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二章一剑破甲
    小龙尊在龙皇府备受关注,在飞岚州也可以耀武扬威,一方面是因为他的修为资质确实不差。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他身上这一件金鳞宝甲。

    少年时他得了天大的机缘,从龙皇宝藏中取到了金鳞宝甲。

    这一件宝甲是用龙的鳞片制造,与他们龙族血脉最为贴合,贴身穿着无形无影却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凭着这一件宝甲,他在同一修为层次几乎立于不败之地,就算是碰到比自己修为高一筹的人,也有自保逃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大的秘密,在龙皇府都没有几个人知道,竟然会被这个从九幽之地来的乡巴佬一口道破?

    小龙尊的面色冷了下来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沈振衣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件宝甲与他还有些关系……想不到落到了小龙尊手中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终究也不过是些琐屑小事罢了。

    小龙尊见他不说话,愈发恼怒,冷笑道:“你不要装神弄鬼,有本事下来我一战,我倒要看看斩月之人到底有多大本事!别是个银样镴枪头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楚火萝大怒,她最看不得别人说沈振衣不行,“你再接我一剑!”

    她气鼓鼓想要动手,小龙尊却嘿然不在意,反正金鳞宝甲已经被人揭破,他也不用再隐瞒,“我有宝甲护身,就算站在这儿任你刺,别说是一剑,就是十剑百剑,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楚火萝气得七窍生烟,但心中却也知道对方的宝甲厉害,自己并无破解之道。

    小龙尊看楚火萝语塞,更是得意嚣张,狂笑道:“弃剑山庄不过如此,舅舅真是太高看你们了,连个有骨气的人都没,还想要高攀?”

    楚火萝咬牙,就要冲上去不顾一切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沈振衣挥手阻止了她,淡然道:“小龙尊,你对金鳞宝甲这么自信,可敢接我一剑?看我能不能破了你的金鳞宝甲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?”

    小龙尊瞥了沈振衣一眼,怎么看也不觉得他有什么威胁,“你尽管试试!”

    他昂首挺胸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一边沈寿与赤火姥姥暗自着急,又不好出言劝阻。金鳞宝甲号称不可摧毁,他们没见过可在典籍上看过。

    沈振衣剑法无双,或许能够隔着金鳞宝甲伤了小龙尊,但这并不意味着破了金鳞宝甲,也与龙皇府彻底撕破了面皮。

    “老三……”

    沈寿试图阻止沈振衣,但嗫诺着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在意,只淡淡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小龙尊趾高气扬,高举双手,大叫道:“你来啊!”

    沈振衣漫不经心将手一挥,只见一道绿色剑气从他袖中激射而出,既快且急,呼啸有声。

    小龙尊吓了一跳,脑中响起狂暴的警报,他虽然看不清这剑招奥妙在何处,但直觉这剑法一定能够伤害到自己!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因为身具金鳞宝甲,他甚为托大,这时候再想要闪避,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脆响,剑气直刺他的眉心,小龙尊觉得眉间一阵剧痛,浑身发抖闭目待死。

    但过了一会儿,他却发现再无下文,伸手动脚,似乎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不由劫后余生般大笑起来!

    “原来这一剑徒有声势,还真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剑招,原来不过是障眼法而已!想要伤我,还早了一百年呢!斩月人,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小龙尊大笑不止,更是自得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老三!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!”

    楚火萝、沈寿、赤火姥姥等人也没料到沈振衣竟然会失手,都不由得失声惊呼,脸上都带着担忧的表情。

    沈振衣不以为然,挥了挥手,示意云霓推着自己回去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沈振衣都没有从轮椅上站起来过。

    小龙尊不依不饶,“你到哪里去?输了就跑?这就是斩月人么?”

    他笑声未绝,忽然身子一震,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咔。

    虽然声音微小,但是发自他自己的身上,他自然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这是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什么……东西……碎了?

    他低头向身上看去,只见在外的皮肤上,出现金色的光痕,这纹路痕迹越来越多,最后密如蛛网,迸发出灿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小龙尊不敢相信,也不想相信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的身上,又传来清脆而密集的崩裂声,在呆如木鸡的小龙尊身周,陡然腾起一阵金黄色的光雾。光雾在空中凝结,化为一片张牙舞爪的铠甲形状。

    但是持续不到几秒钟,这金色的铠甲就发出最后的哀鸣,旋即放光崩碎,化成一片风中的尘埃!

    牢不可破的金鳞宝甲,就在沈振衣随意的一道剑气之下,分崩离析!

    小龙尊完全傻了,呆立在原地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是师父的剑法?”

    楚火萝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沈寿与赤火姥姥对视一眼,脸上都露出骇然的神色——沈寿已经尽量高估儿子的本领,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他的剑法已然到了这种无坚不摧的境界!

    “我的儿子……到底已经有都厉害了?”

    沈寿喃喃自语,这孩子明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,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已经完全看不透了呢?

    赤火姥姥拍了拍他的肩膀,又是羡慕,又是同情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父亲,生出这样的儿子,当然感到骄傲。但作为一个武者,看到这种神奇的力量,只会对自己的修行感到绝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