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章剑神下山
    楚火萝只有十四岁。

    武道第五境,算得上是出色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但出色也是相对而言。与自身绝学已经大成,更得弃剑山庄九龙照壁之助,很快就要突破瓶颈的周文子相比,她还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所以周文子接到挑战的时候,也发了怔。

    “这是弄错了吧?是另一位楚师妹?”

    周文子向身边的沈白鹤询问。未至弃剑山庄之前,他们同列武林四公子,本来就是好友。如果是楚蝎儿发出挑战,也许还靠谱些,虽然跨一个境界几乎没有获胜的先例,但至少实力总比楚火萝接近。

    沈白鹤脸上却有一丝阴郁之色。他强笑道:“大概是小孩子不自量力,周兄看在烈火姥姥的面子上,下手可要轻些。”

    弃剑山庄的弟子挑战,不禁生死。如果实力相近,互不相让,师兄弟间的切磋可能会演变成生死战。这种情况在过去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。不过周文子的武道境界远远高于楚火萝,应该可以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周文子不耐烦道:“我正在参悟九龙照壁的关键时刻,真是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他懒得回头,只同意了时间地点,目光紧盯着玉璧上的图形,一刻也不愿意浪费。

    沈白鹤默默退了出去。他本能地感觉这件事有点不对劲。在犹豫了片刻之后,沈白鹤终于还是按捺不住,上了后山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料,楚火萝正在服侍沈振衣梳洗。

    沈振衣换了一身新的白衣,闭目而坐,神态甚为沉静。

    沈白鹤打算开门见山,“三弟,楚师妹是你要他去挑战周文子的?”

    沈振衣对他的到来一点儿不惊奇,淡然睁开双眼,目光纯净无暇,“我教了她三个月,差不多也该是看成果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沈白鹤一咬牙,“周文子成名多年,距离武道第七境也只有一步之遥。楚师妹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?你不要哗众取宠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沈振衣从容自如,浑不在意,“是不是哗众取宠,下午不就知道了?大哥何必着急?”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,示意楚火萝推动轮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沈白鹤一惊,后背上都沁出冷汗。这一年来,沈振衣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后山,这时候突然又要出什么妖蛾子?

    沈振衣瞥了他一眼,“大哥看不出来,我这就要下山么?”

    “下山?”沈白鹤面色更是阴沉,“你不是要在后山闭关养伤么?为什么突然要下山?”

    他语气也变得严肃。如果说之前他还想扮演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哥形象,一听说沈振衣要下山,就有些惊惶失措,连面具都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将这位惊才绝世的三弟困在后山,怎么还能给他下山的机会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回应,“我愿意下山,当然就可以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哥有阻拦我的把握,那便可以出手。”

    轮椅与沈白鹤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太阳穴与他最近的时候,不超过半尺。

    只要……一抬手,沈白鹤袖中的短剑就能刺进沈振衣的要害。

    他掌心灼热,心跳加速,口中只觉得干涩难当。

    只要抓住这个机会……也许就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已经握住了剑柄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微笑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但沈白鹤终究还是没有出手,他缓缓松开紧绷的手指,笼入袖中,指关节已经因为缺血而发白,可见他付出了多大的忍耐力。

    楚火萝推着沈振衣走远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“我发现你和大哥的关系也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有同样的处境,之前楚火萝就觉得沈振衣与山庄中人的关系有些奇怪,今日看到沈白鹤的表现,虽然还不知道原因,但是目前这种势成水火的态势,她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放在心上,这些对他而言,只不过都是癣疥之患。如果刚才沈白鹤敢出手,他毫不犹豫会了结后患。但是这位大哥生性是属乌龟的,到这时候居然还能忍。

    “他不想你下山?怕你抢他的风头?”楚火萝猜测着。

    沈振衣瞄她一眼,“不要太关心别人的事,还是想想待会儿你的对手。他临敌经验丰富,你性子太软,未必可操必胜。你要是输了,你姐姐可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吐了吐舌头,“有三公子教我,我一定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她信心满满,轮椅在崎岖的山道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三公子,你下山怎么不带剑?”

    三公子的剑,到现在仍然插在后山顶峰。沈振衣在今天早晨最后拜祭了一次,便就此告别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需要剑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神色依旧是淡淡的,“天地万物之中,已经融入了我的剑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足下的山峰,便是我的剑;这空中的寒风与飞雪,也是我的剑;就是楚小姐你,同样是我的剑。”

    他又重复了一遍,“我已经不再需要剑。”

    弃剑山庄的挑战有一定的规矩,排名较高的人,不能欺负人般去挑战排名比自己低的人。而每个月若是连续败战三次,也将失去挑战的资格;若是被挑战超过十次以上,当月便有资格拒绝别人的挑战。

    这些条件,楚火萝与周文子都不符合。

    楚火萝排名很低,她自从来到弃剑山庄之后,还未曾向任何人发起过挑战。

    周文子则是因为实力太强,这一阵除了同为武道第六境的几个人与他点到为止的切磋过几次,根本没有人会去挑战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得不拨冗抽出时间,在论武堂一会这素未谋面的小师妹。

    周文子的神情甚为烦躁,他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在前几次挑战中留手太过,让别人觉得有机可乘。要不然干脆将这小女孩打成重伤,算是给她留个教训,免得别人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楚蝎儿乖巧,特意找他道歉,虚伪道:“周师兄,我师妹年轻气盛不懂事,我先替她向你赔罪。”

    周文子冷笑道:“难道你不是恨不得我杀了她?”

    烈阳府的传承规矩人尽皆知,楚火萝与楚蝎儿名为姐妹,实为不共戴天的仇敌。只有一个人死了,另一个人才能彻底安心。周文子知道楚蝎儿野心勃勃,对她也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楚蝎儿一时语塞,周文子却又傲然道:“你放心,她不知死活来搅扰我练功,我也不会对她客气。别人怕你们烈阳府,我却不怕。这一次她不死也是重伤,以后更拍马都赶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周文子生性狠辣,杀人如麻,他出身并非算是最好,但能跻身武林四公子之中,这份心性也是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武林四公子被沈三公子一个人压得日月无光,最后他不得不投入弃剑山庄,这乃是天命,非人力之过。

    楚蝎儿心中暗喜,再不说话,乖乖退下。

    约战的午时将至,论武堂中人也越聚越多。大家对排名最末的楚火萝或许没什么兴趣,但排名第一的周文子出手,谁不想看看?

    “周师兄得了上清宫十一绝剑秘传,剑法既快且绝,这次只怕要辣手摧花啊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个小姑娘,算得上什么美人了?她自以为是,挑战周师兄,也是活该!”

    “只希望她能多撑几招,也好让我们看看更多精妙的剑招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对于自己挑衅作死的楚火萝,并没有什么同情之心。

    周文子听他们说话,更是冷笑。

    沈白鹤也匆匆赶来论武堂,看到如今的场景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午时!

    日光从琉璃瓦上倾泄而下,透过天窗直射在论武堂中央的阴阳鱼图案上,周文子傲立中央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时间已经到了,人怎么还不到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害怕,所以不来了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满是不屑之意,“若是胆小如鼠,趁早回家抱男人去,不要在弃剑山庄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声震屋瓦,灰尘扑簌下落,众人一起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声娇叱。

    “谁不敢来了?”

    一个红衣少女,推着一架轮椅缓缓步入。

    众人惊呼一声,虽然明知道刚才开口的必然是楚火萝,但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集中在轮椅中那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——沈三公子!

    ——天下无双的沈三公子!

    虽然他如今筋脉尽断,甚至不能自主行走,但是这份冠绝天下的气质,却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冒充。

    沈三公子今日怎么会下山?

    这小姑娘难道是沈三公子的亲传弟子?

    周文子口干舌燥,手中一直握着的长剑啪的落地,发出呛啷啷的金属撞击声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没有人在意他的失态。

    沈三公子在场的时候,没有人会看别人。

    他就算一动不动,一句话也不说,什么事也不做,仍然是当仁不让的主角。

    只要有他在的地方,就是他的天下。

    沈振衣已经整整一年未曾离开过弃剑山庄的后山。今日重现,这九幽之地的武林,又要风起云涌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,都涌起同样一种感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