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九章不过如此
    “也不过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开口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有怎么在意这些高手可怕的杀招,只抬头望着青天白日——或者说,是望着那一片苍穹中潜藏的不可见的月眼。

    月眼静默如昔。

    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可见这八位高手一起出绝招,也远远还到不了斩月飞仙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是我期待过高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声叹息,他推着轮椅,并没有前进,只是向后一转。

    把背心要害,完全卖给了那八位全力攻击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还来不及惊骇,却见六如禅师深呼一口气,一张老脸涨得通红,腾腾腾连退三步,身周的琉璃虹彩竟然有了破裂之像。

    许不留怪叫一声,化虚为实,一头栽倒在地,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癫仙九影合一,一个跟头翻了下来,面色发白,口中大叫,“古怪!古怪!”

    神医符子通双肩冒血,脚下轻点急退,双臂软软垂下,竟然已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剑狂左天行剑碎,赤火姥姥浑身燃起烟火,陆定夫精铁一般的双臂齐腕而断,落在地上当啷有声。长乐天大刀折断,刀锋反切,刺入他胸膛,透背而出,眼见是不活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刹那间,八大高手死了一人,一人生死未卜,其余六人人人带伤,轻重不一。

    而沈振衣还没有出剑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出了剑,但没有人能看得清招式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门口,如今差不多有千人之多,但这千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时间就如死亡一般寂静。

    六如禅师如风箱一般呼哧喘气,许久才恢复过来,低头合十道:“三公子手下留情,老衲感激不尽——今日得见三公子绝世风华,老衲已知佛剑自有取死之道,是老衲妄动无明,还请公子恕罪。”

    他干脆连徒弟之死也不追究了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从刚才那一照面,六如禅师就很清楚,就算他要追究,也绝无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沈三公子是不想杀他,如果想杀他,那么现在他就会像长乐天一样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剩下几人虽然没有说话,但六如禅师早已说出了他们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恐惧、惊愕、敬畏,已经占据了他们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一背便是一剑,一剑便败尽当世之人!”癫仙抚掌赞叹,又觉得意兴阑珊,“天下有沈三公子一人,我等老不死的又有什么脸面自称高手?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!”

    沈三公子只是一转身,甚至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但这一转身就是绝世的剑法,是他们八人做梦都无法企及的境界。

    看了这样高深的剑法,他们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,居然能有出手的勇气。

    剑狂左天行的面色如死人一样苍白。

    他最懂剑,也最明白他与沈三公子的差距,“这是天人之剑,怎能现于人世?有三公子在一日,左某一日不再用剑!”

    他放声狂笑,也觉得陡然放下了包袱,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,一路高歌。

    “天人之剑?”沈振衣摇头,“这还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九幽之地,容纳有限,他所能施展的,不过只是神剑的一点影子罢了。

    六如禅师、癫仙与左天行三人,沈振衣并无太深的恶意,他们平日行事也多合于正道,并不胡乱害人,便任由左天行自行离去,也并不打算追究六如禅师与癫仙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几个……

    沈振衣蹙眉看了看长乐天的尸体,污血染了草坪,便冷冷道:“长乐天为弃剑山庄弟子,却在江南行事跋扈,鱼肉乡里,害人性命。今日又有叛庄之举,故而杀之。大乾帮上下,即日起由山庄另外派人接手,不得生事。”

    随着长乐天来弃剑山庄的有两位副帮主,这时候为沈三公子的神威所慑,只唯唯诺诺,哪里敢说一个不字?

    “陆总管行事谨严,为山庄劳苦功高,虽有错处,并未过分。废去寒铁手,逐出山庄,你可有异议?”沈振衣的目光落在呆若木鸡的陆定夫身上。

    陆定夫苦笑,举起断腕的双手,想要说些什么,终于还是沉默,一扭头便下山,很快背影便消失在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弃剑山庄内部之人,故而先行处理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许不留到现在还没动静,看来也是不活了,沈振衣漫不经心道:“魔教多生事端,许不留以活人心头血练功,已属邪道,如今反噬而死。魔教子弟自领去他的尸首安葬吧,日后可不可再作恶,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魔教中人本来就最怕沈三公子,现在连续两任教主都被他斩杀,尤其是许不留死得如此不堪,他们哪敢有复仇之心,自有人从暗处现身,抬了许不留的尸体便跑。

    “赤火姥姥无功无过,不过既然敢对我出手,那就付出点代价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能够理解,但并不意味着沈振衣有必要原谅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敢对他出手之人,当然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赤火姥姥身子摇了两摇,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,惨笑道:“愿赌服输,没想到三公子的武学,居然到了如此境界。我神火真气被公子剑气破尽,白做二十年水磨工夫,公子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沈振衣一剑之下,她足足倒退了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赤火姥姥心性倔强,一人做事一人当,倒也没有怨怼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颔首,最后才将目光放在符子通身上,符子通双肩染红,鲜血仍旧汩汩而出,伤势甚重,但并无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符神医,少年之时,你曾多番助我。今日出手,我也知道并非你的本意。今日废去你的千观音手,你还是不要再做武人,做个单纯的医生,或许会快乐得多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慨叹,他也知道符子通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符子通浑身颤抖,双目血红,弯腰作揖道:“多谢公子成全!”

    他千恩万谢,被废之后,反倒更是快活。

    沈振衣片言只语,当今九幽之地的八大高手,就被他处置完毕——在场所有人,都认同他有这种处置的权力。

    即使是旁观者中实力最强的沈寿,都没看明白沈振衣到底是如何获胜,但大家都明白,九幽之地,强者为尊,能够一举击败八大高手的沈三公子,便是要做皇帝,有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。

    沈振衣这时候目光才转向沈白鹤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可服了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平平淡淡。

    但落在沈白鹤耳中,却如同惊雷一般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瞬间的场面,简直就是最可怕的噩梦——对于沈白鹤来说。

    他精心策划,终于营造了一个天下八大高手共同向沈振衣出手的局面。在他想来,就算沈振衣真的是天上谪仙人,也不可能挡得住八人合力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就算不死,至少也一定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那时候沈白鹤一定有办法掌控残局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一场九幽之地最豪华的战斗,居然只是一个转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八大高手,怎么能这么不中用?

    沈白鹤心中诅咒喝骂,一边惨笑道:“果然是一力降十会。三弟早就对我说过,当今之世,武道为尊,只要足够强,任何阴谋诡计,就像是不自量力的蝼蚁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你不肯相信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推动轮椅,心不在焉道:“你我骨肉至亲,我不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尽吧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沈白鹤没了抵赖的余地,在场众人也都恍然大悟,模模糊糊明白一切都是沈白鹤在背后捣鬼——听到沈振衣说不想杀他,有人还觉得三公子妇人之仁。

    紧接着四个字,才让众人回想起,三公子始终是那个天下无双的三公子。

    “老三!”

    沈寿身子又晃了一晃,神情更为颓然,他叫了一声,语气中多了哀求。

    沈振衣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父亲是各软弱无能之人,也就只有在九幽之地,有着弃剑山庄的传承,他才能够勉强坐得稳现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如今天下就要变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只能心狠一点。

    沈白鹤突然笑了,“三弟,我是料不到你有这么大的本事。不过,你也不要觉得,我就只有这一招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目光冷冷环视众人,充满了鄙夷不屑之意,最后才回到沈振衣身上,冷笑道:“你既然是这等神奇的人物,那我也只有请出师尊他老人家,收了你这个妖孽!”

    师尊?

    堂堂弃剑山庄大公子,居然还别有师承?

    沈寿喉头咕咕作响,几乎要被气得中风。

    而旁观者们,大多都认为沈白鹤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饶有兴致,他相信沈白鹤不会无的放矢,想不到大哥倒是给了他些惊喜。

    他懒散道:“既然大哥你还有手段,就尽管施展,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沈白鹤闭目,神情狰狞。

    “三弟,这可是你自己找死!怪不得我!”

    他口唇翕动,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面色决绝,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是静静地坐着,平静地望着沈白鹤的动作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对有意义的东西,他一向都有耐心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沈白鹤的对面三丈,忽然涌起一朵血色火焰。

    凭空燃烧,玄奥无穷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笑,似是甚为满意,慢悠悠摇着轮椅,来到血色火焰之前,观察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才回头望着沈白鹤,“大哥,你还有什么底牌,就翻出来吧。你再不动手,就永远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沈白鹤冷哼一声,突然咬破舌尖,一口血沫喷在火焰之上。

    血色火焰中陡然出现了一个形貌古拙的黑衣老人身影,他身后背着五口长剑,白发披散,目光之中满是森然冷意,仿佛对世间一切都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五剑先生!”

    六如禅师惊呼出声,光头上沁出黄豆大的汗珠,手指收不住力,掌中的念珠串砰然断裂,檀木佛珠滚落一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