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四章美人龙郡主
    龙郡主刚才是一时激愤,被沈振衣这句话一堵,竟然是接不下来。

    是啊……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龙皇府大劫在即,原本就有意拉拢急速成长的弃剑山庄,所以才有送礼和亲之议。龙郡主本来就是担心小龙尊任性胡来,才赶来缓颊——如今沈振衣表现出了比他们预想中更强的实力,难道反而要因为一件金鳞宝甲而撕破脸不成?

    她一时呆住,不知该说些什么好,只呆呆看着破碎散落一地的宝甲,估算着到底需要多强的修为,才能将这龙族的防御奇宝破坏成这样。

    小龙尊见龙郡主来了,一方面觉得脸上火辣辣发烧,一方面勇气也回来了些。他愤怒对着沈振衣嘶吼道:“阁下剑法惊人,我是认栽了!不过我们龙皇府也不是好惹的,你们弃剑山庄休想仗势欺人,若敢对我表妹不利,我与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因为畏惧和愤怒,他的声音都变了,原本傲气骄矜,如今却像是破锣一般。

    楚火萝只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龙皇府这帮人是脑子有问题吧,明明是他们自己上门来找茬,被师父教训了,现在怎么好意思反过来说是弃剑山庄仗势欺人?

    她是个不吃亏的主,脆生生反驳道:“笑话!你们到底是来送礼的还是来找麻烦的?送到我们山庄门口来让我们欺负,我该说你们是贱呢还是贱呢?”

    小龙尊气得浑身发抖,偏又没法反驳。

    龙郡主这时候才回过味来——这情况不对!她知道小龙尊脾气不好,何况对她联姻之事必有抵触,听这姑娘的说法,难道是小龙尊有错在先,才惹得别人出手教训?

    想起父亲脸上深刻的皱纹与忧色,龙郡主深吸了一口气,耐住性子,起身行礼道:“是我想差了!我乃是龙皇府郡主,家父赵大龙王。之前情况到底如何,要请沈公子与楚姑娘告知,若是表哥有错在先,我定会代表龙皇府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“表妹!”小龙尊大急,拉扯着她衣袖,龙郡主却面色凛然,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沈振衣是斩月之人,名声在外;而楚火萝几日前刚刚在拜月窟逞了一把威风,龙郡主当然知道他们的名字。看到两人形象,不用问就对上了号。

    楚火萝听她说的爽气,这才撇撇嘴道:“这就要问你的好表哥了!说是来送礼的,一到咱们弃剑山庄,就开始百般挑衅。不但侮辱庄主,还想要在咱们面前掠人。我说龙郡主,你们若是想要一战,弃剑山庄可不怕你!”

    她去了一趟拜月窟,发现所谓的大宗门也不过如此,连自己都能够七进七出。那比自己还强百倍的师父岂不是轻易碾压他们?

    信心爆棚之下,就算要她与龙皇府开战,她都一点儿都不会变色。

    龙郡主瞥了小龙尊一眼,见他面色苍白,却并没有反驳,看来楚火萝所说就是真相。她心中又愧又恼,小龙尊果然是个扶不起的阿斗,父亲交托他这等大事,结果却处理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来此之前,父亲是如何叮嘱你的?斩月人深不可测,弃剑山庄蒸蒸日上,正是咱们龙皇府有诚心结交的盟友!你平日在府中胡作非为也就罢了,这等大事,你也敢任性?如今你且回去,自去向父亲禀告,领受责罚!”

    龙郡主变脸冷声斥责,小龙尊无言以对,一跺脚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确实是他做错了,但他一切都是为了表妹,谁知道这弃剑山庄沈三公子,居然有这么强的修为?

    真是可恶!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看小龙尊走了,龙郡主叹了口气,这才再次与沈振衣等人见礼,诚恳认错。

    “龙皇府管教不严,我表哥得罪了公子,我惶恐无地。只有请公子大人大量,饶他这一遭,龙皇府必有报偿。”

    只要沈振衣不追究这件事,龙皇府无非再多赔些东西。家中千年积累,金银财宝不计其数,这倒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眼睛半睁半闭,对此事也不甚热心,只淡淡道:“既然知道错了,你们自己将他管好就行,不要再出来乱吠。”

    这种狂妄小子见得多了,破了他的金鳞宝甲,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,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毕竟,龙皇府还有几分香火之情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过龙郡主,虽未细看,但已记得分明。

    龙郡主继承了龙族最纯正的血脉,容貌精致,额头有一个菱形的龙族印记。身段颀长而窈窕,腰肢纤细,**长而有力,浑身充满了勃勃生机,可说是一位健康的美人。

    诸天万界,神魔都爱以龙族为妻,正是因为喜欢她们的这一生机。

    毕竟龙族血脉尊贵,寿命绵长,力量强大,是孕育后代的优秀人选。

    龙郡主虽然已经是旁支中的旁支,但这种生机却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楚火萝瞧见沈振衣看龙郡主,自己也发现龙郡主确实是个了不起的美人,心中微酸,便干笑道:“好了,师父说了不怪你们。你们的礼物,咱们也就勉为其难收下了,没有别的事情,还请郡主早日回返吧,咱们可留不住您这样的贵客!”

    她一来不喜龙皇府中人,二来对龙郡主有本能的敌意,巴不得她赶紧离去,所以出言讽刺。

    龙郡主咬了咬樱唇,本来此时该小龙尊替她开口,但这时候小龙尊已经离去,她也只有不知羞的开口道:“其实……我来,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只说了半句话,她就面色绯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