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九章宗主
    尤其是在院中,有三十六名弟子组成六六组合的紫火六绝大阵——从理论上来说,这阵法可以抵抗超出这些弟子二阶的高手,但这对所有人的配合要求太高。

    如今的紫炎宗,可培养不出能够默契配合的弟子。

    沈振衣看都没看,直直穿行,剑气如狂风,将这些人硬生生分开。

    他们配合不成,剑招散乱,紫火乱飞,好几个弟子都伤在自己人手下。心志一沮,哪里还敢再挡着沈振衣,哭爹喊娘的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贝无摆脱了沈振衣,正在后院静室中热切招待一个衣衫华贵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她罗衫轻解,,坐在那男子的大腿上,端着杯儿殷勤劝酒,这时候却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嘈杂之声,恼道:“这些弟子这么不争气,怎么驱赶一个恶客,都闹出这般动静?惹得邱公子不快,我去揭了他们的皮!”

    贝无话音未落,就听砰然一声,静室的门闩被强横的剑气削断,大门敞开。沈振衣一袭白衣,施施然走了进来,看见他们两人的丑态,不由蹙眉。

    “贝副宗主不愿为我引见宗主,原来是忙着这等闲事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语气平静,却气得贝无尖声大骂:“无礼之辈,看招!”

    她手指一弹,掌中酒杯激射而出,化作一团紫焰,炽烈光明。

    沈振衣眼睛微微一亮,这是紫炎宗的绝招之一射月手,多有妙处,变化精微。但很快他便失望,贝无的功力不足,这团火焰射出之后,还没有飞出半尺就疲软无力,有溃散之虞。

    “糟蹋了。”沈振衣摇头,呼的吹了口气,紫焰倒飞而还。贝无猝不及防,被自己射出的火焰点燃了半副衣衫,手忙脚乱地扑火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堂堂副宗主,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跟着沈振衣进门,看见贝无露着大白膀子笨拙扑火,又是羞涩又是好笑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沈振衣懒得理她,拉着楚火萝便想直穿静室,前往后山。

    与贝无在一处那名年轻男子终于按捺不住,起身喝道:“你是什么人?拜月窟邱真君在此,还请朋友自重,莫要逼我出手!”

    “拜月窟?邱真君?”

    沈振衣略一思索,摇头道: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他身子一绕,早提着楚火萝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那名叫邱真君的年轻人气得哇哇乱叫,拜月窟是附近的大宗门,他父亲邱玄音乃是拜月窟主,当世赫赫有名的高手。邱真君狐假虎威,在这方圆数千里之地,谁不给他几分面子?

    偏偏碰上了实诚的沈振衣,他没听过就是真的没听过,也不会假意客套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邱真君勃然大怒,手掌连翻,一出手便是本门“拜月八法”的绝学。

    他右手向前虚按,三指探前,拇指与小指头反向后翻,下压之际,一股强横的真气诡秘的击出,直取沈振衣的后心。

    拜月八法,尽数是刺杀秘招,邱真君生性暴戾,出手更不容情。

    沈振衣感觉到后背传来的杀机,冷哼一声,也不回头,只是信手掰下一截窗棂,反手掷出,只听嗤的一声。邱真君的手掌被窗棂刺穿,余势未衰,带着他整个人在原地转了一圈,一头栽倒,那木质窗棂还深深刺入青石地面。

    邱真君哪里吃过这种苦头,一开始只觉得手腕剧痛,待看清手掌中心居然钉了这么粗一条东西,才忍不住如杀猪般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贝无刚刚扑灭身上的火焰,正想再去阻拦沈振衣,看到邱真君吃亏,赶紧上来救护,要拔那窗棂,偏邱真君吃不住痛,大叫连连,涕泪交流。贝无被邱真君骂得狗血喷头,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这才将窗棂拔出,急唤弟子来给他处理伤口,自己急急忙忙追上云英崖。

    紫炎峰的最高处,乃是一面光滑如镜的悬崖。

    名曰云英崖。

    悬崖顶上寸草不生,日月光华遍照,乃是极好的闭关修行处。

    历代紫炎宗主,都在此参悟紫火心皇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路飘然而上,一直抵达云英崖的顶端,果然瞧见一个年轻女子身着紫罗,长发竖起,面壁而坐,周身紫火蒸腾,正是参悟紫火心皇的重要关头。

    “师父,人家果然是在闭关,你还是不要硬闯!”

    楚火萝知道闭关之时不能被外人打扰,否则很有可能走火入魔。她怕沈振衣不管不顾去叫人,赶紧先行劝阻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关注着紫炎宗主身周的紫火颜色,轻轻摇头,:“日照香炉生紫烟。你心不静,未能照得日光精华,光焰不纯,如何能够再进一步?还是趁早放弃,免伤本源!”

    那女子浑身一颤,身周紫色火焰乱舞,旋即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楚火萝骇然,却见那女子慢悠悠的转过头来,脸上无嗔无喜,还好没有翻脸生气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上去这女子要比贝无年轻许多,大约不过只有二十六七的模样,肤色白皙,身材姣好高挑,一双凤目颇具威严。

    她轻启朱唇,轻声道:“是哪一位高人出言指点,小女子素芳斋,先行谢过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果然是紫炎宗的宗主素芳斋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是驻颜有术,还是年纪确实要比贝无小,楚火萝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这时候贝无才大呼小叫的从崖下奔了上来,看到沈振衣与素芳斋遥遥对峙,便也不顾自己衣衫不整,英勇的拦在宗主面前,大叫道:“宗主勿惊!属下救驾来迟,让这狂徒惊扰了宗主闭关,罪该万死,让属下将其拿下治罪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