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一章紫火心皇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漫不经心开口。

    素芳斋犹豫了一刹那,但很快便用力点头,“好,就依沈爵爷,只要你将紫凤还鸾真言教授给我。本门秘法传承,就由你取走!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紫凤还鸾真言,想要修炼紫火心皇几乎不可能,炽热的太阳真火在身体内游走,焚烧四肢、躯干与脑髓,就算武者靠着精纯的功力将其压下,但是内藏的热毒却无法挥发。

    尤其到了功力高深以后,每日在体内转动的太阳真火更会炽烈,身体根本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素芳斋心志坚毅,一心想要完成祖辈未能完成的伟业,但是受到自身身体的限制,无论如何不能将紫火心皇提升到更高境界,便是将武道境界提升到真人境第四重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虽然只差一重境界,但是进入真人武道境界之后,每一重都是一个大门槛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紫凤还鸾真言,素芳斋自认短期之内,一定能够让自己再进一步,紫炎宗的地位就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——如此一来,这真言她就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这可是历代以来紫炎宗宗主魂牵梦系都想要找回的宝物!

    别说是要紫火心皇,就算是沈振衣要半个紫炎宗,素芳斋也会毫不犹豫的交换!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贝无仍旧不明所以,大声呼喝道:“千万不能上了这小子的当,他一定是骗人的!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,:“紫火流兮栖其枝,蔓兮无当化三分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紫凤还鸾真言,紫炎宗残缺的两句,素芳斋一听之下便知不假,浑身颤抖,见贝无还要搅扰,忍无可忍转身啪的给了她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“贝师妹,闭嘴!”

    这是关系到自身以及紫炎宗未来的大事,哪里能让这个又蠢又闹的师妹给搅黄了?

    万一得罪了对方,不肯再将紫凤还鸾真言交还,那叫素芳斋到哪里找去?

    素芳斋性子和软,虽为宗主,对嚣张跋扈的贝无一向容忍。贝无性子暴躁,常在宗门中胡作非为,哪里吃过这样的亏,不敢置信捂着高高肿起的半张脸,满面怨毒。

    一众弟子噤若寒蝉,今日始见宗主的威风。

    “原来宗主也是会发怒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爵爷过来商议大事,副宗主不明所以,还要驱赶擒拿,所以引得宗主不快了吧?”

    “紫凤还鸾真言到底是什么,好像是咱们紫炎宗失落已久的宝物?”

    弟子们小声嘀咕,传入贝无耳中,更让她恼羞成怒,在这地方待不下去,勃然拂袖而走。

    素芳斋也顾不得理她,只盯着沈振衣求恳道:“紫凤还鸾真言,乃是本宗秘传,失落已久。多承沈爵爷交还,区区紫火心皇不算什么,我这就命人取来,日后贵庄若有什么事,只需招呼一声,紫炎宗必然倾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她是个实诚人,沈振衣只说要换紫火心皇,她却知道如今紫凤还鸾真言对紫炎宗的价值远超这秘法,心中过意不去,还特意给了个承诺。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没打算占便宜,何况紫炎宗自己小猫两三只,又良莠不齐,真有什么事,能帮得上什么忙?

    他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,轻轻掷给素芳斋,“这里便是我手录的二十四句紫凤还鸾真言,宗主可验看无误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发怔,师父怎么突然犯傻了?要是人家看了不认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素芳斋却如获至宝,她捧起小册子,略略一翻,便捧在手中,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喝令道:“传功长老,取紫火心皇一朵焰心来!”

    传功长老一愣,悄声提醒道:“紫火心皇焰心,乃是本宗根本,除了为宗主灌顶修行之外,平时都不会给普通弟子使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取来。”

    素芳斋语声虽软,语气却甚为坚定。

    传功长老无奈,扫了沈振衣一眼,转身退去,不一会儿就取了一朵深紫色的火焰,托在掌中,不情不愿的带到素芳斋面前。

    素芳斋捧着这焰心,走到沈振衣面前,诚恳道:“沈爵爷交还紫凤还鸾真言,对爵爷来说或许只是一件小事,对我紫炎宗而言,却是关系到千秋万代的大事。本宗无以为报,便奉上紫火心皇焰心一朵,此恩此德,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赞许,伸手一抹,收了那一朵紫火心皇的焰心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便却之不恭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只想取一叶紫火心皇,用于给赤火姥姥传功,之后赤火姥姥自行悟出真人境的武道,便可以教授原本烈阳府的弟子。

    如今得了紫火心皇焰心,其中关于紫炎宗的传承更为完整,还可以反复利用。

    在这枚焰心消耗完毕之前,足以为弃剑山庄培养好几个真人境的武道高手,紫炎宗这一次也是下了血本。这素芳斋外表柔弱,行事果断,颇有乃祖之风,日后紫炎宗必有崛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与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在紫炎宗目的达到,得到紫火心皇之后,不欲多留,当即就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而素芳斋得了紫凤还鸾真言,急于参悟修行,也就没有挽留,殷勤将沈振衣送到山下,自回云英崖闭关。

    只有贝无在弟子面前受了大辱,闷闷不乐,回到静室中。邱真君还满面恨意坐在酒桌旁,手上裹着伤药,时不时还龇牙咧嘴呼痛,见她回来,忙问道:“那个小子抓住了么?我要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哪里能抓他?”

    说到此人就来气,贝无恼道:“宗主竟然将他奉为上宾,还不分青红皂白打了我!这口气要是不出,我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邱真君大怒,“我在你们紫炎宗做客,被人伤了,你家宗主非但不为我出气,还要与人沆瀣一气,这是不给我们拜月窟面子么?”

    如今紫炎宗暗弱,几乎沦为拜月窟的附庸。

    他身为拜月窟少主,来此只是为了作乐,没想到吃了这么个大亏,他岂肯善罢甘休?

    贝无其实压根儿没来得及与素芳斋说起邱真君受伤之事,此时她心中恼恨,干脆添油加醋道:“正是!宗主也不知被灌了什么**汤,居然对那小子礼遇有加!这事若是让令尊知晓,定然会勃然大怒,牵连咱们紫炎宗!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邱真君恨恨的一拍桌子,又是痛得咬牙切齿,怒喝道:“我要回去告诉我爹,定要将那小子挫骨扬灰,才能消我心头之恨!无,你放心,此事与你无关,我自然会让我爹与素宗主计较!”

    他越想越是恼火,大叫一声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贝无冷笑,眸中怨毒之意浓得化不开,自以为得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