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九章斩月飞仙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锐金明亮的剑气,从天而降,划过月眼的表面,只听嗤嗤声响,那巨大的月眼竟然从中分成两半,从喷涌出浆质的月华。

    沈振衣无声无息,便被这漫天的月华吞没。

    旋即之见四面八方,都有光华四溅,就像是美丽的烟火。

    武林人士战战兢兢,本想要拔腿就跑,但是那月华沾身,陡然觉得说不出的舒服,浑身的真气总量都有显著的提升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这其中有好处,当即都是盘腿坐下,运功调息,吸取着像洪水一般涌入身体的磅礴真气。

    站得越近,好处就越明显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六如禅师、沈寿、癫仙等人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,他们惊喜的发现,原本以为已经停滞不前的武学境界快速上升,只怕不用多久就能够入神,乃至于原本想都没想过的武道第十境,也不是没有达到的可能。

    ——这便是斩月么?

    月中精华,尽数倾泄,武道大盛?

    这不是大好事么?

    楚火萝有些懵懂,她经过沈振衣药浴调理的身体更容易吸收月华的力量,比之旁人得到的好处还要多,几乎是水到渠成的突破了武道第八境坐照,与顶级的那些高手们一起开始冲击第九境。

    但是沈振衣为什么说天翻地覆,为什么隐隐有些担忧?

    斩月之后,还会发生什么?

    楚火萝心中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站在月华沐浴的最中心位置,沈振衣面不改色,他听任着月华涌入身体之中,并没有主动去利用,只是默默的拉过轮椅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壶茶,他可以静静品茗来等待。

    月华沐浴,亮如白昼,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,都得了巨大的好处。而九幽之地中,今夜亦是月华流转,全面拔高了此地的武道水平。

    等到这些月华全都消耗殆尽,月眼消逝,弃剑山庄的后山才又陷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咦,斩月之后,还有月眼在天!”

    “只是远了些!”

    有人抬头望天,自然发现中天仍然有一轮月眼,散发着皎洁光芒。

    难道说斩月是斩之不绝?

    那每斩一次,九幽之地的武道水平,岂不是能突飞猛进一次?

    众人心中欢喜,还想要向沈三公子询问。

    却见沈振衣坐着轮椅,轻飘飘的从白塔之巅下来,面有疲倦之色,道:“今日斩月,我知道诸位都有不少疑问,不过事已至此,也不急着解释,数日之内,各地必有异事。到时候我一并与你们说明。”

    他不顾众人扬长而去,楚火萝赶紧随侍在后,只剩下大家议论纷纷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沈振衣回返梦剑小筑,照旧是关了门休息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日清晨,他才吩咐楚火萝,召集众人,与弃剑山庄的万藏殿议事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的万藏殿,乃是创立山庄的沈梦天所建,建筑恢弘,占地极大。平日里只作为供奉先祖所用,并不用来议事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这次在弃剑山庄的武林人士众多,所以沈振衣才会选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传话之后,沈振衣洗漱已毕,这才让楚火萝推着轮椅,拾级而上,一路到了万藏殿正门口。

    一众武林人士和弃剑山庄的弟子,都在门口迎接,恭敬非常。

    包括沈寿,都不敢抢在自己儿子之前。

    众人在万藏殿两边立着,分开一条道路,让沈振衣一直上到殿内中央高台。这才由六如禅师出面询问,“三公子,从昨夜斩月开始,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对劲,今早各地传来消息,更是古怪。说是许多地方地形大变,边疆的九木洞等地,更见远处多了苍茫平原,不知通往何方……还要请三公子为我们解惑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道:“今日召集诸位,正为此事。你们的消息倒快。”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九幽之地的面积并不大。

    如果说弃剑山庄可以说是九幽的中心,那么此去四方不到千里,都到了边疆之地。

    边疆四面,原本都是大海环绕,海上亦有浓浓黑雾,不可远行。

    以前也有不怕死的,驾船出海,但最后都是尸骨无存,再无消息回来。故而有史以来,九幽之地的人就只知道这一块地方,再不知有远地。

    昨夜斩月之后,边疆许多地方都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说原本的大海退去,露出地面,甚至还有大路通向远方。各地当然都有人去探索,但消息尚未回来。

    六如禅师等人心中疑惑,合计之下,大概还是只能向沈振衣请教。

    “九幽之地,原本不过是最下层的一个碎片小世界罢了,月眼封闭天机,令其不可与上层沟通,只能从月眼中提取少许真气用于修行罢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既然已经斩月,九幽之地重新融入上层,沈振衣也就可以向众人解释。

    “一旦斩月,九幽之地便重新归属于上层,大地融合,故而四面海都消失无踪。此后便可通向大城,不日应该便有人来通传消息。”

    沈寿大惊,战战兢兢问道:“老三,难道说我们便是举界飞升,到了仙境不成?”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好像也只能这么理解。

    沈振衣摇头道:“哪里算是什么仙境,也不过是稍微上层的世界罢了,不过这世界要比咱们九幽之地大了百倍千倍。九幽对他们而言,不过是穷乡僻壤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叮嘱道:“这一层级的世界,大多规矩森严,又因为真气充沛,各处有凶猛妖兽,请各位都要约束本门弟子,不可造次。”

    六如禅师毕竟睿智,问道:“若是这世界比九幽要大千倍百倍,那这世上之人,岂不是有许多远超咱们的高手?”

    沈振衣哑然失笑道:“那是自然,九幽之地的武学,不过是凡人境的修为,算不上什么。这上层之世,修持真人境的武道,一举一动都可精气两用,比九幽之地强上十倍不止。类似诸位未能突破真人境的武者,无非只是三四流而已。”

    在这上一层的世界中,至少也得真人境才能勉强算是高手。

    凡人境就算武道第九重第十重,也不过就是看家护院的身手。

    癫仙惊道:“要是如此,这上层世界的高手们若是起念,岂不是可以轻易将我们灭了?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一方豪雄,传承多年,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,自觉了不起的很。如今到了上层世界,才知道是井底之蛙,不由都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道:“就如同你们看待周边弱小门派,无非让其服从,没有必要一言不合便灭之。下层世界晋升,为上层世界增加人口,自有好处,他们也没必要来针对我们,只要纳入管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我是九幽之地斩月之人,他们大约就会来找我,你们亦可回返驻地,自行发展——不过大约九幽之地,极大可能会分封给弃剑山庄。你们可以在九幽自行发展,亦可投入山庄麾下,或是离开九幽,闯荡这新世界,我都不禁。”

    斩月比沈振衣预想得要快许多,他也并未来得及整合整个九幽之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今之计,他能经营弃剑山庄已经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至于九幽之地其他的势力,若是他们不愿意投入山庄麾下,那也只能让他们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虽然沈振衣明白上层世界凶险异常,但若是如实说明,反而会让这些人觉得有威胁之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