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章兄长
    与此同时,二月初二那日拜入弃剑山庄的新弟子们,也根据不同的资质和实力,在山庄中老师父的指导下,开始了新的武道修行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与其说是一个宗门,更像是九幽正道最顶级的武学研修之地。

    三百年的积累,让此地的武学典籍浩如烟海,基本上任何人都能找到合适自己的武道。并因此而突破原有出身的桎梏,踏足原本不可能抵达的境界。

    在弃剑山庄修行过的武人,有许多就留在了山庄中度过一生,即使返回原属的宗门或世家,身上也必打上了弃剑山庄的烙印。因此弃剑山庄的主人未必是当世最高的高手,但说他是实际的武林掌控者,也完全能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这种模式,与传统敝帚自珍的武学门派完全不同,起源自山庄创始人沈梦天无私的将武学心得与天下人分享,经过历代山庄主人的努力继承,终于形成了席卷天下的浪潮。

    与三百年前相比,习武之人增加了百倍,顶尖高手的数量也大幅增长。

    武道盛世,正要到来。

    本来沈三公子会是这武道盛世中最闪亮的一颗星,如今虽然黯淡,但亦没有影响大局。

    而这武道盛世的主人,正是弃剑山庄的庄主沈寿。

    他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,鬓边也早生白发。自从三子沈振衣出事以来,神情中便多了几分颓唐,更显得有些憔悴,即使是招收新弟子这样的大事,他也并未有太多欣慰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次周文子师弟的表现绝佳,十年之内突破第七境应该不难,他潜力极佳,山庄又能多一位天榜高手……”在弃剑山庄正堂中,躬身向沈寿报告的,乃是他的长子,当年的武林四公子之首沈白鹤。

    沈白鹤二十七岁,唇边留起了髭须。他穿得一丝不苟,神情也甚为拘谨,丝毫看不出当年的倜傥风流,夹在列名十大高手的老父与出类拔萃的幼弟之间,他更像是个老老实实的山庄管家。

    沈寿木讷点头,苦笑道:“再多的天榜高手,又有谁比得上老三?”

    沈白鹤的面色一僵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沈寿也知道自己失言,解释道:“只是一时感慨,你能将周文子带回山庄,乃是大功。他天资不在你之下,只是短了修行的法门,上清宫与他们周家到底底蕴浅薄。他是选了在九龙照壁修行吧?若能留在山庄十年,说不定有望看到第八境之路。”

    沈白鹤抬起头,微笑道:“周师弟听到父亲这么说,一定甚为欣喜。”

    他比周文子提早一步踏入武道第七境,作为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,这实在是值得好生赞扬的出色表现。但是有沈三公子珠玉在前,连带着他的成功都显得有些黯淡了。

    好在他从未表现出对弟弟的嫉妒,只是一直兢兢业业做着自己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最近,老三在后山有消息传下来么?”沈寿终究还是担心幼子,在山庄诸事处理完毕之后,又转头向长子询问。

    沈白鹤恭敬道:“三弟好久没消息了,这两日忙完我再上山去看看他,看能不能劝他下山。”

    第五章药浴

    沈白鹤第二天一早上后山的时候,沈振衣正循着惯例坐在山巅看朝霞。

    楚火萝被他打发去练基本功了。

    ——这让已经武道第五境的少女很不理解,认为自己早就过了这个阶段,但沈三公子一句话就让她不得不老老实实服从。

    “我当年就是这么练的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这么练,十四岁突破坐照之境,赢了老牌十大高手剑狂左天行,成为天下第一剑客。于是楚火萝没办法反驳,只能老老实实去跑步扎马。

    沈白鹤看到的仍旧是沈振衣坐在剑冢前落寞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拳头捏紧,指甲刺痛了掌心的皮肉,勉强上前笑道:“三弟果然在这里,昨夜与父亲谈起你的时候,他还甚是担心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转头,漠然道:“多谢大哥关心,这一次我仍未死。”

    沈白鹤的瞳孔陡然收缩。

    他警惕而不动声色地退了半步,右手在袖中捏个剑诀,这才谨慎道:“三弟何出此不吉之言?你伤势虽重,但已无生命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在意,他缓缓推着轮椅下山,与沈白鹤擦肩而过,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只有淡淡语声留在风中。

    “佛剑是六如禅师的得意弟子,他死在这里,烂柯寺早晚会查到。大哥要费心善后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白鹤再一次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他知道!他一直都知道!沈白鹤心中狂吼,肩颈的僵直让他无法回头面对亲生弟弟。

    “另外——”

    沈振衣挪到远处拐角的时候,又停顿了一下,又补充了一句,“若要杀我,武道第七境之人还远远不够,没必要多添无谓损伤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天才弟弟的眼中,武道第七境就跟大白菜一样不值钱吗?

    沈白鹤口中发苦,终于鼓起勇气回头,而此时沈振衣已经人踪杳杳,消失在前面的矮树林中。

    我也只是武道第七境啊……沈白鹤自嘲地笑了一声,连佛剑这样的年轻一代俊彦都无声无息死在弃剑山庄后山,那要除掉这个妖孽一般的沈三公子,只有十大高手中人才能做得到吗?

    他在风中发怔了许久,这才沿原路下山,面色凄惶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跑圈的时候好像看见大公子了。”楚火萝气喘吁吁出现在沈振衣面前,“他好像有点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做了亏心事,心里面总会过不去。”沈振衣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后山又不是荒郊野外,那么多刺客会摸进来,没有内应才是奇怪。沈振衣百世睿智,洞若观火,只是有人还在装傻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对沈振衣来说,这些都不过只是琐屑俗事。蝼蚁一般的人来杀他,他也根本不会在意,更不用说被激起怒火。

    他所追求的,永远只有无上剑道。

    无论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已经跑完了……接下来呢?是不是可以休息了?”

    楚火萝虽然很好奇他们的兄弟关系,但修炼实在太累,她迫不及待希望可以回去洗澡睡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