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五章十大高手
    每隔十年,弃剑山庄举行武林会盟,这是难得的盛事。在开山门招收弟子之后,顺便与各方门派拉拉关系,划分势力范围,调解矛盾,这是地位超然的弃剑山庄本职工作。

    由于这一次的会盟,正好与庄主的六十大寿同期,来贺喜的武林人士就更多。

    沈白鹤每日累于迎来送往,忙得不可开交,这让他十分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眼看弃剑山庄这等盛况,观礼之人也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弃剑山庄,如今真是到了三百年来最盛之时。天下高手,谁敢不给几分薄面?”

    “却也未必,若是沈三公子如日中天之时,弃剑山庄的威势自然无人能及。如今成了废人,山庄根基不稳,只怕会有隐忧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沈三公子失去了武功,山庄之中高手如云,又怕过谁来?不说沈老庄主名列十大高手,便是沈大公子也是前程似锦,十年之内挤入天榜前十是水到渠成。我看三公子出事,对于弃剑山庄来说反而是好事,否则兄弟相争,实乃不祥。”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沈三公子的强势,绝对挤压了沈大公子的地位。

    幸好大公子是个脾气好的,所以前几年弃剑山庄才维持了表面上的和谐。

    但这种和谐不是能够一直保持下去的,三公子武功被废,大公子心里一定是暗暗松了口气。天下人虽然不知内情,但是人同此心,倒是误打误撞的猜中了真相。

    沈白鹤有时候也会听到这种议论,表面上不过一笑置之,心中却更恚恨。

    “神医符子通来了!”

    “九宫山智缘道人到了!”

    “剑狂左天行已抵达五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烈阳府赤火姥姥驾到!”

    到了正日,弃剑山庄更是热闹,榜上有名的高手陆续抵达。而每一位天榜中人的到来,都会引起一阵阵的惊呼。

    除了以上四人之外,天榜十大高手已经集合了七位,弃剑山庄庄主沈寿、大总管陆定夫本来就在山庄中驻留,还有隶属于弃剑山庄一系的大乾帮帮主长乐天,三日之前就已经抵达。

    而从烂柯寺和玄野山中传来的消息,如今排名天榜第一、第二的六如禅师、癫仙也将于今日午间抵达。这么一来,除了魔教的新教主许不留之外,天榜十大高手将来九人,这本身就意味着这一次的盛会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沈白鹤在厅堂上与诸位前辈高人谈笑风生,忽然有人急急忙忙进来禀告。他听完之后,对众人笑道:“诸位请恕晚辈失陪,那两位老人家联袂而来,这可须得出门去迎一迎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六如禅师于癫仙同时抵达弃剑山庄,这两人本是好友,武功既高,辈分又尊,可说是泰山北斗。沈白鹤撇下众人出去迎接,也是礼数,众人便一起口称无碍,请沈白鹤自便。

    沈白鹤整理衣冠,大开中门,出去迎接两位高人。

    而在梦剑小筑之中,一直闭目养神的沈振衣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,投向山庄正门,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弃剑山庄的上空,突然传来如暴雷一般的怒喝:“沈振衣!我弟子段无血,是不是死在你的手里?你以大欺小,好不要脸!”

    弃剑山庄傲立三百年,很少有人敢在门口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弃剑山庄门下高手众多,压得住阵脚。也因为山庄行正道,扶危济困解难,得道多助,自重身份的宗师高手,都不会选择与之为敌。

    这一声断喝,当然不是来自于德高望重的六如禅师与癫仙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两人也是一脸诧异,抬头望着空中。

    山庄门口的铜铸古剑顶端,站着一个身形瘦削的高冠男子,面色蜡黄,手指如枯爪,身着黑衣,显得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当即就有人惊呼出声,“魔教教主许不留!”

    这是未曾在弃剑山庄客人名单上的最后一位天榜前十,没想到他竟然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天榜十大高手,居然用这种方式聚齐?

    身着红色袈裟的六如禅师满面皱纹,长须尽白,面色凝重,高宣一声佛号。癫仙则是嘿然一笑,低着头就当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他两人都没有出声阻止许不留,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弃剑山庄的地盘,理应由山庄中人出面处置意外情况,但以六如禅师与癫仙的身份地位,他们适逢其会,开口劝一句以和为贵总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如今一言不发,倒像是看好戏,这就引得众人纷纷猜测。

    难道这是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?

    沈白鹤沉下脸来,厉声喝道:“许教主,我敬你是前辈,不与你计较。不过此言未免太过,三弟与贵教魔宗蓑衣人一战之后,便经脉尽断,退居休养,怎么可能还杀了你的弟子?”

    许不留的嫡传弟子段无血也是后起之秀,数年前便已突破武道第七重境界,掌力惊人,也是未来几十年竞争十大高手的热门人选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一年前,那沈三公子杀一个段无血,几乎都掀不起什么太大的波澜,杀了便就杀了,又能如何?

    但如今的沈振衣,经脉尽断,让他杀只鸡都不容易,何况是一个武道第七境界的年轻高手?

    山门口聚集的观礼众人,第一反应都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哼!”许不留阴恻恻的哼了一声,震得众人耳膜发麻,冷笑道:“老夫追查得清楚,我那好徒儿收了人家的银子,要来取沈振衣的性命,一路到弃剑山庄之后就没了消息。不是沈振衣动手,便是你们弃剑山庄中人动手喽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大哗。

    也就是魔教中人脸皮厚,明明是来杀别人,回头被人杀了,这还有脸来兴师问罪?

    如果段无血真是因为行刺三公子而被弃剑山庄的高手围杀,沈白鹤也不必隐瞒,直言其事,武林公论绝不会站在许不留一边。

    沈白鹤却矢口否认,“在下与段公子也算相识,他没有来过弃剑山庄,许教主只怕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许不留恼道:“难道老夫堂堂一教之主,还来浑赖你们不成?你叫沈振衣出来,我与他当面对质就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