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七章紫炎宗
    守门的弟子听说是旁边新起的弃剑山庄斩月之主,不敢怠慢,接了沈振衣的拜贴,急急忙忙送进门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就见他飞奔下来,开了中门,恭恭敬敬将沈振衣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紫炎宗虽然历史悠久,但是在八修世界中的地位并不高。尤其是到了如今,宗主的修为也不过是真人武道第三重,虽然要比新晋的宗门总归强些,但是也没有太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尤其是斩月之人潜力非凡,一段时间之后能发展成什么样未为可知,所以总要给几分薄面。

    紫炎宗的山门甚为气派,足有数百级台阶,都是汉白玉砌成,只是时间久了,多处都有磨损断裂。台阶之上,更是被腐蚀出密密麻麻的凹痕。

    弟子注意到沈振衣在观察这些细节,陪笑道:“沈爵爷,我紫炎宗有千年沧桑,这条玉阶,便是当年数位绝顶高人也曾走过……五百年之前,紫炎论武,那也是一方盛事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暗中扁了扁嘴,心底不信。

    她这几个月来虽然修行甚苦,但还是有时间对这世界进行基本了解,尤其是安德福来了之后。她也缠着这位走南闯北的商人,问了许多。

    紫炎宗不过是一介小宗门,从宗主不过真人武道第三境的实力来看,距离所谓的绝顶高人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就比如九幽之地,武道第三境的掌门人,至少得依附一个中等势力,然后这中等势力运气好才能搭得上烈阳府、弃剑山庄这样的顶级势力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的等级只有比九幽之地更加森严,紫炎宗的宗主,连给当世绝顶高人拍马屁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听得甚为认真,还问道:“最后一次紫炎论武,距离如今有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那弟子愕然,露出羞赧之色,苦笑道:“自从祖师不知所踪,紫炎宗日渐衰落,自从四百六十年前,再无紫炎论武……”

    自此之后,紫炎宗的情况每况愈下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更是落魄。

    “四百六十年……”沈振衣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,习武之人的寿元要比九幽之地超越一倍还多。只要能够踏入真人武道第四境,活到两百岁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修行越高,寿命就越长。

    当世几个高手,差不多都在三百余岁上下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如此,由于真气的限制,四百岁以上的长寿者,就已经寥寥无几。至于五百岁,那更是一个大坎,八修世界历代以来,都没听过活过五百岁以上之人。

    紫炎论武已过四百六十年,当日的故人,只怕没有几个能再见了。

    他低头不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也知道紫炎论武?”楚火萝有些吃惊,她觉得师父简直是无所不知,居然连八修世界一个小宗门的历史都清楚,真不知道他是如何知晓的。

    沈振衣慨叹道:“紫炎山这漫天紫霞,便是一位高人的遗泽,四百多年前紫炎论武,有两人互相不服,比斗真气,打破山巅紫云矿,形成了一道紫云飞瀑。紫气蒸腾,就形成了这紫霞。如今紫云矿大约早就干涸,瀑布也断了,但这紫霞却还未曾消散。”

    紫云也是一种常用的矿物,如水银一般是沉重的液体,主要用于炼制通灵变化的武器,价值不菲,当初紫炎宗的兴盛,也有一半是因为有这丰富的紫云矿。

    山峰被打破,形成紫云飞瀑之后,更是得了妙景,紫炎山盛极一时。

    今时却早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那弟子尴尬道:“沈爵爷倒是知道得清楚,不过也亏得这紫云矿枯竭,否则我紫炎山传承,只怕早已不存……”

    紫炎宗衰落之后,周边有几大势力眼红紫云矿的收益,蠢蠢欲动,想要灭了紫炎宗,将其收归己有。紫炎宗斡旋几次,无力抵抗,正打算献出山门保存己身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时候紫云矿突然枯竭,紫云飞瀑断流,没了这巨大的财富,周边势力也就没了什么兴趣。紫炎宗这才苟延残喘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竟是如此?”沈振衣看了看天上的紫色弧光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穿过紫色霞光,到了一处亭阁。

    紫炎宗的建筑大概是重修过,沈振衣并没有找到熟悉的地方,只有紫云飞瀑旁一处断头的雕像,让他端详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披甲胄的男子,腰间有一口空空的剑鞘。

    沈振衣默然许久。

    这才随着弟子,踏入厅堂。

    在堂中,一个中年女子勉强笑着迎客,那弟子忙趋前介绍道:“副宗主,这位是南方弃剑山庄庄主沈振衣沈爵爷,他数月之前斩月飞仙,登临八修世界,被封为三等男爵,与我宗平齐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听的暗叹。

    当初紫炎宗乃是八大宗派之一,宗主封国公,地位何等超然,没想到一代不如一代,不过区区四百多年,便已沦落至此,与他这种新晋的宗门相当。

    那弟子又转向沈振衣,介绍道:“沈爵爷,这是我宗中副宗主贝无。今日宗主闭关,副宗主特来迎客。”

    这在这些武道宗门中也是常事。

    作为宗派中最强之人,经常会需要闭关参悟武学,副宗主出来接待,也不算失礼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点头,楚火萝知道他不会说客气话,忙笑靥如花道:“幸得贝宗主拨冗接待,我与师父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凡是副职之人,都不喜欢被人称呼时候加个“副”字。楚火萝称呼贝无为“贝宗主”,贝无果然心怀大畅,笑道:“既然有幸为邻,何必这般客气?紫炎宗虽然没落,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若有事,贵庄尽可招呼一声,本宗自当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在贝无想来,这什么新晋的弃剑山庄,想必是刚到八修世界,走投无路,因此打秋风来了。她也并不在意,如今紫炎宗虽然没落,但历年积累的财富还有不少,又不是她的,就算送出去一点,也不用心疼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一点头,肃然道:“正是有事来与贵宗协商。”

    贝无心中暗骂,果然是乡巴佬,顺杆儿向上爬,那也不能把他们胃口养叼了。便拿腔拿调道:“本宗知晓贵庄初到八修世界,必有难处,若是所需不多,我就让弟子备妥,若是要得多了,我还得向宗主请示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听了面红耳赤,正要解释,就听沈振衣摇头道:“贝副宗主想差了,在下今日来此,并非为了财物。而是听说贵宗紫心火皇秘法,有独到之处,故而备下一份心诀,愿与贵宗交换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