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章斩月飞仙
    少女撇了撇嘴角,只当沈振衣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她叹着气蹭到沈振衣面前,愁眉苦脸,“真被你料中,师姐来弃剑山庄了,昨晚我已与她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这位娇俏的少女楚火萝出自烈阳府,烈阳府是九幽之地赫赫有名的武道大宗派。她则是嫡系继承人之一,习得“神火诀”绝学。年纪虽小,天资非凡,早就突破武道第五境“用智”,撇开沈三公子这种不合常理的不论,已经能算得上少年天才。

    然而烈阳府有个古怪的规矩,府主的继承人为同宗姐妹二人。她们年满十六之时,便要进行生死擂台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若是楚火萝在擂台上败北,不但失去继承人的资格,连性命都很难保住。而她的对手手段厉害,一直以来楚火萝都生活在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这样的武道进境还不能让她满意,每日忧思过重,甚至对于自身武学缺乏自信,导致十成本领发挥发挥不出六七成。

    楚火萝口中的师姐,正是处处压制她一头的竞争对手楚蝎儿。

    执掌烈阳府的赤火姥姥年事已高,她亦名列天下十大高手,排名还在弃剑山庄庄主沈寿之前。烈阳府武学就算不如弃剑山庄数百年积累传承,但亦有可观之处,弟子本不必来此修行。

    楚火萝却担心自己进步太慢,更怕留在烈阳府被楚蝎儿坑害。因此她在数月之前便以一枚烈阳府秘藏的弃剑令,换取了在弃剑山庄学习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楚蝎儿也来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问道:“你与她交过手了?”

    楚火萝更加懊恼,以手捂眼,哀叹道:“昨夜师姐一到弃剑山庄,就来找我试招。我连换五种剑法,都被她‘炎火太极’一式击破,我看我真的活不过十六岁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五种剑法,正是她从沈三公子处习得。

    沈振衣道:“‘炎火太极’原本就是神火诀中最强的守御招式,能贯通天地炽阳之气,在身周形成严密的防御圈。你所学五种剑法都是浅尝辄止,底蕴太薄,就算出其不意,无法以点破面,败在这一招下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看来楚蝎儿的武道境界虽然与你相当,但在本门武学的修行上已经比你精深许多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客观评价,当然在楚火萝看来,这就是在她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她垂头丧气,意兴阑珊地从背后掏出一个小巧的食盒,送到沈振衣面前,“这是早上我做的松仁薄荷糕,三公子且尝一块。”

    掀开漆木盒盖,沈振衣见盒底瓷盘上叠着五六块精致的小糕点。每一个如婴儿手掌大小,方方正正,颜色像翡翠般透明澄澈,表面撒着松仁碎粒,散发若有若无的薄荷幽香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点心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称赞,拈起一块送入口中,细细咀嚼。只觉松软弹牙,清甜可口,松仁与薄荷混合的清香溢于唇齿之间,让人精神一振。便颔首道:“这三个月来,你的武功没什么进步。厨艺倒是见长。其实若得此用心之理,武学之道自然也会突飞猛进,何必假于他人?”

    楚火萝哀叹,“你每次都是这样,说话云山雾罩,下厨与武学又有什么关系?还是赶紧再教我几手杀招,抵挡我那位师姐,免得我英年早逝……”

    她来到弃剑山庄已经三个月,一来就违背山庄禁令,偷偷上后山找沈振衣学剑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无藏私,但凡少女有所询问,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但对方犹自觉得不够。所以每次前来,还费心制作美食,希望能拍他的马屁,多学那么一招半式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眼就看出她的心病,但别的东西可以教,心结却得靠自己去突破。

    收了美食的贿赂,沈振衣陆陆续续传她五种精妙剑法。

    他胸中剑法千万,再传一门对他而言并无什么关系。只是接触的武学太多,反而不能专精于一,只怕对楚火萝的未来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因此沈振衣想了想就摇头,“剑法实在不能再教了。再教下去,你也难以融会贯通。动手之际不免会有所滞涩,对上专修一门的楚蝎儿只会死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想起楚蝎儿炎火太极出手之时,以不变应万变的宗师气度,也明白这已经不是招式变化可以战胜的对手,不由更为沮丧。

    她愤愤又带着点敬惧道:“要是多给我点时间就好了。但师姐也真放得下身段,为了盯着我以防万一,竟然不惜与一群三脚猫的庸手一起参加弃剑山庄入门试炼。这般心性,我其实真有些怕她……”

    楚蝎儿行事与楚火萝大有不同,她一直是天之骄女,气势凌人,总想要把一切纳入掌控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早年颁发九枚剑令,持此剑令者到弃剑山庄可以达成一个愿望。三百年间陆陆续续已经回收了七八枚,楚火萝拿到的极有可能是最后的孤品。她借此进入弃剑山庄,楚蝎儿可没法再找出一枚。

    斗了半辈子,难得占了个先机,楚火萝原本想着过几天安生日子。楚蝎儿却能够不管不顾地丢下所谓烈阳府嫡传的自尊,老老实实参加弃剑山庄入门选拔。最后顺利过关,说明她亦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之前沈振衣就预言过楚蝎儿必尾随前来,如今已然成真。

    楚火萝最怕师姐,忽然想起什么,赶紧叮咛道:“如今她也来了。三公子你可万不能站到她那边去,否则我真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不语,捏起最后一块松仁薄荷糕吃了。

    日头已高,他摇动轮椅,起身从山顶往沿着小路下行。楚火萝乖巧跟在他身后,突发奇想道:“要不然干脆你教我《万藏剑经》?学了这门剑法一定不至于输给师姐吧?我也不想争继承人,只要能保得住性命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万藏剑经是弃剑山庄的至宝,楚火萝倒也不是妄图染指,只是少年心性随口一说而已。

    沈振衣沉吟一阵道:“万藏剑经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武学,教你也不是不行。不过一来这毕竟是山庄传承武道,要学这剑法必须拜入弃剑山庄方可,但我不收徒弟。二来这门剑法乃是穷竭智力之变,见识阅历越广,剑招的威力就越大。于心性单纯的你并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听说要费脑子,楚火萝就没多大兴趣。她百无聊赖问道:“都说万藏剑经修炼到最后一层,能够踏破虚空,飞仙而去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这种事虽然虚无缥缈,但武林中传得神乎其神,楚火萝也有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斩月飞仙,天下间的顶级武学哪一门修到极致做不到?”

    沈振衣算道:“你们烈阳府的神火诀、魔教的体用不二、六如禅师的菩提心、颠仙的大化梦法……随便算算,都有七八种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不敢相信,“神火诀也能练到斩月飞仙?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你不要看我年纪小便哄我,烈阳府历代祖师不少人将神火诀练到第九重,可没有一个抵达这般境界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敛容正色道:“武学之道,都必得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要是不能强爷胜祖,又岂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?我说这几种武学蕴含斩月飞仙之理,并不是说它们现有的境界就能做到,而是说他们的路子没错。总得在前人之路上再往前走一步,便可破茧成蝶,豁然开朗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木然道:“那还不是白说……”

    十六岁之前,她连神火诀已知的最高境界都练不到,更何况是在巅峰之上再做突破。

    楚火萝昨晚上见识了楚蝎儿的境界之后更加沉不住气,现在只觉得心浮气躁,哪里能静得下心来?也只有待在沈振衣身边,才能稍微镇定,不欲再去想这些烦心事,便又问道:“斩月飞仙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?大家都这么信口一说,可到底如何就算是姥姥都说不清楚,三公子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振衣不假思索道:“斩月飞仙,自然是突破九幽之地武学的极限,以巨大的力量打破头顶月眼,得以进入更高一层的武学世界。这有什么不明白的?”

    “打……打破月眼?”楚火萝骇然,抬头看着一片朗朗青天,挠头道:“这哪是人力所能及?再说月眼乃是真气之源,要是打破了,那不是天下没有人再能修习武道?”

    沈振衣沉默,并没有再回答。

    这是九幽之地最大的秘密,不可言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