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据说龙皇府曾经想要收拢冲天城,但赵大龙王观看百门天关之后,自觉无力破解,两大势力方才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除了百门天关之外,任法主还有三千黑骑,战无不胜。弃剑山庄等于是刚刚在八修世界刚刚建立,种种阵法、城墙、防护全都还未曾来得及建设,若是被这三千黑骑一冲击,只怕要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任法主就是用这来威胁沈振衣,让他去冲天城给个交待。

    沈振衣又怎能不去?

    沈寿咬牙,他终究不舍得儿子,摇头道:“无论如何,此事不能让老三一个人去扛,大不了我亲自上冲天城,向城主负荆请罪,这条老命,以为赔罪!”

    “老庄主不可!”立刻就有人惊呼劝导。

    安德福苦笑摇头道:“老爷子,您也别添乱了,任法主点名要的是沈三公子,就算是您老过去,也一样没用。”

    现在弃剑山庄真是陷入了两难的处境。

    若是沈振衣不去,那新生的弃剑山庄,确实无法抵挡冲天城铁骑的全力冲击。

    若是沈振衣去了,失去了主心骨的弃剑山庄也不过是能够苟延残喘几年。

    左也是死,右也是死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心中懊恼,万万没想到八修世界居然是这么凶险的所在。

    底下一片哀鸣,沈振衣却淡然坐在梦剑小筑,这几日他足不出户,并不是害怕冲天城的挑战,而是在静心炼剑。

    云霓与楚火萝陪在他身边,看着他将各色材料投入到铁炉中,随意锤炼,也不见他如何用力,剑胚就渐渐成型。

    沈振衣打造的是一柄七寸长的短剑,剑身狭窄,与楚火萝的身高相仿。

    他细致的敲击坚韧,务必使之千锤百炼。

    云霓耐不住,急问道:“公子,如今冲天城来挑衅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需要尽快得知沈振衣的态度,好向拜月窟回报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瞥了他一眼,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些许小事,等我炼完这口剑给火萝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事?

    云霓翻起了白眼,堂堂冲天城任法主要用百门天关来挑战你,这还算是小事?那什么对你说算大事?九禅天斗擂台不成?

    楚火萝却又是甜蜜又是担忧,甜蜜的是师父在这种时候还想着帮自己炼剑,担忧的是师父当前面临的难关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也开口问道:“师父,对百门天关,你到底有没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沈振衣抬头,微微一笑,“谁说我要去对付百门天关?等剑炼好之后,你帮我去破了这普普通通的阵法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