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六章一步杀十人
    一众冲天城的喽啰面面相觑,俄而爆发出一阵狂笑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以为他赵大龙王还是拜月窟邱宗主啊?这么大口气?”

    “没准他穿一身白衣,就以为自己是九重霄中人了!”

    他们一口一个嘲讽,对沈振衣的言语无动于衷——这里是冲天城的地盘,就算是真的赵大龙王或者邱音玄到此,也要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这年轻人算什么东西,竟然敢口出狂言?

    他以为他是谁?

    小头目冷笑道: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我也给你个机会,你现在就磕头求饶叫爷爷,把龙鹰血双手奉上,我给你一条活路……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眼前一花,他的嘴巴仍然在动,发现自己仿佛在急剧坠落,同时还看到一个熟悉的身躯。

    沈振衣与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小头目看见的,是自己的背影。

    擦肩而过的同时,满口污言秽语的小头目的头颅已经悄然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步伐都没乱。

    “他杀了队长!”

    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一众喽啰大叫,不知死活的拿着各色兵器,朝着沈振衣冲来,但并不能接近沈振衣一丈之内,就被无形飞扬如网一般的剑气刺穿,鲜血喷涌,滚倒在地!

    少数几个胆子小警醒的,早就看出来沈振衣的不凡,吓得一动都不敢动,眼睁睁看着沈振衣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快去……禀告副城主!”

    等到沈振衣走远了,才有人战战兢兢看着一地残尸,惊惶向另一个方向飞奔。

    他们在戈壁大漠上横行霸道惯了,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硬角色,知道踢到了铁板,也非得把场子找回来不可,否则的话还有什么面子在这里厮混?

    冲天城并非像龙皇府、拜月窟或者紫炎宗这样有悠久的传承。他其实是一个庞杂的聚合体,有各门各派的高手,因为各种原因流落到此,最后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势力,甚至可以与当地的老牌强势宗门对抗。

    副城主薛傲,今年不过五十八岁,他是中州大宗的弃徒,原本在中原九州当独脚大盗,后来被驱逐一直逃到飞岚州,投入冲天城中,因为心狠手辣,手段高强,积功升到副城主之位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,冲天城这些年行事越发跋扈,名声也一天不如一天,在飞岚州人看来,几乎与盗匪无异。

    他这日正带着部众在大漠上巡逻——所谓巡逻,不过就是看到有没交过保护费的猎团便伸手抢夺,或者看到别人得了好东西,哪怕他们已经交过钱,一样也要巧取豪夺来。

    百战队,正是他手下的一支斥候。

    听到那些吓破了胆的喽啰回来报告,薛傲勃然大怒,同时脸上又露出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“龙鹰血也有人能搞到?太好了,合该我得宝!这小子既然敢对我们冲天城出手,我当然要像掐死一只老鼠一般掐死他,兄弟们,跟我追上去,为百战队报仇!”

    报仇云云,不过是他随便找个借口。冲天城结构松散,哪有什么兄弟义气?

    薛傲是年纪大了,骨血不如壮年时候强大,武道修行一直有所滞涩。如果得龙鹰血调理,一定能够克服瓶颈,再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他也曾想过捕猎龙鹰,但成功率实在太低,便没放在心上。如今有人带着龙鹰血出现在他鼻子底下,那不是天赐良机么?

    至于沈振衣举手投足间杀败百战队,薛傲丝毫没放在心上,这些喽啰连一个进入真人境武道的都没有,碰到一个年轻高手,那当然杀之如杀鸡。

    但再怎么样的年轻高手,也不可能胜得过他老薛。

    薛傲越想越得意,摧动夸下的黑毛狼骑,追踪着沈振衣的气味疾驰。

    沈振衣缓缓而行,忽然眉头微蹙,顿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闻到了敌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讨厌的小虫子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看了看四周,他仍然未曾走出戈壁,此地一片荒芜,只在不远处还长着几丛稀疏的枯草,地面上有着年轮一般的沟壑,那是风沙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夜幕呈现出透明的宝石蓝,一弯白色的残月挂在东面,隐隐透出些血影。

    “残月初升,正好是杀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束手而立,从袖中取出些干粮吃了,又喝了一口清水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的驭兽无法走入戈壁,他寄存在北固集,身上带的东西自然也不能太多。不过往返千里,斩杀龙鹰,对他而言本来只是件轻而易举的小事,所以并不需要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倒是冲天城胆子不小,还敢来挑衅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非得大开杀戒,给他们一个教训不可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干脆就站在路边,等待他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薛傲一路疾驰,没用半个时辰,就远远看见了沈振衣身着白衫的身影,他的衣袂在夜风中飘荡,人站的笔直,如标枪一般。

    “副城主,有古怪!”

    精细的探子赶紧向薛傲回报,“这小子好像刻意在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,伤了冲天城的人,还不撒丫子逃跑,还敢在路边等待?有几个百战队的人曾经见过沈振衣从容杀人的形态,看他又是这么淡然站在那儿,不禁胆寒。

    薛傲大笑,“故弄玄虚而已,他能有多高的修为?你们且看好了,让老夫过去,一巴掌把他拍成了肉泥!”

    他在戈壁大漠上纵横无敌,仅次于城主任法主一筹,除此之外二三十年未逢对手,怎么可能把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放在眼里?

    这话沈振衣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微微一哂,甚至连眼皮子都懒得抬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