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三章真货与假货
    解独与红秀姑阒然一醒,转头望去,只见地平线上尘烟滚滚,一头鬃毛如黄金的铁战狮疾驰而来,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!

    这就是红秀姑这次率队前来想要猎捕的猛兽,这妖兽凶恶,铜皮铁骨,刀枪不入,真人境第四重的高手也很难将它降服。

    红秀姑集合众人之力,设下种种机关,做了各色准备,又约到了郝师傅,才终于下定决心来挑战这头戈壁上的霸主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阻敌!”

    “准备铁蒺藜!”

    “弓弩封死它的退路!”

    红秀姑当机立断,连续发了几道命令,这才急匆匆赶到郝师傅乘坐的大车前,低声下气恳求道:“郝师傅,这畜生已经到了,麻烦你出手!”

    想要捕猎铁战狮,终究得要有人能够拖住它一时,否则它奔驰起来,疾若闪电,什么办法都拿捏不住。

    红秀姑喊了一声,郝师傅车内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红秀姑与解独都有些发懵,解独心急,冲上去一把扯下大车的帘子,却见车内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他跑了!”

    红秀姑反应过来,飞身跃上大车顶,就见一道黑影匆匆忙忙朝着另一个方向急奔而走,分明就是落荒而逃!

    “这家伙怎么如此脓包?”解独目瞪口呆,平日里郝师傅满嘴胡吹大气,见真格的时候怎么就跑了?

    这……不是把他们都晾在这儿了么?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种中坚高手拉住铁战狮,让这敏捷的妖兽跑起来,只怕整个队伍都要有极大的伤损。早知如此,他们又何必要撒出各种诱惑铁战狮的药物?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红秀姑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个西贝货。”沈振衣不知何时从大车上下来,淡然道:“他根本没有杀死草原狼王的能力,大约只是捡到了一具狼王的尸体,就出来吹牛,遇到了你们就想赚一笔外快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估计很有可能郝师傅捡到的狼王心脏,就是他在路边无意中斩杀的一头。他自己不在乎这种低级的材料,没想到却有人拿去装神弄鬼。

    红秀姑对郝师傅当然是说不管此次戈壁之行有无结果,酬金照付。郝师傅也是侥幸心理,指望转一圈就捞一笔。

    谁知道红秀姑准备充分,一路上都在撒吸引铁战狮的药物,真把铁战狮引来了。郝师傅知道自己绝不是这种妖兽的对手,生怕倒霉,转头就跑,也算是见机极快。

    不过他运气还是不好,没跑出多远,就见他一个失足,陷入地穴之中。旁边窜出一头扭曲的地龙,一口将郝师傅吞入腹中,这才心满意足的潜入地底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“完……完蛋了!”

    解独听沈振衣的话,犹自不肯相信,等看到郝师傅丢了性命,这才傻了眼。

    凶狠的铁战狮就在眼前,偏偏打怪的主力却是个假货,难道今日就要丧命在此?

    沈振衣眯着眼睛,瞧见铁战狮越迫越近,原本还有秩序的猎团已经开始涣散——原本觉得是一场狩猎,现在变成了被屠杀,哪有人还有斗志?

    “秀姑,这些日子承你照顾,我与你们同行一场,也算是有缘,既然如此,就让我帮你们解决这一头铁战狮,也算是小小补报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踏前一步,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一方面红秀姑为人不错,另一方面,郝师傅的欺骗也与他相关,他出手一次,就算了结因果,各不相欠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红秀姑不敢相信,连忙扯着他袖子道:“沈公子,你不要逞强,铁战狮刀枪不入,就算是站着不动,你也未必能伤他分毫。你赶紧退走,我们在这里顶着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他们现在四散奔逃的话,只会成为铁战狮分头消灭的猎物,只能拼一拼了。沈振衣与猎团无关,红秀姑希望他有机会逃得性命——虽然颇为渺茫。

    解独放声狂笑,他是在嘲讽沈振衣刚才的话,“小子,你是吓傻了吧?你以为前面的是你家豢养的让你练手的那些妖兽?这可是戈壁霸主铁战狮!你要是有本事击退它,我给你跪地磕头都行!只是我看你上去,也不过就是白白送死!”

    他深恨沈振衣在这最后关头,还要在红秀姑面前装逼,恨不得他冲上去被铁战狮撕得粉碎,方解他心头之恨!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”

    沈振衣飘然而前,红秀姑只觉得手上一滑,不知道怎么就没抓住他的袖子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朝铁战狮迎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红秀姑撕心裂肺大叫,沈振衣却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解独,你要记得磕头认错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身子已经到了疾驰而来的铁战狮面前!

    吼——

    铁战狮仰天长啸,雄壮的鬃毛展开,迎风飘扬。它身躯庞大,原本就有丈许长,头大如盆,双目如铜铃,牙齿如剑,闪动寒光,带着血腥臭气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身躯,在这庞大的妖兽面前显得极为瘦小,这急冲之势,就如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红秀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解独却疯狂大笑,就算是今日无幸,能够先看到这小子被撕碎,也算是出了胸口的恶气!

    “死吧!死吧!”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期待着下一副残忍的画面,只有沈振衣的血肉与惨呼,才能给死到临头的他一点安慰。他诡异的盼望这这一幕,哪怕这意味着他们都要死都不足惜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解独就看见了一片灿烂的剑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