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八章巨大的剑
    沈三公子的经脉并未恢复,他之所以能够站起来,是因为用犀利的剑气贯通全身,并以此来控制身体的行动。

    剑气何等锋锐,在体内行走那简直是酷刑。

    三公子站在白塔之巅,简直就像是站在刀尖之上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叫人如何能够不佩服?

    符子通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也注视着沈振衣,看他站起,赞道:“好!本来我觉得你坐在轮椅上,未免有胜之不武的遗憾,如今你也站了起来,这才算是公平,这一次我让你,先出剑吧!”

    沈振衣漫不经心道:“我既然站了起来,下一招出手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他又挥了挥手,“在九幽之地,已经没什么适合我的剑,我也已经不需要用剑。你出手吧,剑已经在我脚下。”

    脚下,便是矗立三百年的白塔。

    以这白塔为剑,凝聚弃剑山庄三百年的气运。

    沈振衣从容自如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吞剑之术完成之后,五剑先生自认已经天下无敌,却发现沈振衣仍然没有丝毫畏惧,恼怒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就不等了,斩月之机已到,你就看我最后的杀招吧!”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双掌轮转,浑身迸裂,有无数血珠激射而出,在他手掌间积聚,化作一口鲜血长剑,还在不断壮大。

    沈振衣悠然自得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血气之剑,也就是换血秘法的最高绝学,如今五剑先生吞剑已毕,可以集聚两三百年的真气,发出雷霆万钧的一击。

    这一击,才拥有斩月飞仙的力量。

    沈振衣闭上双目,脚尖踩着白塔,感悟着弃剑山庄积累的力量,静静等待着最后分胜负的一刻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的血气之剑越来越大,最后膨胀到足有两三丈长,剑刃宽达三尺,其中蕴含蓬勃的暴戾之气,几乎可以横扫千军。

    塔下诸人,被这剑的血气压迫,再度退出几十丈,白塔顶端的情形几乎已经看不清,只能暗自为沈振衣担心。

    “着!”

    随着血气之剑壮大到极致,五剑先生也就不在费力压制,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血剑如同巨舟,横行霸道朝着对面的沈振衣撞去,只要碰着一点,便是粉身碎骨!

    天上的月眼陡然颤动,光华变换。

    这是天地感应到了巨大的力量,那硕大的月眼,化作一颗流星,缓缓向着激斗中的两人靠近。

    “斩月之机,便在此时!”

    沈振衣纵身跃起,稳稳居于血剑的上方,避开了凶恶的头一击。

    那血剑却像是有生命,如眼镜蛇一般头部霍然翘起,迅捷无伦向沈振衣发起追击。沈振衣轻巧向后飘去,那剑气虽勇,但还追之不及。

    “不要跑!”五剑先生也飞身而来,在背后阻挡沈振衣后退的路径。

    两人双掌一交,各自身子震荡,五剑先生向后急退,沈振衣却被血剑所迫退无可退,只能再向上跃,离开塔顶已经足有十丈来高。

    人在空中,借力不易,纵然可以利用真气变换,但终究有所限制。

    如今他被逼到空中,已经是到了绝地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放声长笑,与血剑一左一右,向着沈振衣猛扑。

    ——这一次,沈振衣已经没了闪避的机会!

    “三公子!”

    人群惊呼,有许多人都闭上了眼睛,不忍看到最后悲惨的一幕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脸上却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他身在绝境,态度却依然从容,既然避不开,那就无须再避。

    月华下落,在他身后,灿烂一片,恍若仙人。

    沈振衣脚下一点,在空中旋转起来,仿佛是曼妙的舞蹈——而他身后,巨大的白塔仿佛是被巨力拔起,山地震动,泥沙扑簌而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骇然,他仿佛看见白塔凭空升起,旋转着向他与血气之剑撞来。

    这……沈三公子真的能将这巨大的白塔当成剑来用?

    他揉了揉眼睛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——然而这就是他一生中最后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数千万斤的白塔与疾驰而来的五剑先生相撞,就如同以石击卵,即使是九幽之地最强的武道力量,也不可能与自然的伟力来抗衡。

    白塔的塔尖将五剑先生的胸口轻易刺穿,鲜血喷涌,染红了半面白塔,哀鸣之中,血气之剑也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瞪大了眼睛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白塔并未完全离开地面,只是拔出了数丈,斜斜倚在山间,五剑先生的尸体就挂在檐角上,随风飘荡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就结束了?

    尘埃落定,在场之人,全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巨大的祸患,就被沈三公子轻易击败了?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!真天人也!”

    “五剑老怪,怎么会是三公子的对手!爹!您看到了吗!三公子为您报仇了!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万岁!三公子天下无双!”

    隔了好久,这些武林人士才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,他们见证到了奇迹。

    然而沈振衣的面色反而有些哀戚,他并不在意这一场简单的胜利,虽然借用天地之力,拔出白塔杀敌,也是费了不少力气,但是与之后的考验相比,刚才这一战,还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他背身而立,身影孤高而寂寞。

    在沈三公子面前便是比平常大了百倍的月眼。

    月眼已经降到了如此高度。

    刚刚沉浸在沈三公子与五剑先生一战的武林人士,这时候才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“这月眼……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已经落到了沈三公子面前!”

    众人惊慌失措,发现脚下变得轻飘飘的,几乎可以轻易离地而起,身躯变得不像是自己的一样——这对于武者来说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略知内情的几人都是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斩月飞仙,许多人都听说过。

    这是九幽之地武道达到极致的表现。

    然而到底什么是斩月飞仙,斩月之后又会发生什么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因为今日沈三公子与五剑先生一战,斩月提前到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喟然叹息,负手而立,望着面前触手可及的明月。

    “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一叹,伸手一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