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五章龙鹰血
    沈振衣根本就没有避让,母龙鹰的扑击在即将命中的刹那间忽然偏离了方向,间不容发的擦着他的发丝划过,嗤的直地面。

    龙鹰的视力与力道的控制都是极高,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好像是身不由己的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,自己坠落尘埃。

    它的利爪深深地面,双翅飞腾,但短时间之内却根本没法挣脱。拼命挣扎中,锋利的羽毛四处乱飞,在地面上割出一道道深深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,手指向龙鹰柔软的腹部点去。

    龙鹰浑身覆盖着厚厚的羽毛,羽毛下面还有一道密集坚硬的鳞片,刀剑都无法破开。只有腹部有个白色斑点的区域,才是它唯一缺乏防护的要害。

    不过一般人也根本没有机会攻击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公龙鹰疯狂一般鸣叫,视死如归一般撞向沈振衣。

    龙鹰素来雌雄一对,永不分离,若是母龙鹰被杀,公龙鹰大约也活不下去。这自杀式的攻击充满了野性,足以媲美高手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在意,手上的动作甚至没有稍微停顿,只淡然道:“你也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公龙鹰眼看就要撞上沈振衣,却又在最后的关头突然诡异转了个向,一头扎进沙土中,整个头颅带着脖子一起埋入地面,只剩后半截身躯拼命抖动。

    嗤。

    这时候沈振衣的手指已经点穿了母龙鹰的腹部,一道赤红色的鲜血划出半圆弧线,不偏不倚落在他早就放置好的玉瓶中。

    收集了大半瓶龙鹰血之后,沈振衣手指一弹,一枚白色药丸射向母龙鹰,在接触的一刹那化为粉末,敷在伤口上,止住了流血。

    “这些龙鹰血足矣,多谢。”

    龙鹰虽然凶猛,但一直蜷缩在自己的地盘上,不会主动惹事。沈振衣无谓多造杀戮,他只要取得部分龙鹰血就够了。

    龙鹰血炽热阳刚,即使在玉瓶中仍然透出赤红的光芒,触手发烫。

    母龙鹰吓得半死,这时候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,它颇通灵性,赶紧合拢翅膀,对沈振衣作揖打拱,感谢不杀之恩。

    公龙鹰这时候才从沙土中钻了出来。它脑袋受了震荡,摇摇晃晃,站立不稳,但看到母龙鹰无事,欢喜鸣叫,双翼扑张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,托着滚烫的玉瓶,缓缓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别人求之不得的龙鹰血,他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至于龙鹰身上其它的材料,他暂时根本用不到,也就没必要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就像是他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远处,有几个喽啰正远远的向这边张望,因为离得太远,看不真切,只能瞧见沈振衣最后托着一个放出红光的玉瓶往回走。

    这些喽啰们不由都是怪叫,“这人怎么没叫龙鹰啄死?看他那样子,好像还取得了龙鹰血?”

    “赶紧禀告副城主,这等高手,闯入我冲天城,可不是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高手!你们别自己吓自己,若是他真的有杀死龙鹰之能,为什么只取龙鹰血,不取龙鹰羽,龙鹰爪之类的好东西?这里面肯定有古怪!”

    龙鹰血少见,但价格其实没有龙鹰羽,龙鹰爪那么高,这些喽啰怎么会相信有人会买椟还珠舍本逐末?

    有个年纪稍大的一拍大腿,叫道:“他求的是龙鹰血!我知道了,传说龙鹰颇通灵性,要是孝子来为父母求药,会施舍些龙鹰血给他们,这小子看来就是占了这个便宜!”

    龙鹰血除了用来淬炼兵器之外,同样也是大补之药,经过调制之后,能够补充元气,对于年老带来的各种疾病最有效果。在普通人中,龙鹰血是与千年人参一样珍贵的药物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说,这小子没什么本事?”一开始说话的小头目眼睛一亮,嘿然笑道:“那咱们还不去抢过来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他一挥大刀,招呼兄弟们前行。

    那老成的皱起眉头,劝道:“这既然是孝子,只怕是为亲人治病,咱们是不是放过为好?”

    小头目踹了他一脚,冷笑道:“你还想行善积德不成?这是咱们冲天城的地盘,他想要在这儿求药,问过我们了没?这龙鹰血本来就是冲天城之物,咱们取来献给城主,岂不是大功一件?”

    龙鹰血价值不菲,又难以保存,就算是冲天城也难得一见,这种东西献上去,绝对能得到城主慷慨的赏赐。

    一群喽啰一起大喊,在头目的带领下,乱哄哄地从沙丘上冲下来,堵在沈振衣面前。

    头目大叫道:“冲天城百战队在此!小子,把你手上的龙鹰血交出来!爷爷就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沈振衣面不改色,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,甚至连脚步都未曾停歇。

    他取龙鹰血的时候就发现周围有人在偷窥,而龙鹰血炽热显眼,也不可能藏起来,所以他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果然就有人忍不住要出来掠夺。

    冲天城的人。

    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而笑,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小头目色厉内荏,看到沈振衣毫不在意地向前,胸口涌起一种奇特的恐惧,心里毛毛的,挥着鬼头刀大喊。

    沈振衣这时候,已经走近到他面前不到十尺远。厚重的刀锋离他更近,只要小头目跨前一步,好像就能砍中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一个机会,如果这时候掉头逃跑,从此改过自新,我可以饶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开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