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章剑气逼人
    楚蝎儿暗中窃喜,平日楚火萝怯生生的却滑不留手,就算被自己逼着动手也必然一触即走,不会给她造成重创的机会。没想到她为了一个废人昏了脑袋,楚蝎儿当然不介意一劳永逸提早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她掌上再加三分力,更悄悄用了阴火暗劲,想要一举伤了楚火萝的肺腑,让她的伤势缠绵难愈,那么一年多之后的擂台也就没有再比的必要。

    楚火萝只觉得压力陡增,双臂难成环形,神火诀真气不能贯通,手腕撕裂一般疼痛。心头一怯,力道愈发弱了,心中惊惧非常。

    我要死了么?

    脑中一片昏乱,但眼角余光瞥到身后的沈三公子的身影,楚火萝胸中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悍勇之气,拼着前臂骨的剧痛,硬生生双手交叉,化作浑圆之形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刹那间她身周恍惚有白色的光焰闪动,如封似闭,在这一瞬间竟然有了神与意合的气势。炎火太极,流转不停,中圈隐隐仿若有龙啸之声,正是这一招的极高深境界。

    “这小姑娘的天资,确实在她师姐之上,只可惜这心性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暗叹。

    楚蝎儿看到楚火萝突然爆发,也自一惊,不过浑然不惧,自信必可将其击破。她大喝一声,双掌交错连环,正拍在楚火萝如环形封闭的双臂上。

    楚火萝吃痛,闷哼一声,心中恐惧难消,刚才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消散。炎火太极自然溃不成军,她只觉排山倒海的巨力涌来,自度必死。

    楚蝎儿也没料到她是个空架子一触即溃,冷笑一声,并无丝毫收力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气势凛然,一往无前。这两掌要是打实,楚火萝不死也要去半条命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并没有预料中击破**的闷响,而是打了个空,只有掌风呼啸之声。楚蝎儿掌力落空,只觉得胸口一阵烦闷难受,定睛细看,面前却已经换人。

    沈振衣不知何时绕到了楚火萝面前,而楚蝎儿的手掌正在他面门前两寸。明明相隔极近,偏偏已到极限,掌力无论如何也递不过去。

    楚蝎儿心中骇然,她嘴里说得嚣张,但对这位曾经的天下第一剑客还是抱有戒惧之心。几乎不加思索的向后小跳了一步,摆出防御的姿势。旋即才想到沈振衣早已经脉尽断,根本不可能出手,不由因下意识的反应而臊得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“小女孩儿打架,不要损伤了后山的桃花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态度从容,指了指身后的一株老桃树,枯朽的树身上抽出了新枝,嫩绿的叶芽已现。再过几日,大约就会开花。

    楚蝎儿心头凛然,总觉得他平淡的语气中有种强大的压迫感,让她再无动手之意。

    难道沈三公子并不像外人所说已经武功全废?

    哪怕他还能施展一丁点儿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法……

    她当机立断,又退一步,冷哼一声道:“让三公子见笑了,我只是想教训一下不成器的师妹而已。”

    明明一开始她是冲着沈振衣动手,楚火萝阻拦,两人才动起手来,但她就能够信口雌黄。

    沈振衣没有理他,只淡然道:“你们要比试,自有地方,不必扰了我的清静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老桃树,手指如同剪刀一般裁下一截冗枝,握在手中,比了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楚蝎儿再退三步。

    她惊魂未定,只觉得这一截树枝蕴含着可怕的剑意。这个出手的姿势,轻而易举就能将她刚才的杀招破去,还能顺便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样神奇的剑法?丝毫不因为这只是一截树枝,握在一个废人手里而有所失色。

    楚蝎儿想走,但却发现自己的膝盖酸软得没法打转,牙齿也不住轻微碰撞起来,脸色像死人一样白。

    这时候沈振衣垂下了树枝。

    “杀气还是未能尽数收敛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叹息,又道:“弃剑山庄的新弟子,一直都会有排名。你们同宗姐妹,不必生死相残,就按照剑山庄玄榜名次来分出胜负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素来轻声细语,不愿意多浪费半分力气,却每个字都不容辩驳。

    楚蝎儿整个人都是软的,只能麻木点了点头,心中只有劫后余生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下山去了。三月之后,便是分胜负之时。”沈振衣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楚蝎儿如蒙大赦,转身就跑,一溜烟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你的武功未失?”过了许久,楚火萝才爆发出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那你还每天装模作样坐个轮椅?想到刚才自己居然不知死活地要保护天下第一剑客,楚火萝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发烧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摇头,“借着重铸经脉之机,我这九个月来蕴养剑气,以求更进一步。只到现在才勉强做到收敛杀气入体。如若不然,刚才你师姐对我动手的时候就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杀人于无形的剑气,他似乎还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之前来刺杀他的刺客,就是倒霉的一头撞上了散布于沈振衣身周的锐金剑气,这才平白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不能收放自如的武学,沈三公子当然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楚火萝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些。”沈振衣转了话题,“我刚才帮你震慑住了你师姐,算是谢谢你这几个月的心思。但此事终究还是要你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两眼放光道:“公子既然有这么厉害的剑气,教我教我,那我还怕她什么?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扫了她一眼,“以你的天资,若是二十年内神火诀有成,踏入武道第八境,再废去真气重修,这一门剑气之法或许有三成练成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武道第八境,那不已经是当世巅峰?还要废功重修?

    武道第一境守拙,第二境若愚,第三境斗力,第四境小巧,第五境用智——这就是楚火萝现在的水准。

    然后是第六境通幽,第七境具体,第八境坐照——当世高手,寥寥几人而已。

    今年天榜十大高手排名最末的九宫山智缘道人,三十年来还停留在武道第七境,对于第八境一直不得其门而入。如果有人能够练到武道第八境,早已经是一方宗师,还用的着费劲重修?

    何况还只有三成练成的希望!

    大约也只有你了……楚火萝无奈摇头,她可有自知之明,这一门剑气之法实在无福消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