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章她一定疯了
    “你不是人!”

    翌日在睡梦中痛醒的楚火萝愤愤不平,觉得自己这三个月进献的美食全都喂了狗,竟然换来了如此折磨。然则她骂人也没什么新意,翻来覆去不过只有几句而已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管她,只淡淡道:“这药浴,以后每三天一次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哑然。

    良久她才哀求道:“我不学了还不行么?大不了我去让师姐砍死算了。”

    这可怕的药浴实在给她留下了浓厚的心理阴影,这种痛苦楚火萝实在不想再受一次——如果要以三天为周期继续受虐三个月,那她不如干脆让楚蝎儿一剑杀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未阻拦。

    他一向认为人都必须选择自己的道路,如果你自己要放弃,那么没有人能逼你站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楚火萝又怂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能减轻一点痛么?”她软语恳求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作思考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楚火萝放心了,她又开始不运用真气艰苦的锻炼。这时候她就发现药浴果然有效,仅仅施行过一次,她的身体就强健了许多,至少在长时间奔跑之后,五脏六腑不会再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人体便如一部精妙的器械,若不运动就会生锈,其中脏腑运动最少,故而也最为脆弱。第一次药浴,主要就是要增强脏腑之力,这样才能支撑你身体的疲累。”

    针对楚火萝的提问,沈振衣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楚火萝觉得有道理,这锻炼也颇为有效,顿时又有了信心。虽然还不知道身体的锻炼与武道境界到底有什么关联,但这毕竟是沈振衣自称曾经走过的道路,应该前途光明。

    但是三天后再次浸泡药浴的时候,楚火萝又一次惨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沈振衣!你是个骗子!”

    “明明说了会减轻一点痛的,这次比上次更痛!”

    楚火萝简直觉得身体变成不是自己的,她奋力挥舞着白皙的手臂,用尽最后的力气怒骂。

    沈振衣依旧背对着她,从容道:“本来第一次药浴温补内脏,药性当然要相对缓和,从第二次药浴开始主要针对骨肉经脉,该更痛十倍才是。怕你承受不住,我已经调整了药方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来……确实是减轻了痛苦。

    只不过程度和标准,两人根本不在一条线上。

    楚火萝浑身如同被灼烧一般,神智也变得迷迷糊糊,不知道自己该说声谢谢,还是继续怒骂。然后她就这么软软的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她闻到一股白米粥的香味,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白塔外面的软榻上,身上盖着一件白色长衫。

    这是沈三公子的衣服,上面有他熟悉的气味。

    楚火萝刹那间脸庞羞得通红——她身上什么都没穿。正常人洗澡的时候,当然还是会习惯脱了衣服,毕竟上一次沈振衣也颇为君子的转过头去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会在浴桶中痛晕,也实在出乎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那么说来……是三公子把她赤身露体地捞出来,然后盖上了衣服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一点,楚火萝就羞得无地自容。她昏迷前本打算一醒来就声讨沈振衣的行径,但这会儿早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沈振衣背对着她,正在轻轻扇火,炉上的瓦罐冒着白气,煮着一锅粘稠的米粥。

    仿佛脑袋后面长着眼睛,楚火萝刚刚一动,他便开口道:“你的衣服就在身边,醒了就穿衣起身,完成早上的修行才能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掀开盖子,给自己盛了一小碗米粥,又取了香油拌的乡间竹笋、菜干与腐乳佐餐,吃得甚为香甜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给我吃的……

    楚火萝只觉得饥肠辘辘,垂涎三尺地望了那一罐粥一眼,胡乱穿上衣服,浑浑噩噩开始了早锻炼。

    小姑娘真是心性单纯。

    沈振衣啜着烫热的粥汤。

    不过药浴的药性过猛导致楚火萝昏迷,这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看来是需要酌量减少几味药材才是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开始思考如何修改药方,不过这样一来,直接冲击第八境的可能就小了些。

    沈振衣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似乎要求不必这么高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九幽之地,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的存在,培养一个女弟子来解决一下小麻烦,楚火萝的进境已经够用了。

    至于将来的事,还有的是时间。

    沈振衣斟酌片刻,还是删去了两味药性最强的药材。

    楚火萝在后山修行的日子周而复始,她除了每隔几日下山,顺便为沈三公子携带米粮食材以外,大部分时间就在重复而枯燥的锻炼之中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每隔三日的痛苦药浴——但楚火萝不知道是因为自己逐渐适应,还是因为抗痛性在增强,总之好像每次没有以前那么痛了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的时间,弃剑山庄的新弟子们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玄榜,也开始有了剧变。

    “大部分的新弟子都是天资卓绝之辈,只因为乏人指导,所以陷于瓶颈。到了弃剑山庄之后,有了最适合的武学与最好的老师,在短时间之内都会有突破性的增强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玄榜的前列,都是名门弟子,但这一个多月来,已经有许多草根出身的年轻人追了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周文子还是坚挺,他毕竟成名多年,与后面那些人的差距太大了。而且他选择的九龙照壁也最适合他的心性,若有所悟,年内突破武道第七境应该是水到渠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中,烈阳府的楚蝎儿师妹倒是让人刮目相看……”

    沈白鹤读着新弟子的报告,嘴角带着微笑。

    每当这种时候,他就有一种天下英雄入我彀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,便是武林的皇朝。

    而弃剑山庄的庄主,便应该是武林的皇帝!

    这些新弟子尽管归属不同,但只要他们在弃剑山庄待的时间久了,就会自然而然成为弃剑山庄的一份子,将会成为弃剑山庄的力量。

    ——我的力量。

    沈白鹤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这个楚蝎儿着实不简单,烈阳府自有传承,理论上来说,这种名门子弟来弃剑山庄提升的空间最小。尤其是她十四岁便已经是武道第五境,似乎潜力消耗得差不多了,起初沈白鹤并不看好她。

    但这一个月来,就像是有谁拿鞭子驱赶着她一般。她拼命修行,各处挑战。

    如今楚蝎儿的排名已经升到了玄榜前二十。这差不多已经是武道第五境最强的位置,再往上去,前十便都是武道第六境之人了。

    十四岁的人,有可能突破武道第六境么?

    沈白鹤冷笑,他不喜欢这种属于天才的臭味。

    好在……楚蝎儿还在他能理解和接受的范围之内。如果有可能,与这位将来的烈阳府之主打好关系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赤火姥姥桀骜,一直都不太服从弃剑山庄的命令,烈阳府靠着这位十大高手榜中人的支撑,也算是武林正道中一股较为强大的独立势力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在下一代将她们收编,将是弃剑山庄一次重大的成功。

    沈白鹤完全没有考虑到另一位烈阳府的继承人楚火萝,这小姑娘来了弃剑山庄之后深居简出,到现在仍然还是玄榜百名开外,看来完全没有竞争性。他琢磨了一下,便单独召见了楚蝎儿,温言勉励,并还大方的调拨庄中资源,送了她不少补养气血的珍贵药材。

    这对于楚蝎儿来说也算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她在后山受惊之后,回来便觉得是自己没用,居然被一个废人的假把式吓成那样。

    ——没有真气,再强的人也是废物,这一点她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——而经脉尽断之人,是绝不可能拥有真气的,这一点也是金科玉律。

    这样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楚蝎儿不断为自己打气,但终究还是没敢再去后山找沈振衣的麻烦。

    既然沈振衣说了要让她与楚火萝在弃剑山庄玄榜上分胜负,她就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,孜孜不倦的修行。她本身聪慧,天资又高,这般拼命努力又恰好找对了路子的情况之下,竟让她一举跨越了好几个小瓶颈,堪堪抵达第五境巅峰的实力。

    由于进境太快,楚蝎儿害怕根基不稳,还想派人去烈阳府取些补身的药材,刚好沈白鹤慷慨赠送,她也是却之不恭。

    “靠着这批药材,三个月之内,我一定能够爬到玄榜第十一位。玄榜前十全都是武道第六境,十一位已经是极限。楚火萝绝不可能超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天下第一的沈三公子,这一次也是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她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事实上在这个三个月中,一切基本上按照她的预想来进行。

    楚蝎儿的武道突飞猛进,她凭借与神火诀配合的上古武学大日真经,将体内真气转化的更为强横霸道。攻势凌厉,防御稳健,这让她稳稳的坐到了困于武道第五境的弟子第一位金交椅上。

    玄榜第十一!

    这是五月初三,三个月约定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而楚火萝仍然是一百一十七位,连动都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有时候楚蝎儿甚至怀疑,他们是不是干脆虚晃一枪,完全没想过与自己争胜,只是想找个体面的借口认输?

    即使这样,也不可能留下后患。

    楚蝎儿心中早有决断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她正心情愉悦地去吃早饭,却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天上午,一直处于玄榜第一百一十七位的楚火萝,挑战玄榜第一位、武道第六境巅峰的周文子!

    楚蝎儿的第一个反应——师妹一定是吓疯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