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七章先下手为强
    被鄙视了的六大护法其实心里更憋屈,但看老头儿已经出面,也只能强忍不快,默默观战。

    楚火萝一开始吓了一跳,她到底没有和真正的高手交战过,看那司徒博身高九尺,鹤发童颜,威风凛凛,心中不免有些惧怕。但又觉得这位老先生的气势其实也不是很强,与三公子相比更是差了好几个级数,心情又稍定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位什么司徒长老?拜月窟就由你出手?打赢了我是不是就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她连珠炮价的发问,目光转向邱真君。

    司徒博哇哇大叫道:“小娃儿气煞我也!你先赢了老夫再说!”

    他怪眼一翻,目光如有实质,化作三道剑气,分袭楚火萝上中下三路。这是他擅长的怒目剑华,隐蔽而犀利,突然出手无有不利。

    这般偷袭一个晚辈,说起来有些叫人不齿。然而司徒博嘴里说得凶恶,毕竟对方也是真人境第三重的武者,要是不能轻而易举的拿下,哪怕是陷入缠斗,也是让他这位长老面上无光。

    所以不得已用点手段,也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怒目剑华本是他的独门绝艺,自觉一出手必能建功,哪想到楚火萝却驾轻就熟,轻飘飘向后一退,避开了这阴险的攻击,摇头道:“非也非也!刚才邱公子说我只要赢了一次就能走,你们要是一个个上来,那我可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她不但从容闪避,还气定神闲,开口反问。

    司徒博一击无果,心中暗惊,再不敢小觑对方,凛然道:“拜月窟之人说话算话,你若是能胜过老夫,那自然恭送你离开!”

    他一开始对邱音玄如临大敌的态度不以为然,现在才觉得宗主这般重视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楚火萝身形飘退,步法玄奥,光这门身法就是前所未见。

    ——难道说毗邻的弃剑山庄,真得了什么了不起的上古传承?

    那可得认真应付,好好探出这少女的底细!

    楚火萝不知他的心思,眼睛一亮道:“诸位可都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大厅中多了不少人,个个渊渟岳峙,气宇不凡,看起来要比那个废物二代邱真君强得多了。想来就是他说的什么三大长老六大护法,虽然宗主邱音玄还没现身,但这几人要是都认可,那在自己胜了以后,他们应该也不好意思再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众人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邱真君冷笑道:“大丈夫一言九鼎,你要挑司徒长老,真是自寻死路!要是你能有本事赢了他,拜月窟上下人等,当然不会与你为难!”

    这个少女真是自己找死!

    摸清她底细,杀了她来给弃剑山庄一个震慑和教训,也没什么不好!

    邱真君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这我就放心了。楚火萝暗自松了口气,望着司徒博的目光还有点畏缩,但至少……只要打赢这人,今天这事就解释了吧?

    师父说过,同样修为层次,自己谁都不怕。

    她信沈振衣。

    “来吧!早点打完,我还想早点回山庄!”

    楚火萝耸了耸肩膀,既然非打不可,那就早死早超生。

    她这种态度,看在司徒博的眼里就是挑衅。怒目剑华一击无功,他本来对这小姑娘略生忌惮,但这会儿怒气攻心,不管不顾只是冷笑。

    邱音玄皱眉,悄悄传音司徒博吩咐:“摸清她的底细,不要太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楚火萝虽然是真人境第三重,但毕竟年轻经验浅,应该不是司徒博的对手。正好稳扎稳打,从楚火萝的本事中探一探弃剑山庄的底。

    司徒博点一点头,肃然上前,双手高举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这是拜月第三法的手段。他身为长老,得传一法,就见他浑身皮肤,闪烁微光,平日半月累积的力量,在这一刹那间迸发。

    楚火萝看不懂,但她也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气势正在增强。

    按照沈振衣的吩咐,先下手为强,这种状况更是丝毫不用犹豫,刷的一剑就刺向司徒博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好快!”

    旁观邱音玄只觉得眼前一道闪光掠过,速度之快居然让他都没怎么看清,不由得激灵灵打了寒噤。

    司徒博站在对面,更觉得寒风扑面,局促间把头一缩,整个人狼狈得蜷成一团,屈膝弯腰,单手撑地急向侧让,这才避过了一剑穿颅之厄。

    怎么能这么快?

    司徒博以拜月第三法应敌,当然也全神贯注防御对方的攻击,自认为无论楚火萝怎么出剑,他都可从容的封死角度,谁知道对方的剑法,完全出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弃剑山庄的倚仗么?”

    拜月窟诸人,不觉都冷汗涔涔,心中不免都有些发寒。

    这极速的一剑,在场任何人,哪怕是修为最高的拜月窟主,除了退避,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防御手段。

    楚火萝一剑无功,撇了撇嘴,看到司徒博的脑袋,忽然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她信心大增,身形曼妙,恰如清风,鬼使神差般就又出现在司徒博面前咫尺之地。

    司徒博还在回想那可怖的剑招,情知不能抵挡,一个后仰倒翻闪避,忽然觉得头顶凉飕飕的,一片银丝凌空飞扬乱舞。

    等他站定,围观众人这才发现,他脑袋上的发髻已经无影无踪,白发散开两边,中间留了一条光溜溜的鸿沟!

    刚才楚火萝那出其不意的一剑,虽然没伤到他,却已经改变了他的发型!

    楚火萝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,但手下剑招可丝毫没有留情,一剑紧似一剑,越来越快,到后面剑光就如同一个透明的光茧一般,将司徒博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司徒博左支右绌,又羞又恼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邱音玄终于色变,他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