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一章小龙尊
    龙皇府的人等在大厅,由沈寿负责接待。

    来者是个年轻人,眼高于顶,虽然是来送礼的,但言语间颇为倨傲,对弃剑山庄也没什么客气。

    沈寿与他寒暄,知道他是龙皇府宗主赵大龙王的外甥,人称小龙尊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,已经有了真人武道第三重的修为,算是飞岚州中的青年翘楚——当然,首先要排除沈振衣这种变态,其次现在楚火萝也得作为例外了。

    不过小龙尊显然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他看到沈寿头发花白,不过只是初入真人境,心中就不免鄙夷。以他的身份,被舅舅逼着纡尊降贵来送礼,心气不顺,言语间就甚为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弃剑山庄斩月飞仙,好大声名,今日一见,却也不过如此。就说这大厅,比起我们龙皇府可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沈寿尴尬,他原本就不是那种霸气逼人的枭雄,在八修世界几年,更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因此不欲得罪人,只苦笑道:“我们刚刚才下界飞升,怎能与上界大派相提并论?小龙尊还请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他越客气,小龙尊就越是不耐,冷笑道:“你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这次来送礼,小龙尊本来就心气不顺,暗中嘀咕道:“就这样一个破地方,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!”

    沈寿好歹也是真人境武道高手,耳聪目明,对方刻意压低声音,但仍然能够让他听见,心中不由起疑。

    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?

    弃剑山庄与龙皇府并无交集,也就是刚刚斩月飞升之后,派人去问候过而已。因为有沈振衣的存在这几年也不曾刻意巴结,这话从何说起?

    沈寿不好追问,只含含糊糊与小龙尊套话,保持着客气与尊敬。

    小龙尊却懒得理他,只急急叫嚷道:“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。我纡尊降贵来了这儿,斩月之人怎么还不出来迎接?找个老不死的来见我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沈寿涵养再好,这时候也难免变色。

    赤火姥姥恼道:“小朋友,你且注意点,沈庄主乃是三公子的父亲!你既来送礼,怎么如此不逊?”

    他们龙皇府到底是来交好,还是来挑衅的?

    当面这么损人,谁能忍得住?

    小龙尊却不屑耸肩道:“父亲又如何,终究不过是刚入真人境的弱鸟?你又是什么东西,胆敢来教训我?”

    赤火姥姥本来就形如烈火,更是气得白眉倒竖,冷笑道:“姥姥乃是弃剑山庄长老,你既然来这儿,就得老实点!”

    小龙尊哈哈大笑,冷眼瞥着赤火姥姥,“一个庄主,一个长老,就这等武学境界?弃剑山庄也敢在群狼窥伺之下立足?想来那斩月之人,也是沽名钓誉之辈,舅舅真是糊涂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沽名钓誉?”

    从影壁后传来一声娇叱,楚火萝从影壁后面绕了出来,指着小龙尊呵斥。云霓手忙脚乱推着轮椅,沈振衣正安坐于其上。

    他当然早就恢复了,只是懒得自己走路而已。

    小龙尊一愕,瞥见楚火萝与云霓都长得美貌,笑道:“这两个丫环倒是不错!小王就笑纳了!”

    他也不与沈振衣打招呼,伸手就朝着楚火萝与云霓抓去,云霓尖叫一声,拉着沈振衣后退。

    ——别人不认识小龙尊,她作为拜月窟的得意弟子,对这个小纨绔可了解得很。

    别说是来弃剑山庄,就算是去拜月窟,好色无厌的他也会强掳女子。因他武功高强,身后更有龙皇府这座大靠山,就算是宗主邱音玄也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——反正这种祸害几年也来不了一次。

    所以拜月窟的女弟子听说小龙尊来,都会躲得远远的。云霓也只有一次在脸上抹着煤灰,提心吊胆地远远望过几眼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弃剑山庄居然又遇上了这个王八蛋!

    她满心惊惶,完全没注意到叶行远脸上不屑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楚火萝也没把这纨绔子弟放在心上,右手一拍,长剑出鞘,绕了一个剑花,圈住小龙尊的手臂。

    只听叮叮当当一连串脆响,小龙尊的衣袖化为片片蝴蝶,飘舞在空中。

    他缩手而退,面色惊诧。

    “弃剑山庄还有这种人才?比什么庄主、长老都要厉害不少嘛!”小龙尊冷笑,脸上露出淫邪的表情,“倒是一朵有刺的玫瑰,不过我喜欢,乖乖随我回去,免遭杀身之祸!”

    楚火萝嗤笑,“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下,装什么大尾巴狼?”

    小龙尊修为不差,但他确实也来不及避开楚火萝电光石火的一剑。楚火萝脾气耿直,只服一个沈三公子沈振衣,其他人又算得了什么?龙皇府再牛逼,也不过是与拜月窟齐名,龙潭虎穴都去过了,还怕一个区区的小龙尊么?

    小龙尊狞笑着举起的前臂,在空中扬了一扬,嘿然笑道:“你觉得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剑法,可以伤得了我么?”

    他的手臂上竟然没有一丝伤痕!

    楚火萝骇然。

    难道这人的横练功夫,已经练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?这样的话,同处于真人境第三重,他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?

    龙皇府中,还有这样的高手。

    正在众人沉默之际,沈振衣慢条斯理开口,语气平静得很,“小龙尊,你以为,就凭着一件金鳞宝甲,就能在我弃剑山庄逞威风吗?”

    他语气从容,也没有刻意高声,但是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小龙尊忽然浑身一震,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