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三章梦剑小筑
    楚火萝在沈振衣的指点下,推着轮椅,穿过花园,再绕过一道九曲石桥,通过回廊,经一扇月洞门进了东院。

    一路上碰上了几个山庄的执事仆役,一看到沈振衣,都是惊喜交加,恭敬施礼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三公子都是山庄的骄傲。

    他愿意下山,这是弃剑山庄上上下下每个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像要比西面荒凉许多。”楚火萝发现地面上杂草丛生,并无人打理,略有些愤愤不平,“你大哥不是说收拾干净了么?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“不必在意,我住这里的时候便是这样,原样未动。”

    他在这里练剑,不许外人打扰,大概三四个月才有人来一次修整园中景致。这一年多来虽然不在这儿住,但这种习惯还是保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你还真是孤僻!楚火萝心中吐槽,沿着浅草生长的石板路,一路推着沈振衣来到梦剑小筑。

    庄主沈寿亲笔题写的金字匾额挂在门口,大门敞开,厅堂上水磨青砖打理得发亮,檐下挂着一只玉石鸟笼,笼中的虎皮鹦鹉羽毛光鲜,顾盼自雄。这倒是如沈白鹤所说,即使三公子不在,仍然有人时时照顾。

    “公子回来了!公子回来了!”沈振衣出现在门口,鹦鹉立刻便欢喜大叫,声音沙哑古怪,也不知道剑神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宠物。

    “我与蓑衣人一战之前,自身如囚笼,剑意如飞鸟,未能融洽。故而养鸟自娱,以此为磨练。”沈振衣似是看出楚火萝心中所想,居然还好心的为她解释。

    楚火萝懵然。

    她一想觉得武道玄学神神叨叨,难以索解,沈振衣教她的东西,她大部分都没法理解,只死记硬背下来。

    剑意怎么会是飞鸟?自身又怎么会是囚笼?

    天才思考的问题,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!

    “那如今呢?”好歹她听出来沈振衣只说了半截子话,便凑趣的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沉吟片刻,把手一招,那玉石鸟笼的门腾的崩开,虎皮鹦鹉欢快的脱身飞出,却只在空中盘旋两周,叽叽喳喳乱叫一阵,并未远飞。

    “如今破而后立,自然是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只是恣意汪洋,剑气如海,我却还得再找一把剑鞘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的剑气修为,已经到了动念杀人的地步,却仍然未能完全收发由心。

    楚火萝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她觉得与三公子相处最痛苦的地方就是在这儿,这种智商上的碾压感,总能让人自觉渺小,难以与他保持同步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推着沈振衣进入梦剑小筑,才发现这里几乎空无一物,萧索得很。心中正嘀咕着这是不是又是三公子的爱好,沈振衣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去?”

    楚火萝发愣。她东张西望,这梦剑小筑中也没个服侍的人,沈振衣行动不便,难道就把他丢在这儿?

    “后山之中,我也一样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的提醒他。

    楚火萝一想也对,对于无所不能的沈三公子来说,经脉尽断、腿脚不便似乎从来不是什么问题。他在后山白塔中一个人生活,也颇为自在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你在后山闭关便罢了,如今在山庄之中,似乎也不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……”不过堂堂沈三公子,从来身边都没有家仆的么?

    楚火萝突然起了八卦之心,她发现自己对沈振衣的生活一无所知。他这种脾气到底是怎么长大的?难道从幼时开始,他便一个人独居?

    “请离开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并无太多解释的耐心。他轻轻一挥手,楚火萝身不由己腾云驾雾,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站到了梦剑小筑之外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虎皮鹦鹉绕着她的脑袋飞了一圈,嘎嘎怪叫,就像是在嘲笑她。

    楚火萝撅嘴,跺了跺脚,望着梦剑小筑中灯光亮起,这才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振衣听脚步声走远,这才微微一笑,从容起身,走到厅边,伸手点燃角落花纹古拙的铜灯。

    ——他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他其实是可以站起来的?

    轮椅孤零零的被丢弃在厅堂中央。

    沈振衣脚步轻盈,如同行走在云端。但每走一步,剑气便如同尖锐的刀剑通过他断裂的经脉,从足尖到膝盖,从膝盖到全身。

    这是常人无法容忍的剧痛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却若无其事,面不改色,甚至连一丝痛楚的神情都没有。对他来说,这种程度的痛苦,根本什么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孤独的在方寸之间的陋室中来回走着。

    前九步,后九步,左九步,右九步。

    刚刚好绕着梦剑小筑转一个圈。

    他越走越快,越走越稳,如果有当世的武道高人在此,一定会为他玄奥的步伐而惊呼。即使只瞥见一丝影子,也足以创造出一门足以传世的高明轻功身法。

    但对于沈振衣来说,这不过是随意行走而已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夕阳落下,月眼升到中天,洁白无瑕的银光遍照九幽之地。每一个练武之人,都能从中获得收益。

    月光下,沈振衣白衣的身影更加显得变幻莫测,衣袂飘飞,翩翩如仙人下凡。地面上与墙上的影子飞舞凌乱,令人目眩神迷,不知到底有多少人在梦剑小筑。

    那月眼的光华,像是被沈振衣牵引着,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柄晶莹剔透长剑的图像。

    ——越来越清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