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章师姐的杀心
    九幽之地的武道真气,至少有大部分来自于月眼。

    上古之时,有大智慧之士拜月修行,呼吸吐纳,因此而得到了“真气”。真气运行于体内,不但能够强健筋骨,滋润脏腑,令人延年益寿百病不生,集聚一处更能造成巨大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此后武道兴起,流传渐广。一代又一代的强者领悟真气的种种妙用,找出许多积累真气的法门,又创造出无数光怪陆离的武学。

    可以说九幽之地之所以有此武学盛世,都是因为神奇的月眼所赐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沈振衣说斩月飞仙就是破坏月眼,这怎么能不让楚火萝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,还是无法想象这种力量和境界,只能废然作罢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还是先教我几招保命手段吧……等我活过十六岁,再去寻求武学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忽然侧耳倾听,摇头道:“稍待片刻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山庄的人?”楚火萝大惊,赶紧要找地方躲藏。弃剑山庄规矩森严,要是真被当场逮到偷入后山,就算她是烈阳府的人也一样逃脱不了铁大师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望着山下,“来人的真气与你同属一脉,大约是你那位师姐兴师问罪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蝎儿?”楚火萝惊呼,“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
    沈振衣指了指她的衣摆,上有短短一道极其隐蔽的白线,在明亮的阳光下尚且看不真切,这是用特殊的药物香料留下的痕迹,“被人动了手脚还不知晓,我看她如今比你高出可不止一筹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面色刷白,身躯禁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昨夜交手,楚蝎儿无声无息给她衣衫上下了印记,她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功夫,楚蝎儿就出现在山路的尽头。她一身黑衣,同样年纪,身材却要比楚火萝高一个头。容貌亦甚为艳丽,身材更凹凸有致,比之楚火萝的纤细可要丰腴许多。

    练武之人,原本就比一般人更健康发育,楚火萝可说是个例。

    楚蝎儿远远盯着楚火萝,目光中满是厌恶,冷冷道:“原来你果然是在这里学的剑法,我是白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一出手就是五种精绝的剑法,楚蝎儿表面上轻松破解,内心却也为之骇然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修行一向讲究循序渐进,绝不会一气传楚火萝那么多剑谱。楚蝎儿为了追查她剑法的来历,就在她衣角上抹上了香料,循踪而来。

    踏入后山,楚蝎儿就猜是不是沈三公子传剑,如今见到沈振衣与楚火萝在一处,自然心中确定。

    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忍气吞声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楚蝎儿冷淡应了一声,目光在沈振衣的身上一扫而过,别有用心地看了看他的腿,嘴角微微。

    她摆出了师姐的架势,不耐烦道:“你浪费府中一枚剑令拜入弃剑山庄,自该用心修习武学,没事跑到后山禁地来玩耍岂是正道?趁早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战战兢兢回答:“我怎敢玩耍,来后山正是为了向三公子学剑。”

    “学剑?”楚蝎儿嗤笑,“就是昨晚你那几招华而不实的剑法?不得言传身教,单看剑招,你怎能体悟其中精妙之处?被我一招尽数破解,你还不幡然醒悟么?看来你真是打算自暴自弃,不想要自己的性命了?”

    沈振衣听得出来,她连续质问,语气中隐含威胁,绝非真心想劝楚火萝迷途知返,分明就是为了打击对手的自信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烈阳府的传人,动手之前,先以言语动人心志。要是楚火萝真信了她的话,气势上就天然低了一头,日后擂台交手,绝无胜理。

    楚火萝有些心虚,咬牙道:“三公子所传剑法绝妙,只是我学得不好。等我练成了他的绝世剑法,鹿死谁手,犹未可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楚蝎儿高傲地抬起下巴,斜睨沈振衣,“我就奇怪,师妹你急吼吼跑到弃剑山庄为了什么。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翻身的底牌,没想到是巴结上了这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年是天下第一剑客,现在却连站都站不起来。你想靠他?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中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无辜遭受池鱼之殃的沈振衣一扬眉,哑然失笑。自从与蓑衣人一战以后,就算是弃剑山庄中人明里暗里也常有类似的冷言冷语,他倒是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对楚蝎儿的心理,沈振衣也能揣测一二。她心高气傲,只怕早就不满沈振衣压同辈人一头。见他落魄,便毫不客气地落井下石,言辞如刀。

    楚火萝却脸涨得通红,大喝道:“不得对三公子无礼!他剑法通玄,岂是你可以妄加揣度?”

    她自小对沈三公子敬若神明,更带着少女的憧憬。

    这次前来弃剑山庄,固然是病急乱投医,但楚火萝心中还是抱着幻想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沈振衣坐在轮椅上的时候,楚火萝的眼泪都几乎要掉下来。她明知没什么大用,却还缠着沈振衣学剑,是心里一种微妙的情愫在作怪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楚蝎儿侮辱沈振衣,楚火萝只觉得心中刺痛,连平日对楚蝎儿的戒惧都不顾了,高声驳斥。

    楚蝎儿秀眉一挑,冷笑道:“为了个野男人,你倒是脾气见长啊。要是一年前,我连在三公子面前大声说话都不敢。可惜今非昔比,我偏要无礼,你们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她蛮横向沈振衣轮椅的侧面推去,竟是想将他推出山道。旁边山石崎岖不平,轮椅一倒,沈三公子不能站立,非得摔个滚地葫芦不可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楚火萝惊呼一声,飞扑到沈振衣面前。双袖一招,宛如火焰飞腾,正是神火诀中的精妙招式。

    她平日根本不敢主动与楚蝎儿动手,这时候脑子一热,忽然忘了惧怕。

    楚蝎儿看她出手也微微一愕,旋即一声嗤笑,“就凭你的三脚猫功夫,还想要挡我?昨夜你已完败,现在想起本门武学了?”

    她不退反进,右掌拍出,带着一股炽热劲风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楚火萝抵挡不住,身子一晃,只觉得胸口气息逆冲,情知师姐已是下了重手。要是平日她早就找机会落荒而逃,但此刻身后就是沈振衣,又怎能退避?

    纵然楚蝎儿不至于在弃剑山庄杀伤沈振衣,但她只须将轮椅掀翻,以沈三公子的骄傲性子又情何以堪?

    想到此处,楚火萝一咬银牙,闭上眼睛,双手一环。使出并不纯熟的“炎火太极”,要正面硬抗楚蝎儿的巨火掌力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自寻死路,我就成全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