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六章一招败天下第三
    沈白鹤面色微变,苦涩道:“三弟因为经脉尽断,不良于行,只怕是不便与教主见面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叹息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消息已经传开,大部分武林中人都知道沈振衣经脉尽断,但从沈白鹤口中证实,天下无双的沈三公子成了不能行动的瘫子,还是不免令人嗟叹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许不留身为魔教教主,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,蛮横道:“若不是沈振衣动手,就是你们弃剑山庄架下梁子,我徒弟的血债,也自当向你们弃剑山庄讨还!”

    沈白鹤提高了声音,喝道:“许不留,今日是家父寿辰,我诸多忍耐,不与你计较,你可不要以为弃剑山庄好欺负!”

    他这话运足了真气,也是声震于天,展现了一手强横的实力。

    在内行看来,沈白鹤如今虽然还没有踏足于九幽之地绝顶境界,但也已经是武道第七重巅峰,比之十大高手最末的智缘道人都已经差相仿佛,不出十年,就能水到渠成的晋级第八重。

    这样一代代后继有人的弃剑山庄,确实不用畏惧区区一个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许不留放声狂笑,“好!既然如此,那本教便与弃剑山庄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魔教传承不易,又分为诸多派系,他好不容易在蓑衣人死后控制局面,就等着这唯一的嫡传弟子帮手接班,没想到死得不明不白,他怎能不怒?

    如今沈白鹤又是这种态度让他下不了台,若是就这么无功而返,让他这个新任魔教教主怎么坐得稳?

    他也是骑虎难下,只能发出开战的狂言。

    魔教势力庞大,传承久远,虽然不如弃剑山庄底蕴深厚,但他们聚集了鸡鸣狗盗邪恶之徒,行事不择手段没有下限。在这大喜之日,弃剑山庄惹上这样的敌人,总是晦气。

    众人不免为弃剑山庄担忧。

    这时候却听庄中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,“许不留,段无血是我杀的。冤有头债有主,你来找我便是,与弃剑山庄无关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并不高,不像许不留或是沈白鹤那般声如惊雷,但清清朗朗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边,就像是有人在耳边说话一般。

    与语声同时,一架木质轮椅缓缓推出山门。

    轮椅上一个少年白衣胜雪,面容恬淡,似笑非笑的看了沈白鹤一眼,又转头望向铜剑顶端的许不留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!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高呼。

    许多人并没有见过沈振衣,但他的风采与神韵,又岂是其他人可以模仿?

    只要这个少年一现身,甚至不用说话,在场之人就可以断定这就是天下无双的沈三公子。

    他便如同浴火凤凰一般耀眼,在他身边,无论是什么新秀耆宿,全都一起失去了光彩。

    沈振衣目光扫过众人,微微颔首道:“请诸位做个见证,沈三行事,当然一人做事一人当。大哥,你也不必惺惺作态演双簧,你今日的手段,我已尽知,你能叫动多少人一起出手?”

    他微闭双目,满脸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一个许不留,那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许不留是当年的魔教第二高手,仅次于蓑衣人,如今天榜排第三。以前的沈振衣或许可以胜过许不留,但也得慎重对待,如今他经脉尽断,反而这般轻忽?

    在场诸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许不留也勃然大怒,他何曾被人如此轻视,气得七窍生烟。从铜铸古剑上一跃而下,便如同一头大鸟,飘飘扬扬浮于空中,右手遥遥朝着沈振衣脑门抓去。

    这一抓是魔教体用不二的神功,许不留出手已经炉火纯青,纵然距离尚远,气势却笼罩沈振衣全身,便如大雕捕食弱兔,令人恐惧生不起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即使是面对一个废人,许不留也不敢有丝毫怠慢,出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沈白鹤眼眸暗暗闪过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段无血正是他招来暗杀沈振衣的刺客之一,但自从进了后山,便再没了踪迹。这笔账许不留当然会扣在弃剑山庄头上,而沈白鹤对自己弟弟的性情了如指掌,知道自己用弃剑山庄大包大揽扛下此事的话,他一定会现身。

    而且不屑于解释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必死无疑!

    沈白鹤知道沈振衣很强,但他绝不相信一个人废了之后,会比之前更强!

    在许不留这一招天地一抓的绝学之下,他就算不死,也要重伤!

    “三弟小心!”

    他假惺惺的呼喝一声,身体却没有向前动一步。

    沈振衣瞥了沈白鹤一眼,嘴角浮现淡淡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面前充满杀机的攻势,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——段无血是谁,他根本不在意,在行刺他的二十七拨杀手之中,确实有比较厉害的魔教高手,但毫无例外都是被剑气杀死,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振衣又怎会在意?

    之所以会毫不犹豫的一个人扛下来,只是因为他觉得大哥这么玩阴谋实在太无聊了。

    不如就让他一次解决,免得再多啰嗦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,何足道哉?

    沈振衣甚至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他仍然是一动不动,在旁人看来简直就像是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众人惊慌失措,六如禅师与癫仙对视一眼,都是低头不语,而沈白鹤心中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果然不过是花架子,十大高手中人出手,看这所谓的沈三公子还不死!

    他恶毒的想着。

    与旁观者的猜想相反,这时候处于攻势的许不留却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载浮载沉,随时打算发动雷霆万钧的一击,但他却发现安然坐着的沈振衣根本没有可以让他攻击的余隙!

    天地一抓,万物成灰,但面对这个废人,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下去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许不留憋闷的要吐血,但这一招已发,竟然又收不回来——如果说原本他以为是苍鹰搏兔,现在的感觉却像是飞蛾扑火!

    如果真的落下,那他一定会死!

    身为魔教之主,武道宗师,他这点直觉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绝不能落下!

    他的脑中,唯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于是在旁观者看来,许不留忽然是像喝醉了酒一般,在空中乱舞乱抓,终于抓住一个机会,倾斜着倒翻一个跟斗,跌出三丈开外,脚步踉跄,面色潮红,身子犹自晃动不止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众人骇然,再回头看沈振衣,却只见他仍旧从容坐在轮椅上,甚至连姿势都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出一招,便败天榜第三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