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六章九幽最顶点
    万古云霄一羽毛,是上层世界中绝妙的轻功,在九幽之地从来未曾有过流传——沈三公子会这样的武学,也就证明了他并不是九幽之地的土著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并没有纠正他。

    “勉强也可以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功法,只是因为身体所限,他只能用这种低级的轻功罢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五剑先生却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,“我早该料到,天下无双的沈三公子,又怎么可能出生在这种地方?你我既然是同乡,那我也就不必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既然是从上面下来的,就绝不能忍受这穷乡僻壤荒瘠之地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要回乡,都想得到月华沐浴,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那么这一场决战,就是不可避免了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挥手。

    “要动手了!”

    白塔下众人全都拼命仰着头,也不怕闪了脖子,目不转睛盯着两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绝世高人交手,哪怕只学到一招两式,也可以受用无穷!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五剑先生说打便打,抽出背后左数第一口长剑,化作一片赤光,气势恢弘,只一照面便将沈振衣的身躯笼罩在浩大的剑光范围内。

    “管大先生的中流剑谱!”

    六如禅师惊呼,在场之人,他年纪最大,身为烂柯寺方丈,也可算最为见多识广。他一眼便认出来,这就是两百多年前,管大先生恃之横行天下的中流剑谱。

    想不到五剑先生除了得到管大先生的镔铁重剑之外,也得到了他的绝世剑法。

    换血秘法,正是如此玄奥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在意,推动轮椅,也不见他如何仓皇躲避,依旧闲庭信步,那凶狠的剑锋,始终无法沾到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管大先生,剑意重拙。他自己是个顿讷口吃之人,故而能解其不动不行之真意。你以换血秘法推动,虽然也不失神髓,但终究差了半筹,想要胜我,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他痴迷于剑,但凡见到剑招中的不足之处,都会忍不住出言指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面色微变,手腕一抖,镔铁重剑归鞘,不知何时又拔出了第二柄剑,剑气纷乱,恰如落梅,其中有绵绵不尽的哀伤痛楚之意。

    “丧乱贴!”

    这回是癫仙惊呼——这是他们一脉先祖剑痴莫不邪的绝招,可惜两百年前剑痴死在五剑先生手中,这门绝学也就断了传承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自创大化梦法,也难有今日的成就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管大先生的中流剑法,癫仙早已预料五剑先生也会用乱离剑使出“丧乱贴”,不过当真看到的时候,仍然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莫不邪妻离子散,心灰意冷,这才有丧乱之苦。五剑先生你谪落九幽之地,亦有生离死别之憾。这剑法倒是得了神韵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赞了一句,他举起手指,轻轻在空中划过弧线,看似寻常,但五剑先生原本凌乱的剑势就像是被他引导一般,化入正轨。

    丧乱贴的攻击,最重要便是一个“乱”字,可以攻其不备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如今被沈振衣规范,哪里还有什么丧乱之意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再击无功,并不气馁,嘿然声中,第三剑已然出鞘。

    剑光如繁花,鼎盛茂密,恰如阳春。

    但在这热闹之中,却又有一股深沉的孤独之意。

    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。

    这是最热闹的寂寞之剑。

    沈振衣拍掌赞道:“这剑法便有些意思了。玄玄剑派,乃是九幽之地第一个参悟剑意的宗派,若是再给独孤意几年时间,将这万花剑法的最后一式‘春尽红颜老’完善,便是对阵上面的高手,也有一战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可惜!”

    他摇头叹息,仍然以指为剑,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短暂交锋,几个照面间,五剑先生已经连续换了三种失传的绝世剑法,沈振衣却一直坐在轮椅上,未曾出剑,也未曾站起。

    从场面上看,丝毫不落下风,甚至多了几分从容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沉默不语,继续出第四剑。

    剑意苍茫,笼盖四野,皇者气象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旁观者们不得不再退出数丈开外,都有顶礼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九幽剑皇徐行之,断空不流剑法。

    这是九幽之地唯一被冠以“剑皇”称号的武者,他本来就是剑中的皇帝,同时代的剑客,见到他都只能俯首。

    他的剑气,自然也就带了一种堂皇正气,仅靠着神威便能压制对手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肃然,他轻轻挥动衣袖,只听嗤嗤声响,白衣长袖被剑气划出了几条裂口,众人不由都是齐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九幽之地多人杰!”沈振衣叹息,“若他们不被你所杀,今日之九幽,必然也是百花齐放。五剑先生,你有罪过!”

    自沈梦天开创弃剑山庄,三百年间九幽之地风气开放,武学本来有长足的进步,可惜为五剑先生一人所阻。否则的话,今日的九幽之地,绝不会是这般颓废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毫不在意,长笑道:“我斩月之后,哪管他洪水滔天?沈振衣,他们都死在我的剑下,你也不会例外!”

    他手腕一抖,威力更强的第五剑出手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几种剑法,深得剑招变化之妙,剑意深远之奇,那这一件,就显得简单粗暴了许多,几乎是纯粹的力量,轰隆隆要碾压一切。

    “魔教的剑法!”

    围观人都看得出这种风格,都是大叫。

    魔教前几任教主铁心魔,号称古往今来最强的魔教教主,体用不二已然大成,这身毒剑通体漆黑,重达百二十斤,与其说是剑,更不如说是一口巨锤。

    这一剑砸下,有千钧之力,何人能当?

    换血秘法,别有奥妙,五剑先生连续换用五种剑法,每一种剑法的威力都比之前更强。如今这第五剑上,已经引动天地雷霆之力,四面群山大海都传来轰然声响,仿佛是为之共鸣。

    这一剑,已经超越了当初铁心魔的境界。

    换血秘法两百多年的真气聚集于此,要毕其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在这强大的无可匹敌的力量面前,九幽之地任何对手都只能颤抖匍匐,迎接死亡的命运。

    六如禅师五十年禅定修为,也不由自主的心惊胆战,浑身颤动,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气。

    这甚至超越了他们可以理解的入神境界。

    ——这一剑,已经突破极限,抵达了九幽的最顶点。

    武!道!第!十!境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