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四章一杯酒
    老人的背影陡然一震。

    他一直佝偻着腰,但在被沈振衣叫破的时候,不自觉的就挺直了身躯,显得比一般人远来得高大。扎起的白发散开,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身上的麻衣也膨胀起来,整个人立刻显现危险的气势。

    楚火萝猝不及防,手忙脚乱的挡在沈振衣面前,摆出了防御的驾驶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左手轻轻一引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“无妨,今日并非决战之期,五剑先生不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他慢悠悠的端起酒杯,啜饮了一口,如春风和煦。

    老人身上的气势也渐渐收敛,他缓缓转过头,枯槁的脸上全无一丝神采,就如路边的朽木,只有双眸之中偶然现出幽幽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他问沈振衣。

    沈振衣摇头,“今日气机牵引,才感应到你就在此地。想不到名动天下的五剑先生,一直就在弃剑山庄脚下,却无人得知。”

    这路边的酒食摊,早就不知道摆了几十年。

    当年沈寿就带着幼时的沈振衣在这儿吃过牛肉面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摊主便是白发老人,而沈寿也曾感慨过幼时来过此地,一点儿都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今日沈振衣感应到了五剑先生的杀气,这才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沉默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走向小桌,脚步仿佛丈量过一样,没有丝毫差异,每进一步,身上的气势就增长一分。楚火萝手心出汗,她如今已经是武道第七重的高手,但在这个人面前,连抵抗的心思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沈振衣仍旧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走到小桌面前,在沈振衣的对面坐下,盯着桌面上那一壶桂花酒,冷冷道:“我习剑两百又七十六年,自从换血秘法有成,便再也没有喝过酒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,“这门武学禁忌甚多,须得心如寒石,身若枯木,酒色这种东西,都是修行这门武学的大碍。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闭目,“然而就凭此法,我得斩月之机,可称天下第一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居然又点头,“如果你耐得住性子,将换血秘法修行到五百年以上,确实未必没有斩月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有了你。”五剑先生面色难看,眼眸中燃起绿色的光,仿若鬼火。

    他两百多年来,杀尽天下踏入入神武道境界的高手,一方面是为了修行换血秘法,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阻止天才的诞生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如今九幽之地万马齐喑,他至少这前两百年算是成功。

    可惜有了一个沈三公子。

    ——天下无双的沈三公子。

    仅仅十七岁便已得入神的剑道,如果再给他十年八年,天知道他的武学境界能够提升到怎样的地步?

    所以他不得不出关,更强行以杀人法提升气机,恢复到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也要先除掉沈振衣。

    但今日一见,他才知道情况并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剑气收敛,返璞归真,就连自己,竟然也看不透他的修为到底如何?

    难道他不仅仅是武道第九重入神,而是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,够到了第十重的门槛?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两人一战,斩月必成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五剑先生一直在追求的目标——但是事起仓促,连他都没有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“九幽之地,被你肆虐两百余年,积弱已久,此时斩月,只怕之后必有祸事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悠然开口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怪眼一翻,冷笑道:“莫非是你想哀求我,将决战拖延不成?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道:“拖的越久,对你越不利,若是明年此时,你断然不是我的对手。这一点你也明白,所以才不顾一切,明日便要动手。就算我请你延后,你又怎肯答应?”

    他仿佛是说一件理所当然之事,五剑先生却无力反驳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良久,五剑先生才涩声开口道:“那你今日前来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,只是与你喝一杯酒,再看看斩月之前的平静罢了。”沈振衣举杯,从容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咬牙,哼了一声,也给自己倒了杯酒,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说走便走,转身侧过轮椅,楚火萝推着他离去,一开始还觉得脚软,后来便越走越快,几乎是小跑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背后五剑老人的目光,就像是利剑一般,让楚火萝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五剑老人一直盯着他们,直到沈振衣的白衣,彻底潜入黑夜之中,再看不见,这才低头叹息。

    手中的酒杯,被他轻轻一捏,嗤的一声化为粉末,飘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楚火萝一路沉默寡言,心中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沈振衣猜到她的心思,主动解释了两句,“武道境界,求斩月飞仙。若是一人之力盖一世,突破瓶颈,便可只手擎天,凭着自己斩破月眼。”

    “但除此之外,更简单的斩月之法,便是两个同样踏入武道第十境之人决战交手,气机交缠,引动月眼,在分出胜负的时候,以肃杀之气冲天破月,这倒是各个下层世界武道大兴之时最常用的法门。”

    想要以一人之力盖一世,在一个正常的下层世界中很难做到,毕竟缺乏真气、传承和指点——类似沈振衣这种妖孽,可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就算是五剑先生这种修习诡异武学的怪物也是难得一见。一般情况下,都是武道兴盛,高手辈出,然后在一场绝顶的争锋之中,侥幸击破月眼,得以晋升。

    但九幽之地的武道种子,被五剑先生杀得七七八八,省下来的所谓高手们,在沈振衣眼中不过如此。如果没有沈三公子,九幽之地想要晋升,真要再等几百年,让五剑先生的换血秘法大成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多了一个沈三公子,五剑先生的如意算盘全然破碎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物交手,天地必然翻覆。

    楚火萝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但她对斩月之后,到底会发生什么,更加担心。

    楚火萝知道明日对于沈振衣来说,也是关键一战,不敢再多问搅乱他的心思。见识过五剑先生的真容之后,她只觉得深沉的恐怖,就算是深不可测的沈三公子,面对这样的邪恶与黑暗,也难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她只能把疑问藏在心中——反正过了明日,一切答案都会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沈振衣回到了梦剑小筑。

    他仍然没有取剑。只是静静的坐在轮椅上,看着窗外如水的月色。

    霜华落在草木上,将叶片染成了银白色,静谧而神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