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五章白塔之巅
    沈振衣一夜未眠,就看着窗外的景致缓缓变化,待旭日初升,红光从东方照射而来,天际泛白。他才沐浴熏香更衣,出门朝着后山白塔行去。

    聚集在弃剑山庄的武林人士,以沈寿、六如禅师等人为首,早就聚集在梦剑小筑外,等着沈振衣出来。

    “时间还早,我先去后山白塔等候,你们可到傍晚再来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对他们微微颔首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六如禅师等人不敢多说,但哪里能放心一直留在山下,就跟在沈振衣身后,上了弃剑山庄后山。

    白塔巍巍而立,红色的朝霞映在空中,如画中瑰丽奇景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袭白衣,端坐在白塔之前,闭目养神,就像是一座雕像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,今日之战,你怎么看?”癫仙悄悄问六如禅师。

    武林人士,内心都在期望无论如何沈三公子与五剑先生一战之后,九幽之地能够恢复平静。但是他们内心都隐隐有种预感,过了今日之后,一切都会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惟愿三公子能够大发神威,除了那魔头。”六如禅师双手合十,叹息祈愿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的武林人士都咬牙切齿道:“三公子,一定要为我们报仇!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这一个多月来大造杀孽,在场之人有一大半与他有血海深仇——让他们找这老魔头报仇是几乎没有指望了,只能期待沈振衣。

    沈三公子并未应答,他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一直都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日头渐渐升高,又渐渐偏西。

    一众围观者又累又饿,都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老魔头到底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怕三公子的威风,不敢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说了是月圆之时来,应该是夜间。”

    众人嘀嘀咕咕,心焦不耐。

    就连六如禅师、沈寿等人都有些焦躁,情绪流露在脸上。

    沈振衣心中微叹,九幽之地这些人已经是绝顶,但心性仍然远不过关。今日之后,面临的局面就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别枝惊鹊,凄声鸣叫,划过黄昏。

    月轮从一望无际的海边升起,银光漫射,比之平日,更显得硕大浑圆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有眼尖之人,瞧见月轮中央有一黑点,细看便是一个黑衣人踏浪而行,身后五口长剑,释放着冲天的血气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。

    即使是踩在海面上,也如履平地。每走一步都像是精确丈量过,不差毫厘。

    细浪在他脚边腾起,却不沾湿鞋袜——这真气的运用,几乎到出神入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许多人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用浑身真气,托起自身!天!他到底有多少真气可以挥霍?”

    “两百多年的老不死,这真气总量自然骇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一手,就算是沈三公子也做不到吧!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得担心起来,五剑先生露这一手,就展现出了碾压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只是微微点头,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白发。

    黑衣。

    五口血剑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踏上后山悬崖的时候,也是他气势最盛的时候。

    除了沈振衣之外,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三步,只觉得胸口气息凝滞,竟然有不能呼吸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身材高大,穿着黑色麻衣与草鞋,腰间只用一根草绳束紧。除了背后五口剑之外,身上再无其它装饰,白发披散,神情冷峻。

    ——这与他昨晚在炉边热酒的形象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眼睛眯起,目光如针,眼眸中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九幽之地的一切,便如同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沈振衣遥遥望着他,轻叹道:“换血秘法,能够练到这种程度,你也算是心性坚韧。”

    这种投机取巧的功法,固然能够长寿累积真气,但也容易迷失自身。精气神不能合一,很难修行到更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望着头上苍穹,凛然道:“老夫谪落于此,无时不刻想的不都是回返故乡,又岂能如凡夫俗子一般浑浑噩噩?”

    从他出生以来,眼界与见识就不是九幽之地的俗人能比,他怎么能够忍受囚禁于这一隅之地?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蹙眉,“你既然从上层世界而来,就应该有自身的修行之道,偏偏要修习这种损人利己的换血秘法,不觉得会有损福报么?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放声大笑,“吾辈练武之人,强者为尊,有什么福报可言?”

    既然选择了练武这条路,当然只会相信自身。

    沈振衣点一点头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两人都无声静默,等待着月眼升空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后山,陷入了一种古怪的寂静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,被这两人不经意透出的气势所慑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只伸长了脖子,瞪大了眼睛,要看这两个超出九幽之地武者想象之外的高手,究竟怎样交战?

    楚火萝为沈振衣捏了一把冷汗,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“师父一定不会败的!就连八大高手一起向他出手,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就能破之!这区区五剑先生装腔作势,一定不是师父的对手!”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但楚火萝其实心里清楚,五剑先生,绝对不是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,除了沈三公子以外,其他人他都能够轻而易举的一指头碾死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众人沐浴在柔和的月眼光华之下,就如同一道光柱,刺破黑夜,笼罩着白塔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睁眼,看了看沈振衣,微微点头道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他足下轻轻一蹬,就像是一只黑色的大鸟腾空而起,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,一跃上了白塔之巅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笑,在轮椅扶手上轻轻一拍,那轮椅竟然凭空轻飘飘浮了起来,就像是一片风中的羽毛,随着气流扶摇直上!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这两人的轻功,已经完全出乎所有人的认知之外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还则罢了,他无非仍然是用庞大的真气托住自身借力,才能一跃数十丈高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这法门,却只让人瞠目结舌,不知怎么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“万古云霄一羽毛!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的面色沉了下来,冷笑道:“果然你也是从那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,指了指天上的月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