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一章西北行
    出了弃剑山庄山门,便折而向西,一直沿着松江北上,进入一片稀疏的草原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地域广大,地形甚为复杂,即使是一州之内,也有多种变化。就以飞岚州而论,弃剑山庄所在的区域是肥沃的平原,拜月窟则处于丘陵之中,紫炎宗山脉连绵,龙皇府大河汹涌。

    而这冲天城的位置,则处于一片荒漠。

    此地居民并不算太多,以放牧为主,多遭冲天城劫掠,陆续迁移,就显得更加地广人稀。

    此地穷山恶水,但却生长多种妖兽,故而也有人呼朋引伴,到此狩猎,来获取各种珍贵的材料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近年来由于冲天城的崛起,来此碰运气的人少了许多。毕竟除了要应付凶恶的妖兽,还得小心席卷而来的马贼,实在让人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所以沈振衣一开始的旅程并没有遇上什么同行者。他也并不在意,每日缓缓而行,成日里感悟剑意,改善自身。

    似他这样,几乎是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够提升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,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一路上,也有不少妖兽在沈振衣身边路过,有些不长眼的便被他一剑杀死,若是离他远远的,他也就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妖兽身上有些材料颇为贵重,但他取之无用,也就弃之不顾。

    如是大约七日,他终于穿过草原,抵达一片戈壁。

    这里的自然环境更加残酷,也就有更多丑陋凶恶的妖兽出没,龙鹰的栖息地,距此也就不远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天气寒冷,星光微弱,沈振衣第一次遇上了一个猎人的聚集营地。

    时近傍晚,他远远的看见有火光,信步而行,就发现大约有数百人聚集于此,大声喧闹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略回忆,此地应该就是松江源头的北固集,商人、猎人以及浪荡子们都在这里,交易、休息、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进入龙鹰戈壁之前,这大概就是最后一个休整场所。

    沈振衣依旧是一袭白衣,不惹尘埃,所以他走进营地的时候,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了个白面书生?这种地方,公子哥儿来了岂不是送死?”

    “身边连个护卫都没有,难道是初出江湖的雏儿?初生牛犊不怕虎?”

    “看他衣衫不凡,非富即贵,还是不要得罪的好!”

    “呸!到了这北固集,还在乎什么出身?都是亡命之徒,他就算是死在这里,难道还有人能查的出来是谁干的不成?”

    北固集荒郊野外,时时上演着生死,不管你什么身份,只要丢了性命,尸体难免就被黄沙掩埋,就算家里有通天的势力,也很难查得出真相。

    看沈振衣还挺有钱的样子,不少人都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沈振衣能够感觉到萦绕的恶意,他不动声色,走到北固集中一个卖饼的摊子前,要了两张葱花饼,又要了一筒清水。

    卖饼的老板心善,小声提醒道:“小哥,你怎么一个人来这种地方?要是与护卫走散了,赶紧回去与他们会合。要知道戈壁上的妖兽再凶,凶不过北固集的人哪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点头,“多谢老板提醒,我理会得。”

    混乱的地方,拳头才是规矩,不管在什么世界都是一样。沈振衣很理解这种状况,他也无意去改变——只要这些人乖乖的不来惹自己,他们并不是没有机会看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老板看他不听劝,叹了口气,也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已经有不少凶狠的目光扫了过来,他只是个做生意的,没本事护住一个胆大包天的少年。

    沈振衣拿着饼,就在摊子旁边的木凳上坐下,细心的将饼撕开,热热的吞咽下去,只觉得齿颊留香,这老板的手艺居然出乎意料的不错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一个醉汉气势汹汹坐到他对面,厉喝道:“身上有没有银子?”

    沈振衣瞟了他一眼,心不在焉答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那醉汉怪眼一翻,桀桀怪笑道:“那就拿个几十两银子借给大爷使使,我去那边赌上两把,赢了便还你!”

    这就是典型的欺生,要是沈振衣胆子小,拿了银子出来,那接下来就是源源不断的敲诈。

    “不借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喝了口水,漫不经心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这种人渣,甚至根本不值得自己动手。只要他敢伸手,剑气就能斩下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醉汉大怒,一拍桌子就要动手,“你这是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一个红衣女子挤到沈振衣面前,伸手拦住了他,娇叱道:“陈老九,你还敢在这儿横行霸道?昨天的苦头还没吃够?”

    醉汉一怔,看清来人,又见她身后有一群人,面色微变,知道惹不起,哼了一声就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转头,伸手拍了拍沈振衣的肩膀,“小老弟,这里龙蛇混杂,你实在不应该来。你就听老板的话,赶紧离开吧!”

    他们都觉得沈振衣是落单的贵公子,总该有护卫什么的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沈振衣摇了摇头,微笑道:“我要在这里休息一晚,此后还要继续往北,猎取龙鹰。小姐的好意,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虽然实际上没对他有什么帮助,但这女子只是本着善心救人,沈振衣对这种人一向温和。这世上坏人太多,好人永远都嫌不够,当然该对他们客气些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猎龙鹰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吃惊地挑起了眉毛,“你……带了多少护卫高手?”

    成年的龙鹰本身就有真人境武者的实力,又能翱翔空中,如果没有真人境第五重以上,根本就很难捕猎。更何况还有冲天城横亘在前,这贵公子到底带了多强的一支狩猎队伍,才敢有这种雄心壮志?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回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