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九章寒露奇石
    寒露奇石是炼剑的矿石。

    它糅合天地的戾气与杀意而生,只存在于至阴至寒之地,千年也难得一枚。据说千年之前十二剑楼曾经得到过一块,用以铸成了传世的惊蛰剑,奠定十二剑楼千年基业。

    此后未曾听说有人再得寒露奇石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龙皇府的旁边,龙族居然守护了一块寒露奇石五百年?

    龙郡主傻了。

    这石头价值连城,若是龙皇府取出,不管是自用也好,出售也好,都有极大的利益,甚至有可能改变龙皇府僻处飞岚州一地的格局!

    龙祖……居然一直未曾告诉过后辈?

    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在坑子孙后代啊!

    龙郡主心中哀怨,只看着沈振衣捧着寒露奇石从容而下,抿了抿嘴,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沈振衣倒是不在意,只对他微微点头道:“多谢龙郡主,这块寒露奇石,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怎么变成你的了?

    龙郡主发愣,这才想起自己确实说过要带沈振衣来取宝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她怎么也没想过,沈振衣居然真的能够取到仙剑神藏中的宝物,更没想到这宝物居然是寒露奇石!

    那她无论如何也没资格将这东西送人啊!

    就算她是龙皇府宗主的独女,未来的继承人,也不可能轻易将这种至宝送给别人。

    龙郡主瞧着沈振衣,他轻描淡写,取得至宝的姿态令人眼花缭乱,一时之间芳心可可,竟然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眼看沈振衣拿着寒露奇石走远了,赵能才反应过来,急得跳脚,与龙郡主商议道:“侄女儿,这可怎么办,这件东西被他拿去……怎么向宗主交待?”

    龙郡主木然良久,方才开口道:“你先回去向宗主禀告,就说此事是我的错。等我从弃剑山庄回来,再去向父亲请罪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沈振衣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沈振衣奔波一趟,本来就只是为了顺手取得这寒露奇石。得手之后,便不停留,驾着驭兽,回返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见到楚火萝满面委屈,提着个小包袱,在门口探头探脑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他下了驭兽,平静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楚火萝吓了一跳,她本来就是故意想在山庄门口等着沈振衣,但也没想到他回来这么快,再看沈振衣身边没有龙郡主,不由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师父,庄里大家都说,您是与龙郡主前往龙皇府订亲去了……我想着您不在庄中,也没人教我武功,所以想去闯荡江湖!”

    楚火萝的语气还是有些气苦,沈振衣出去才这么一会儿,怎么可能是去订亲,那一定是谣言了!

    她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,想要装出委屈的模样,终究有些力有未逮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翩然一笑,摇头道:“人小鬼大。”

    龙皇府的婚事,他当然不会考虑。双方联盟之议,就算不看别的,就看五百年前那位老友的面子,他也会照拂一二,其它就敬谢不敏了。

    他终究不过只是一个过客,他所追求的,只有亘古不变的无上剑道。

    儿女私情,岂能萦于怀中?

    楚火萝更是大喜,蹦蹦跳跳跟在沈振衣身后,笑问道:“师父,你当真对那位龙郡主没什么兴趣吗?我看她可是一位大美人呢!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道:“不过是小辈而已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龙郡主不过是故人的后代,根本就没正眼打量过,哪里会去考虑美不美的问题?

    远远跟在沈振衣身后的龙郡主随后赶来,刚好听到了这一句问答,不由身子微微一震,心中流出一股酸意。

    ——原来,他也没想要这婚约。

    龙郡主咬了咬嘴唇,是她自作多情了。弃剑山庄沈三公子深不可测,又怎会在乎她这蒲柳之姿?

    两家联姻之事,只怕要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她默默跟随在身后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这时候楚火萝才发现了沈振衣手中的寒露奇石,惊讶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……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她手贱,伸手去摸,顿时手指刺痛,赶紧缩回含在嘴里,雪雪呼痛。

    “此乃寒露奇石,内蕴天地戾气,化为剑意,藏于石中。未经琢磨,自有伤人之力,你冒冒失失去摸它,只是被刺痛还算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瞥了楚火萝一眼,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寒露奇石握在他手中,光这一下,楚火萝可不止是刺痛,就是手臂经脉都会受伤。

    楚火萝吓了一跳,“师父,这种东西你捡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没什么见识,当然不知道所谓寒露奇石的作用。

    沈振衣颔首道:“这矿石原本是炼制刀剑的绝好矿石,我让你开始学剑,到现在却还没有一口适合自己的剑。我打算开炉,为你炼一柄长剑,以此作为练剑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练剑之人,当然都想要一柄好剑,也都需要一柄好剑。

    剑与人合,才能得剑道之真,最后才能有剑无剑变化,踏上无上剑道的路。

    沈振衣阅尽天下神剑,天地万物已经都是他的剑,所以他不需要剑。

    但楚火萝初涉剑道,这第一柄剑的作用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楚火萝惊讶道:“师父,你还会炼剑?我真怀疑,除了生孩子以外,你是不是什么都会?”

    她今天原本心中郁闷,现在则是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跟在他们身后的龙郡主却是面色大变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寒露奇石用来炼剑当然理所当然,但是炼出来的剑居然只是给弟子练手之用。

    难道说,沈三公子连寒露奇石炼成的宝剑都不放在眼中?

    他……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龙郡主面色变幻,心中揣测不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