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七章你不够资格
    薛傲策动黑毛狼骑,带着众人,将沈振衣团团包围,他自恃身份。不愿与沈振衣说话,便让身边一个丑陋护卫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,冲天城薛副城主在此,你还不行礼?”

    薛傲自从当上了副城主,还是颇以为自傲的,自认为比之龙皇府、拜月窟诸位大佬的地位也不差什么,在北边这一块,大家畏惧冲天城的威势,当然都对他恭恭敬敬,他也就养成了妄自尊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是来追杀沈振衣,但依旧还是摆出了副城主的谱儿。

    沈振衣瞥了他一眼,嘴角带出一丝嘲讽的微笑,“副城主?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当今天下,有谁值得他弯腰行礼?

    别说是这僻处一隅之地的什么城主副城主,就算是八修世界九五之尊大月皇朝的皇帝,也不可能让沈三公子屈膝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沈振衣说的是实话,那护卫可就气得跳脚了。

    “薛副城主乃是中州苍黄宗的俗家弟子,铁掌无敌,威震飞岚州,你若识趣,乖乖叩头认错,还能给你留个全尸!”

    在这些护卫眼中,沈振衣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他身携龙鹰血,又杀了冲天城的人,如今被副城主追上,还有什么活路?给他一个全尸,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沈振衣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苍黄宗宗主当面,也没资格叫他行礼,何况是一介弃徒?

    他懒得再与这些人说话,干脆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那护卫看他不开口,恼羞成怒,转念一想,又向薛傲进言道:“副城主,我看这小子大概是个傻子,脑子不太好使,不然的话,怎敢得罪咱们冲天城?”

    薛傲因为沈振衣的态度颇为恼怒,这样一想也对,便不屑道:“你问问他是何来历,要是什么认识的宗门中人,咱们也不要以大欺小。”

    看上去沈振衣大概也进了真人境,这么年轻就有此修为,大概是名门子弟,薛傲虽然不在乎,但总得问清了再说。

    沈振衣坦然答道:“杀你们的人,便是弃剑山庄沈振衣,你们到了黄泉,最好还是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护卫哄堂大笑,“什么弃剑山庄,这飞岚州中,谁能是咱们副城主一双铁掌的对手?小子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薛傲依稀记得弃剑山庄乃是九幽之地晋升上来的新势力,哑然失笑道:“原来是从下面来的乡巴佬,怪不得自以为是,你以为这还是你们那破地方,凭你这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就能横行无忌?今既然得罪了冲天城,就不要想活着回去了,我给斩月之人留个面子,你自裁吧,我让兄弟将你的全尸送回弃剑山庄!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已经非常仁慈了,这番话说得甚为得意。

    沈振衣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冲天城这位副城主已经是病入膏肓,跟他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。

    眼见沈振衣不肯自己动手,薛傲冷笑一声,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,“年轻人贪生怕死,就让我来帮帮你吧!”

    他看不起沈振衣年轻,连黑毛狼骑都懒得下,双腿一夹,狼骑急冲向前,他借着坐骑之力,一掌拍出,发出闷雷一样的响声。

    薛傲一身武学,习自中州堂皇正派苍黄宗,这五刑天雷掌是玄门正宗的武学,借用天雷之力,淬炼掌力,一掌下去,开碑裂石。

    他修行到真人境武学第三重,算是一方枭雄,对手就算是修为与他相当,也不能硬接这种带着至刚之力的汹涌掌力,少不得要起身避开。

    所以薛傲眼看沈振衣居然不避不让,不由冷笑。

    年轻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他这一掌虽然声势不显,但是借来的天雷之力无坚不摧,一掌下去,对方真要化成肉泥!

    荒漠野地,就是你这小子的归宿了!

    薛傲杀过无数这种初出茅庐的愣头青,早已经驾轻就熟,掌力发出,不留半分,就想要欣赏这种自以为是的年轻人,临死时候扭曲的表情与哀嚎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掌法倒还算正宗,不枉几十年苦功,但是五刑天雷,掌于我手,最重要的就是要心正,心正方能掌握雷霆凛冽之气,若是心不正,雷霆反震,你这一掌不但不能伤人,只会伤己。”

    苍黄宗的武学还勉强能看,但这位薛副城主实在用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沈振衣说实在的还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薛傲一怔,对方这番话,三十年前他似乎在师父口中听过。只是武学之道,一味求强,哪有什么心正心邪?他用五刑天雷掌几十年,也从来没有反噬过自身,只觉得这都是胡扯八道的谣言。

    但在三十年之后,突然同样的评语在一个狭路相逢的少年口中听到,他不由自主还是觉得有点心悸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的心悸,就让他的掌力,微微起了一点儿波荡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气中传来持续不断的震荡声,薛傲突然觉得右手前臂一阵麻木,在手腕与手背上,都闪起耀目的蓝色火花。

    他犹自未曾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很快,一股钻心的剧痛就从手臂上传了过来,就像是将手伸进了一架高速旋转的绞肉机里面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薛傲发出痛楚而恐惧的呼吼。

    “自作孽不可活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仍然静静地站在原地,甚至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微风吹动他的衣袂,薛傲就在他面前六尺,却无法再前进一步!就连那黑毛狼骑也在可怕的压力下匍匐于地,发出呜咽之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