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三章你又想怎样?
    小龙尊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望着沈振衣的目光,甚至带一点儿恐惧。

    这太可怕了!

    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他的舅舅找大龙王亲口说过,就算是大龙王自己,想要击碎小龙尊身上的金鳞宝甲都没有那么容易。隔着宝甲伤人或许不难,但要将宝甲崩碎——这绝非一般的高手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这位斩月之人的武功,已经超越了赵大龙王?

    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弃剑山庄斩月飞仙,到现在也不过只有三年的时间,三年之前,沈振衣在世界伟力的压制之下,绝对不可能突破真人境——最多就是达到凡人武道的巅峰,难道在三年之内,他能连升四级不成?

    小龙尊绝对不相信有这种逆天的资质。

    斩月之人就算天资悟性过人,但是由于生长修行的环境是来自下界,肉身的基础绝对不会太完善,或许在真人境武道前三重不算多难,后面几重就会造成巨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可……他又是靠着什么粉碎了自己身上这件金鳞宝甲呢?

    小龙尊百思不得其解,一直就像一棵树一样怔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他甚至忘了这件金鳞宝甲价值连城,没想到也根本不敢向沈振衣索赔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以好好说话了么?”

    沈振衣不为己甚,坦然而坐,一点儿也不像刚刚出手犀利一剑。

    小龙尊这种人口无遮拦,他也不过只是小小的教训一下。小龙尊嗫诺半天,张嘴欲言,还没开口,却见一道红色人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,口中喝道:“表哥!不可对斩月人无礼!”

    来人是小龙尊的表妹,龙皇府的龙郡主——她急急忙忙赶来,就是怕小龙尊的性子太过鲁莽,不要得罪了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龙皇府之所以给弃剑山庄送礼,除了自身的原因之外,同时也是发现了弃剑山庄的崛起,所以要抢先来示好。

    楚火萝一个十几岁小姑娘,跑到拜月窟将资深高手压得没了脾气,这种剑法与潜质,怎么能让即将面临困境的龙皇府不动容?

    所以赵大龙王特意派出自己最得意的弟子,也是亲外甥小龙尊,殷勤送上重礼,同时希望向弃剑山庄提出联姻。

    ——以龙郡主许配沈振衣,两家结成通家之好!

    这对于传承千年的龙皇府来说,当然可以说是纡尊降贵,但现在的情况,这或许是他们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赵大龙王想得倒好,可惜所托非人。

    小龙尊与龙郡主从小一起长大,早有倾慕之心,也希望有朝一日与表妹成亲,继承龙皇府的家业。

    这一点赵大龙王没看出来,冰雪聪明的龙郡主怎会不知?

    赵大龙王原本怕她不愿,刻意隐瞒,等小龙尊出发之后,才找人委婉告知。龙郡主心知不妙,又不好解释,只好赶紧追来,希望小龙尊不要把事情弄僵。

    她内心并不愿意这种联姻,但也知道龙皇府如今的窘境,所以左右为难,一路上磨磨蹭蹭,抵达之时,小龙尊已经与弃剑山庄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——龙郡主知道小龙尊脾气暴躁,修为匪浅,害怕他伤了弃剑山庄中人,所以赶紧跳出来阻止。

    一看这场面,却惊觉不对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龙尊虽然完好无损,但是他却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金鳞宝甲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——确切的说,应该是金鳞宝甲的残骸。

    龙郡主当然见过金鳞宝甲的原身,小龙尊曾经献宝一样将宝甲脱下,想要给她穿着。但龙郡主不屑一顾,并不接受。

    这宝甲乃是龙鳞以天蚕丝编成,灼灼生光,如今却寸寸断裂,珍贵的鳞片散落一地,宝光暗淡。

    有人……击破了金鳞宝甲?

    龙郡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再顾不上礼仪,拉住了小龙尊,厉声喝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身上的金鳞宝甲,怎么会破了?”

    金鳞宝甲虽然是小龙尊穿着,但并不算是他的私有物,而是龙皇府历代传承的珍藏。小龙尊穿过一阵以后,还要交给下一代——现在这彻底崩毁,怎么可能还流传后世?

    小龙尊说不出话来,只畏畏缩缩指了指沈振衣。

    他并不算是胆小之人,但刚才真的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既然能够轻而易举的破去金鳞宝甲,那也就意味着刚才他只要稍微加一份力,就能夺走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小龙尊意识过来以后,心有余悸,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,居然会离死亡这么近。

    龙郡主不知端的,看小龙尊这窝囊模样,心中就便火起,转身对着沈振衣拱了拱手,冷冷道:“斩月人果然好武功,但这就是你们弃剑山庄的待客之道?咱们龙皇府折节下交,上门送礼,你却下此毒手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小龙尊也是龙皇府的人。他若有什么错处,尽有龙皇府来惩治,容不得外人插手。龙郡主内外分得极为分明,虽然也惊诧于沈振衣的本领,气势上还是不能显得虚弱。

    楚火萝气急,这些龙皇府的人都是什么脑残?

    明明是上门挑衅,被人打了脸,怎么又变成咱们不懂得待客之道了?

    她正要出言反驳,却见沈振衣大而化之地摆了摆手,淡然道:“金鳞宝甲正是我所破,这位姑娘,你又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霸气!

    楚火萝最佩服这样的师父。对,这件事就是我做的,我就是欺负你,你们又能怎么样?她望着面色忽变的龙郡主,禁不住噗嗤笑出声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