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一章三招就三招
    沈白鹤握紧了拳头,他当然知道沈振衣这个名字这个人能够带来的压迫力。自己与他朝夕相处,确认过许多次沈振衣确实已经无法行走,但依然不敢自己出手,更何况是这些人?

    他悄然走到周文子身边,不动声色捡起长剑,送回他手中,同时附耳道:“周兄,我三弟已经是个废人了。”

    周文子浑身一震,仿佛从噩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天下的习武之人,没有不服沈三公子的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代的天才,也没有一个不恨沈三公子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别的比自己更强的高手,能够激励他们奋勇向前。那么沈三公子的存在,带来的却只有绝望。

    何其有幸,与此人生于同一时代,可以看到武学的绝妙化境。

    又何其不幸,与此人生于同一时代,面前永远有一座翻不过去的高峰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,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。

    周文子怔怔望着轮椅上的沈三公子,胸口好像被搬走了一块大石,突然仰天长笑道:“我以为楚师妹是有了什么倚仗,这才不自量力挑战于我,原来是跟随了三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可知道,以前的三公子天下无双,现在的三公子却不是如此!你跟随一个废人,又能学到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大哗。

    周文子居然当面直斥沈三公子是个废人——虽然从进入弃剑山庄那一天开始,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这悲伤的故事,但还是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看到沈三公子坐在轮椅中现身。

    楚火萝大怒,“三公子就算只用一根手指头,都比你强一百倍!我的本领如何,在擂台上不就能见真章了,何必逞口舌之利?”

    周文子冷冷瞧着她,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“三招之内,你若不弃剑认输,这一场就算是我输了!”

    他当然有这样的底气。

    楚火萝不过是武道第五境,而他已臻至第六境巅峰,一个境界之差就是天壤之别。他说三招,已经留有余地。

    场上一片死寂,原本如果沈振衣不到场,这时候大概就是一片附和之声,嘲笑楚火萝的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但现在有沈振衣在。

    虽然仍旧没有人相信楚火萝能够与周文子抗手,但是嘲讽的话语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这时候沈振衣才施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三招就三招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平静,沈白鹤却心口猛地一紧——三弟这是摒弃了以往的骄傲了吗?如果是以前,他绝对不会答应这种屈辱的条件,就算是这条件能够让她获胜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不再是天下无双,所以做事也没有了那份傲性与底线么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……这样的沈三公子,可比以前更难对付!

    不过沈振衣的下一句话,立刻就让沈白鹤放心。

    “三招之内,如果她不让你弃剑认输,那这一场就算是她败了!”

    沈三公子还是那个沈三公子!

    众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!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的沈三公子出手,别说是三招,就是一招,也绝对有人相信——周文子虽然成名比沈三公子早,年纪比沈三公子大,但在三公子巅峰之时,他连提鞋都没资格。

    但现在出手的不是沈三公子本人,而是那个小姑娘楚火萝。

    就算是沈三公子完好无损,教徒弟也不至于三个月就能立竿见影,何况……他自己已经是个废人,他还怎么言传身教?

    一个境界的差距,是什么精妙剑法都无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沈白鹤心中大定,而此时周文子更是发出了狂笑,他懒得再多说话,只是一横剑,冷眼望天,等在论武台中央。

    “三招,行不行啊?”楚火萝小声问沈振衣。

    沈振衣不搭理她,只是指了指台上。楚火萝无奈,只能松开轮椅,踏步上前。缓缓走到台上,对着周文子蹙眉,“你看不起我可以,但是你刚才说三公子的坏话,那可绝对不行。你要是不道歉,休怪我出手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周文子嗤笑道:“那就要看你的本事,出剑吧!”

    他托大地挥了挥手,在他看来,一个第五境的武者,根本不需要他认真应付。

    楚火萝咬了咬嘴唇,看了一眼台下幸灾乐祸的师姐楚火萝,跺了跺脚,忽然运剑如风,化作一蓬流光,直袭周文子的浑身要害!

    “好快!”

    沈白鹤瞳孔陡然收缩,这个十四岁的小女孩,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剑?

    台下也是一片惊呼。周文子猝不及防,眼前一花,就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漫天剑雨之中,心头骇然,急抽身想后退,却竟然不知该往何处闪避,百忙之中只得一缩脑袋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剑光如电。

    楚火萝的一剑,斩落周文子头上高冠,长发失了束缚,四面飘散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真的一剑败了周师兄?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师妹的剑法怎么会厉害到这种程度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三公子调教出来的剑术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红了眼,不自觉地发出吼声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楚火萝的一剑,却可以在其中瞥见沈三公子天下无双的光华!

    每个人都会想学这样的剑法,每个人都会以这样的剑法而骄傲。

    沈白鹤的掌心一片冰凉,他怔怔地瞧着沈振衣的背影,只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往上涌起,仿佛是一条蠢蠢欲动的毒蛇要从他口鼻之中钻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输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大意,你的剑法,不可能胜过我!”

    “我是武道第六境巅峰,完全压制你!”

    周文子怒吼着,不顾一切地向楚火萝扑了过来——以他的身份地位,这种行径十分之不妥当,在论武台之上,就算只输了区区半招,也该坦然认负,彰显风度。

    尤其对面还是这么年轻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周文子这一战,不败都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沈白鹤垂下了手,对自己居然招揽了这么愚蠢的人而感觉到愤怒和耻辱,当然这种耻辱感更多的是那个坐在轮椅中的三弟给他带来的。他面上的表情僵硬,强自控制着心头的恐惧与呕吐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太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低下了头,原本以为周文子也算是先一代的武林四公子,总该有些东西,但是就看此人的武功、心性,一无可取之处。这种人都能晋级到这世上的一流高手,只能说九幽之地实在是穷乡僻壤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,硬碰硬吧。”

    他对楚火萝发出了指示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楚火萝站在论武台上,看着周文子如风雷一般袭来的攻势,嘴角微微向上翘起,脸上也多了几分轻蔑和自信。就这样的人?也能算是玄榜第一?

    那么……在三公子教导下的我,就更能做到!

    她娇叱一声,不必不让,长剑横空,竟然要正面硬接周文子这一招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有识货的惊呼,“这一招乃是周文子上清宫绝学中的舍身绝,简直是同归于尽耍赖皮的打法,完全放弃了防御,汇聚全身真气,发出最强一招。这武道第六境的真气总量,楚师妹怎么可能抵挡得住?”

    “她到底不是三公子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