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七章至柔胜至刚
    绝望笼罩。

    就算沈三公子再怎么天才,他作为十七岁的少年,能够踏入入神之境,已经算是旷古绝今。就算是他先祖沈梦天,在他这个年纪也绝不可能抵达这等修为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沈三公子面前的对手,是活了两百多年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凭着两百多年积累的换血真气,不顾精、神的限制,强行突破了武道第十重。

    这是作弊!

    这是厚颜无耻!

    围观的武林人士都在心中怒吼,但是在这绝命一剑的剑气压迫之下,只觉得喉头发紧,没有一个人能够喊得出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的从刚才割裂的袖子上撕下一截布条,轻轻在风中一抖,飘扬不定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的身毒剑拍下,势大力沉,沈振衣却只举手,以那柔弱的布条,对着剑身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如同洪钟的震荡声连绵不绝响起,沈振衣手中的布条与身毒剑一触,并没有化为齑粉,柔韧而坚强的挺立着,就像是疾风中的劲草,虽弯而不折。

    他以一根布条,挡住了无可匹敌的身毒剑!

    两人的身形僵住,就这么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各自不动,只有身毒剑颤动不停,而沈振衣手中的布条,也仍然在风中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“以至柔而胜至刚!”

    沈寿简直是惊喜的嘶吼,“这是我弃剑山庄万藏剑经中的至高境界,便是先祖也只能揣摩,不能达成!老三……老三他竟然能够练成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嗤嗤声响,沈振衣的布条裂开,化作千万丝絮,散落风中。

    而身毒剑也倒卷而回,五剑先生飘然而退,顺势收剑回鞘,面色发冷。

    他长声叹道:“想不到我还是低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谁能料到,区区十七岁的少年,居然也能够突破九幽之地武道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若没有武道第十境,谈什么斩月飞仙?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态度很淡定,“昨夜我可不是大言唬人,今夜斩月,已成定局。老先生,你还是用出真功夫吧,否则我若出剑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他一扬手,指尖残留的布絮飞舞,就如蒲公英散落风中。

    但每一根丝絮,都带着利刃一般的冷冽杀意,任何一根丝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!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大笑,他伸手一抹,背后五口长剑,全都飞扬出鞘,悬空立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辛辛苦苦筹备数百年,没想到今日就有斩月之机,我又岂能放过?你纵然得天独厚,在这种地方都能在十七岁便突破武道第十境,但又怎会是我两百年积累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沈振衣,本来你该是着九幽之主,可惜遇上了我!只能怪你运气不好!今死,可怨不得我!”

    他突然握住镔铁重剑,不顾锋刃割破了手掌,咔擦一声扭成两段,竟然是塞入口中咀嚼起来。那金属摩擦之声与血腥味泛起,配上五剑先生脸上那古怪热切的神情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不寒而栗,有人惊呼问道:“他这是做什么?难道是打不过三公子要自杀?”

    就算是绝世武者,终究是血肉之躯,生吞利刃,那不是自杀是什么?

    就算是六如禅师、癫仙、沈寿等人都是懵然不知,但直觉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“换血秘法最后一步,吞剑之术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好整以暇,他抖了抖衣袖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利用这吞剑之术,汇聚斩杀高手的精气神,一举提升自己的境界,达到九幽之地限制之外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五剑先生已经生吞了三柄剑,嘴角血肉模糊,双眼泛红,身躯却暴涨了有两三尺——他原本就高大,如今足有一丈来高,可称巨人。

    这法门会有严重的后遗症,过了今日,他的修行会大幅后退,身体也会留下许多隐患和暗伤,至少也要调理数年才能复原。

    但对于现在的五剑先生来说,只有先胜过沈振衣,才能够考虑将来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赶紧出手啊!”

    癫仙看情况不对,连忙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在场的高手,都能够明显感觉到五剑先生气势的攀升。不趁着这时候攻击,等他真的完成什么所谓吞剑之术,天知道能够强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还不赶紧动手,更待何时?

    癫仙身为佩服沈三公子稳坐钓鱼台的沉着,但这种时候,就不要玩儿心跳了!

    沈振衣却微笑摇手。

    吞剑之术施展的时候,诸位被杀高手的精气神散落在外,就算出手,也只会被其阻挠,徒劳耗费力气罢了。

    就这当儿,五剑先生已经一股脑儿将五柄剑都吞入口中。

    他最后多长了四尺高,额头中间裂开,露出一道血线和森森白骨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原本显得有些瘦削的身躯,如今变得雄壮,双臂如同熊膀一般粗。鼻中喷出白气,就像是嗜血的野兽。

    他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力量,仿佛一跺脚就能摧毁这三百年历史的白塔。仰天嘶吼,山岳震动,就算是六如禅师这样的高手,都忍不住捂着耳朵,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沈振衣依旧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平衡。”

    由于并不是自身修行的力量,精、气、神远远无法达到平衡,单纯的力量提升,虽然有可怕的威势,但也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他缓缓推开轮椅,慢慢的在白塔之巅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!”

    “老三!你的腿好了?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白塔下的围观诸人不顾一切的惊叫起来,万万没料到,被神医符子通判定全身经脉断绝,不可能站起来的沈振衣,居然创造了奇迹!

    ——他在此之前,就坐在轮椅上挫败了群雄,但大家仍然以为他不良于行!

    符子通瞪大了眼睛,一边咳嗽,一边惊叹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……这是用剑气支撑躯体!这……这是何等毅力?”

    在被沈振衣废去武功之后,神医符子通并未离开弃剑山庄,反而是能够抛下一切包袱,成为一个纯粹的医生。他也并无怨恨沈振衣之意,只感谢他的善意。

    如今别人看不出来,符子通却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