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二章武道第七境!
    所有人都在为楚火萝担心,只有楚蝎儿露出了惊喜的笑容。刚才楚火萝那一剑把她吓得魂不附体,她知道那一剑周文子接不下,自己就更接不下,只要有了三公子神剑的一丝韵味,这似是而非的一招就足以取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片冰凉,正觉得大势已去——这时候楚火萝突然犯了傻,居然要与比自己高一境界的周文子硬拼。

    那简直是自寻死路!

    无论楚火萝从沈三公子这里学到的剑法有多么精妙,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,只能——

    ——崩!碎!

    楚蝎儿捏紧了拳头,睁大了眼睛,等着看最希望看见的一幕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两口长剑在双方气势最盛的时候于空中相击,发出如洪钟一般震耳欲聋的响声,在论武堂中晃动不止,修为略浅之人只觉得头晕眼花,脸台上两人的身影都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只见一团黑影倒飞而出,重重的撞在另一面的墙壁上,像是壁虎一样慢悠悠地滑落,口吐鲜血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人,并非是大家预料中修为稍逊一筹的楚火萝。

    而是刚才嚣张狂妄的周文子!

    堂堂武道第六境高手,弃剑山庄这一期弟子中的最强者,保持了三个月玄榜第一的周文子,被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儿以剑破剑,正面击溃!

    众人全都傻了眼,一时间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楚火萝笑靥如花的收剑,对着目瞪口呆的楚蝎儿做了个鬼脸,轻蔑地对着剑尖吹了口气,“谁叫你跟我硬碰硬?要是你溜滑一点,三招之内,我还真未必能赢呢!”

    第一招是出其不意,如果周文子充分发挥自己战斗经验丰富的优势,再战他至少可以想办法游斗,拖长时间。这样的话,三公子要求的三招败敌,楚火萝就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是武道第七境!除非是武道第七境,谁能够这么硬碰硬打败周师兄?”

    有人发出了这样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她在榜上明明是武道第五境啊!这才入门三个月,怎么可能连续跨越两个大境界?这……着说不通!”

    堂中满是惊呼和叫嚣,唯有沈三公子悠然自若,眉宇微蹙,似乎对楚火萝的战斗还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沈白鹤远远的望着他,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今天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——是沈三公子创造的奇迹。

    或者说,原本以为一年前他经脉尽断,就该消停了,但是现在却发现,沈三公子的奇迹,仍然在延续。

    即使他站不起来,只要随口指点,就能让一个蠢姑娘踏足武道第七境。

    与我一样的武道第七境!沈白鹤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,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最大的侮辱。让他绝对自己的努力、智慧和阴谋全都成了笑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踏入了武道第七境?”

    楚蝎儿站在论武台边,喃喃地向楚火萝询问。

    楚火萝耸了耸肩膀,嬉笑道:“多亏了三公子的指教,不过他对我这么慢才晋级第七境,还很不满意哩!”

    这对楚蝎儿来说是重重一击,她陡然发现,原本以为能够一直压制着这个天资绝顶的师妹,但是现在,她却远远站在天上,自己就算是拼了命也赶不上。

    楚蝎儿的心像是绑了铅块,一路下沉,沉入到无边无际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楚火萝巧笑盼兮,俯首帖耳站到沈振衣身后。她知道自己虽然这一刻是全场高光的主角,但是一切的荣光都源于三公子,她绝不敢抢了风头。

    事实上所有回过味儿来的旁观者,目光也确实全都聚焦在坐轮椅的沈三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虽然容颜憔悴了些,但依然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剑神。

    他神色平静,对这一场胜利满不在乎,甚至略略显出些疲倦。

    沈白鹤强笑,走到沈振衣面前,装出几分激动,语声颤抖,“三弟,你……你大好了?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语气懒懒的,“只是静极思动罢了,大哥也不必太过担心。你所在意的那些东西,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什么地方都会有像沈白鹤这样的野心家,沈振衣早就习惯了。蜗牛角上的纷争,只会令他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沈白鹤没料到在众目睽睽之下,三弟的言语还会如此犀利,他心中有鬼,不敢再问,只能讪讪的扶着沈振衣的轮椅,转移话题对众人笑道:“今日楚师妹的剑法,有了我三弟一二分的神韵,诸位也算是有幸,见到了这等新秀的惊艳登场。”

    三月不鸣,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楚火萝证明了自己武道第七境的实力,才十四岁便一举夺得弃剑山庄人榜第一,这是近几年最出彩的新秀——当然得除了沈振衣以外。

    旁观众人这才如梦初醒,艳羡的望着楚火萝。

    只此一役,这少女就将名扬天下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一剑的剑意未纯,回去再练一千次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却并无任何得意,只对楚火萝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在他看来,楚火萝的剑招还千疮百孔,之所以能够顺利,只是因为对手实在太弱。

    这种胜利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火萝吐了吐舌头,不敢反驳,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众人默然。

    他们惊为天人的一剑,三公子居然只是这种评价?

    “大哥,此战已毕,我就先回房去了。”沈振衣意兴阑珊,与沈白鹤打了个招呼,示意楚火萝随他离去。

    楚火萝乖巧地推动轮椅,在众人瞩目中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论武堂的门口,沈振衣这才回头,淡然问道:“大哥,我所住的梦剑小筑,应该收拾干净了吧?”

    沈振衣以前独居于弃剑山庄东院,依水建一座三层小楼,号梦剑小筑。他幼年开始就独自在楼中习剑悟剑,是庄内弟子心目中的圣地。

    在受伤之后,沈振衣移居后山,梦剑小筑就空了下来,无人居住。

    沈白鹤勉强道:“父亲一直交代,时时都有仆人在东院打扫,就等三弟你下山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心思,最好三弟一辈子都住在后山,一辈子都不要恢复下山,可惜一切都向着他最不希望的情形演变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下山?

    沈白鹤脸上维持着笑容,袖中的双手却早已握紧了拳,手背上青筋突出。他用尽了所有的忍耐,才没有当场发难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点头,没有再说一句话,轮椅无声转动,他与楚火萝的背影,很快就消逝在后院花海。

    三公子一走,演武场中的旁观者们好像才突然缓过劲,不约而同长呼一口气,七嘴八舌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居然有机会见三公子一面!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虽然失了武功,但还是像天人一般!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楚师妹只是得了三公子青眼,便有这等造化,我怎么早没想到,应该去后山求教!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,大多都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在一旁昏迷不醒的周文子,到现在都无人关注;楚蝎儿面色发白,呆立当场,整个人像是被抽了魂一样;沈白鹤看着他们俩,胸中不禁涌起兔死狐悲之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