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三章后山小镇
    沈振衣悠闲自如,对外界之事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楚火萝都忍不住来问他:“师父,这五剑先生这么嚣张,现在弃剑山庄门口都是找你来哭诉的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死了亲人、师父的,都来求沈三公子为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但五剑先生的实力高绝,沈振衣是不是能够抵挡得住,谁心里都没底——无非是希望沈振衣尽早出面,无论胜负,也能结束这一场浩劫。

    沈振衣泰然自若,“他不敢来找我,我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他在梦剑小筑中住着,每日里只是静坐沉思。说是为备战五剑先生,又不见他拿剑,沈寿等人每日里忧心忡忡,又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自从沈振衣说明了五剑先生所修持的武学,传开之后,天下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天下居然有这般邪恶的武学,仿佛一夜之间,原有的观念都被颠覆了。

    楚火萝撅着嘴道:“现在就连姥姥都在弃剑山庄闭关练功,我心里知道她也害怕回去路上会碰上那个五剑先生。这场风波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轻叹息,“在我与五剑先生一战之后,九幽之地要被颠覆得更多,习惯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啜饮白茶,对每隔几日便传来的高手死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九幽之地,一盘散沙,鼠目寸光。

    一旦斩月,天地变易,这些所谓的高手只怕更难面对,现今死在五剑先生手下,也未必便是坏事。

    五剑先生借杀人法攀升气势,等到八月十五,必破武道第十境。

    到时候两人交手,斩月应该是大概率事件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顾不得为这些人操心了。

    ——操心也没用。

    他需要静心诚意,尽可能提升自己的战力。

  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等到八月桂子飘香,秋风微冷,五剑先生已经杀了二十三人之多。

    他也来到了弃剑山庄百里之内。

    据说有人曾在路边见过五剑先生,白发飘扬,杀气凛然。只看一眼,就让人吓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听到这消息之后,留在弃剑山庄的诸位高手一起商量。

    “还有七日便是五剑先生与三公子约战之期,如今他杀人如麻,不知可还会有人遇害?”六如禅师这几天愁眉不展,经此一役,九幽武林凋敝,已经是不可避免了。

    沈寿也是一样,哀叹道:“我昨天也问过老三——他说不会了,这七日间五剑先生当会闭关,养精蓄锐,不会再出手伤人,以免泄了杀气。”

    儿子说的应该不会错,沈寿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。

    癫仙忍不住问道:“庄主,三公子有没有说,他到底能不能挡得住五剑那个老怪物?”

    五剑先生原本虽然是阴影,但他六十年只杀一人——还是只针对天下第一高手,对普通武林人士,哪怕是天榜高手的影响都不算太大,大家尽可以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他突然兽性大发,杀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,已成武林公敌。他们总会担心万一沈三公子也不是五剑先生的对手,那接下来会怎么样?他会不会随心所欲的屠戮武林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寿苦着一张脸,“我找机会问过老三好几次,老三总是没有正面回答,唉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当然是天下无双,那日一招败尽天下八大高手,这等风采让老父心怀大畅。然而五剑先生也是不可思议的怪物,要打这一场,谁能放心?

    群雄束手无策,发现自己能做的,无非只是束手叹息而已。

    梦剑小筑,依然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八月十四。

    距离约战之期,只剩下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沈振衣坐在梦剑小筑中,望着天上皎洁的月色,忽然心有所动,推着轮椅走到园中。

    园中野草萋萋,灌木丛生,晦暗的角落中藏着几分阴森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楚火萝跳了出来,她担心沈振衣,这几日一直守在梦剑小筑,看到沈振衣出门,赶紧殷勤上前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没觉得意外,淡淡点头道:“送我下山,去喝杯酒吧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等待楚火萝的回答,自己转动轮椅,朝着弃剑山庄山门踽踽而行。

    楚火萝三步并作两步,赶紧凑到沈振衣身后,推着轮椅道:“明天那老怪就要来了,你居然这时候下山?”

    她来弃剑山庄,差不多也有大半年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沈振衣住在后山白塔,闭关修行。在指导楚火萝胜过周文子之后,便出关搬到梦剑小筑,此后依然深居简出,也就是与八大高手一战,去了趟弃剑山庄的山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一直都是在梦剑小筑中足不出户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生死决战,你说这时候反而要出门喝酒?

    如果对方不是沈三公子,楚火萝简直会觉得他脑子有毛病。

    但他是沈振衣,想必应该有自己的道理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未回答,楚火萝也就没法子追问。

    她推着沈振衣走出山庄大门,望见山下城镇中星星点点的灯火,宝石蓝的夜空下显得更为繁盛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原本建于山中,初时山下不过是宁静的小村落。但三百年来,随着弃剑山庄的地位越来越高,这里也就越来越繁华起来。

    梦想着见识圣地的武人,一辈子总要到弃剑山庄一行。而敏锐的商人们在这里经营、建设,如今城下已经成了一个富庶的镇子。

    这里平和而富足,虽然经常有武人来往,但因为弃剑山庄的威严,没有人敢闹事。

    微醺的年轻江湖人坐在街道旁的小酒馆里面,遥望山顶弃剑山庄的白塔,一起拍手唱歌,那里便是他们梦想的彼岸。

    九幽之地,虽然混乱,但终究还是一个简单的世界。

    沈振衣戴上了毡帽,刻意不引人注目,就在街道尽头一处亮着灯的露天铺子前停下,要了一份卤蛋与面饼,又要了一壶酒。

    灯火昏黄,铺子的老人低头辛苦的忙碌着。

    他精细的将卤蛋切成四瓣,色泽金黄,面饼上撒了翠绿的葱花,喷香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酒虽然普通素淡,但也干干净净,更有一股桂花香味,令人不饮而醉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总共不过售卖三十六文大钱。

    沈振衣用筷子夹起一块卤蛋,放入口中,慢慢咀嚼。

    咸淡适中,风味绝佳,还是少年时候的风味,回想起来,也已经有六七年不曾到此——怪不得摊主也早已不记得他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楚火萝仍然不清楚他为什么心血来潮来吃东西喝酒,百无聊赖的尝了半杯桂花酒,觉得没什么味道,好奇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好不好吃,只是吃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叹息道:“明日之后,这一处小镇还能不能保全,就要看天意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大惊:“你们在后山打斗,会波及到此处?”

    传说中,先辈武道高人交手,真气外放,波及四周,山崩地裂,犹如天灾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并不可考证,以现在的绝顶高手动手的情况来看,虽然也会影响到周围的地形地貌,但最多不过几十丈方圆。

    你说沈三公子与五剑先生在后山比斗,居然连山下的小镇都可能受到影响,楚火萝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道:“并非是我们区区凡人境的武学修为能够影响到这个小镇,只是明日之后,一切都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有些懵懵懂懂,“就是你说的,明夜斩月?”

    “斩月之后,会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她想起来沈振衣对她说过,武道的最高境界,便是斩月飞仙。

    但斩月之后,九幽之地到底有什么变化,她却没有细问过。

    “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只说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如果他有更多的时间,也许可以慢慢导引提升这个世界。可惜由于五剑先生的出现,斩月的进程自然而然的会被提前,他能做的事也就有限了。

    烙饼的老人背对着他们,行动微微一滞,但很好的掩饰了过去,除了沈振衣之外,没有人会注意到。

    他颤颤巍巍用铲刀切开葱花饼,摆放在面前的粗瓷盘中,热气蒸腾,香味扑鼻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叹息,突然举杯,遥遥向他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五剑老先生,明日一战,不管胜负如何,此间平静不复存在,不如饮上一杯,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