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章八修使者
    果然沈三公子此言一出,那些武林散人也还罢了,几个门派势力的头目,不由心里都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沈三公子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想要借此统合整个九幽?

    他的武功天下第一,无人能当,他们自然是佩服得紧,但说要放弃祖宗基业,投效弃剑山庄,似乎总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六如禅师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!多谢三公子庇佑,不过烂柯寺千年传承,实在不便投入山庄门下,还请公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很理解,点头道:“无妨,佛门道统,传承广泛。烂柯寺若是不愿合并,也可寻得大乘佛门宗脉,托庇于旗下,可保无碍。”

    六如禅师喏喏退下,心中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觉得烂柯寺传承完整,底蕴深厚,就算是不投靠他人,慢慢发展,在这真气充足的新世界也可有出头之日。只是这话不便当众说出,就藏了个小心思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,大多都是这么个想法,因此对沈三公子的合并提议,应者寥寥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在意,九幽之地本来就是一盘散沙,他知道之后筚路蓝缕,非得团结一心不可。别人既然不愿意,那强扭的瓜不甜,他也不必强求。

    “我烈阳府,愿并入弃剑山庄!”

    这时候赤火姥姥却一反常态,积极的表示愿将烈阳府的基业并入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她因为被沈振衣重创,现在还有些中气不足,但是昨夜在月华沐浴之下,伤势飞速恢复,真气功力也回到了原有境界,心中纳罕。

    赤火姥姥人老成精,在沈振衣手上吃了一次亏,哪里还会选错?

    如今这上层世界中情势不明,危机四伏,唯一了解情况的只有沈振衣一人,不投靠他,还能投靠谁去?

    沈振衣略有些诧异,但旋即又明白了这老太太的投机,笑道:“烈阳府传承,亦属广泛,本也可寻访本门上层。不过既然赤火姥姥信得过我,那我自然会为烈阳府弟子取来神火决真人境的修行法门,保证诸位的提升速度。”

    对于新晋的世界来说,想要赶上上层世界的武学进度,最重要的便是传承。

    九幽世界之中,各大门派再怎么传承悠久,出过许多惊世之才,由于世界的限制,仍然不可能创造出真人境的武学。只有想办法再找同源的更高层传承,才能将百尺竿头的武功练下去。

    沈振衣自掌弃剑山庄,他对剑道的理解无穷无尽,随手推演,便可将万藏剑经的真人境武学创造出来,给诸弟子使用。

    而对于其他门派来说,这寻找传承,便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六如禅师等人若有所悟,略有动摇,但想及基业,还是不忍放手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催逼他们,只把自己所知和盘托出,并不隐瞒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就听外间有人呼喝道:“斩月之人在哪里,快出来听封!”

    这人开口第一个字还远在数十里之外,最后一个字似乎已经到了山庄门口,光这速度便惊世骇俗。众人大惊,沈振衣却示意无妨,施施然推着轮椅走出万藏殿。

    朗声道:“在下便是斩月之人,问过八修使者好。”

    有一高一矮两名身着青衣之人从空中落下,看了一眼沈振衣,高个子使者嗤笑道:“想不到这次斩月之人,居然是个瘸子,看来这下层世界,真的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矮个子使者瞪了他一眼,摇头道:“这位公子,莫要见怪,我这朋友性好诙谐,开个玩笑罢了。你居然也知道咱们八修世界,看来是有所传承,还请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不卑不亢,点头道:“在下沈振衣,剑道传承,先祖为沈梦天。”

    矮使者一点头,拿出一本厚厚的黑簿子翻查,笑道:“沈梦天是三百年前,十二剑楼那位大少爷。因为犯了大罪,方才谪落九幽,想不到一忽这么多年过去,他的子孙还能斩月飞仙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“既然如此,你是愿意回返十二剑楼,还是自立门户?”

    沈振衣早料到先祖也是从八修世界谪落九幽之人,果然所想不差。他对十二剑楼倒是略有所知,但如今也不想寄人篱下,便笑道:“先祖既然立名为弃剑,显然已经不想要重回十二剑楼,我不敢堕其志向,便自立门户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从容淡然,矮使者倒不由高看他一眼,便笑道:“九幽之地,也有这等飒爽人物,怪不得能够斩月飞仙,与吾辈平齐。既然你选择自立门户,便照我八修世界的规矩,封你为三等男爵,立为此地城主,以你山庄为基,方圆千里之地,为你所有,你可满意?”

    斩月之人如果选择回归本门,当然也有种种特殊待遇,比之核心弟子还有好处。

    但若是自立门户,可以得到大片的土地,其他好处却都欠奉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早有所知,毫不犹豫道:“如此就谢过使者。”

    六如禅师等人暗暗叫苦,弃剑山庄为中心的方圆千里之地,几乎将九幽的核心区域一网打尽,他们的门派中心,都在沈振衣的统治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之前沈振衣虽然说不会干涉他们,但他们若是托庇于弃剑山庄的地方下,哪里还有什么独立性?少不得要想办法搬迁。

    只是这地皮原本是他们自有,怎么这使者嘴皮子一碰,便全都封给了沈振衣?

    他们心里这么想,却没有一个敢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这高矮两使者气势惊人,被他们看一眼就像是堕入冰窟中一般,有谁敢说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说了一阵子话,高使者有些不耐烦了,“张兄,此地不过是个乡下地方,何劳你费那么多口舌?沈爵爷,这里有八修世界与你祖上的资料,你自己拿去看,我们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丢了一本小册子给沈振衣,一拉那矮使者,凌空飞腾,又惹得一阵惊叹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挽留,便拱一拱手,示意送客。

    矮使者看他不凡,在半空中回头笑道:“沈爵爷,在下姓张名雄武,位居八修使者之职,日后若有机会,咱们可以多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高使者嫌他多事,一拽他袖子,两人踏空而去,很快就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目送他们远去,这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册子。

    其余诸人,还是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大多数武林人士,既然不打算投入弃剑山庄,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,就要陆续告辞,回到自己门派的驻地来主持大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