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章沈三公子
    天下最风流的剑客,名曰沈三公子。

    天下最有名的剑法,唤作万藏剑经。

    天下最强大最神秘的地方,是为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万藏剑经是弃剑山庄的秘传绝学,而沈三公子,正是弃剑山庄的少主人。

    沈三公子从四岁零两个月就开始练剑,七岁便能研读万藏剑经。到十一岁他剑法小成,与上清宫羽道人相斗,一气连攻一百八十五剑,令这位以快剑闻名天下的武道耆宿无法反击一招。

    羽道人心服口服地认输,惊叹其为“绝世奇才”。

    十四岁,沈三公子凭着堂皇正大的诛绝古剑六式,胜过十大高手中的剑狂左天行,名正言顺成为新一代九幽第一剑客。

    ——过分年轻的第一剑客。

    无数人嫉妒到发狂,但很少有人敢尝试挑战他的剑锋。因为每个人都明白,九幽之地方圆万里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上沈三公子在剑上的天分,没有人挡得住他如孔雀开屏一般辉煌灿烂的剑法。

    他乃是人中之龙。

    有人说沈三公子的修为已经直追三百年前创造弃剑山庄的先祖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他虽然现在还没有超过,但是不消十年,一定可以抵达历代先贤都无法企及的境界。

    ——甚至有可能达成传说中的武道极致。

    ——斩月飞仙,踏破虚空!

    “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个月前,沈三公子与天下第一高手魔宗蓑衣人在赤日岛决战。虽然他穷尽剑法之变,在百招之内刺穿了对手的咽喉,但也被体用不二的灭绝魔气震断了全身十九处经脉。三公子性命无碍,只是一身绝世武学付诸流水,此乃当世武林最大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解说沈三公子事迹的中年人一声长叹,脸上带着无比沉痛的神情。

    聚集在弃剑山庄山门前的少男少女们轰然惊呼,有几个女孩子甚至哇的大哭。她们是为了心目中的偶像而来,没想到竟听闻如此噩耗。

    竖在大门口十余丈高的黄铜铸古剑静静矗立,在斜阳下卷起浓厚的阴影,将众人裹挟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天边似有闷雷滚动隆隆之声,如墨色的黑暗开始在西面的天空印染,大概很快就会下雨。

    今日二月初二,惊蛰。

    这是弃剑山庄每隔十年开关,招收各门各派资质优秀弟子,广传剑道的大日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人不远万里,只为了见沈三公子一面而来。然而物是人非,弃剑山庄三百年古剑山门犹在,这位年轻的绝世剑客却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不在庄中了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只在后山闭关,但已许久没有人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给我们授一两堂课?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见他一面,便是立刻死了也甘心!”

    少男少女们窃窃私语,目光都偷偷摸摸投向后山云中飘渺的白塔。

    三公子人在何方?几乎每个新来的心里都在问着这问题。

    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

    夜深。

    后山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悬崖下白日汹涌的海潮都已止息,安静沉眠。

    此际初春,料峭寒意未消,山顶犹有残雪,惟有不凋的青松翠柏傲然挺立。沈振衣静静地坐在一架木制轮椅上,仰头望着悬挂半空硕大如轮盘的月眼,衣袂在微冷夜风中振动不停。

    月色清辉如水。

    他便是弃剑山庄的三公子,直到今日,仍只是刚满十七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沈振衣身材颀长,五官清秀,鼻梁高挺,双目神光内蕴,仿若阅尽世间百态。他平日喜着白衣,浑身上下纤尘不染,并无一丝颓废之气。

    沈振衣面前放着一个红泥小火炉,炉上茶壶咕嘟嘟冒着白气,紫砂壶盖微微颤动,从千里之外鸟绝山运来的冷泉水正在将开未开之际。他脚边草地上摊开一卷经书,书页流动淡黄色隐隐宝光。这是天蚕丝织就的帛纸,水火不伤,可传千年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此异像,大概谁都猜不到这随意丢弃在地上的书卷,就是天下人都梦寐以求的无上武学宝典——

    ——《万藏剑经》。

    沈振衣手中这一部并非寻常抄本,乃是弃剑山庄传世三百年的原稿,出自山庄创世人沈梦天的亲笔。然而就这么随随便便扔在脚边,犹如不值一文的废纸。

    剑经书页上满是信笔涂抹的痕迹,在第二页的空白处甚至画了一副白描的美人儿。虽然只有寥寥几笔,但尽得妩媚风流,笔下功底着实了得,正是他偶发顽童心性留下的大作。

    沈家列祖列宗看到他这么糟蹋传世重宝,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仿佛理所当然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他一直端坐不动,潜心思索。直到月眼升到中天,茶壶发出尖锐的啸叫声。

    水终于开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懒懒伸手提起茶壶,手腕一抖,一道银色水线从壶嘴疾射而出,不偏不倚正落在远处黑釉兔毫盏内,顿时溅射珍珠般的白沫。茶香四溢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茶叶是进贡的明前雪芽,一两便价值千金。

    摆放茶盏的梨花木案距离沈振衣的轮椅两丈有余,开水在从在空中飞射的过程中自然冷却,等落入杯中时温度恰好。既不至于过烫破坏嫩茶的色泽和味道,又不会因为偏凉而导致茶叶泡不开,香气无法完全散发。

    这一招若是被茶道宗师看到,必然叹为观止。但想要用这一招来泡出绝妙茶味,首先就得练成沈三公子这般神奇的武功。这种在两丈开外不漏一滴水的精妙控制力,又有几人能够做到?

    沈振衣放下茶壶,闭上双目,享受这极短时间内呼吸中氤氲的茶香。等到香味渐渐淡去,这才缓缓推动轮椅一直到茶几前,拂袖弯腰,伸出颀长白皙的手指握住烫热的茶杯,作势欲饮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从容优雅,一举一动之中仿佛都蕴含天地玄奥至理,看着让人赏心悦目,又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江湖传闻,从沈三公子每个动作中都能体味到绝世剑法的神韵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在懂剑的人眼中便是一部高明剑谱——剑狂左天行曾经如此评价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沈振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动作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瞬间的不自然破坏了连贯如行云流水的美感,让人心生不乐。

    一片灰黄的落叶不知从何处吹来,飘飘荡荡飞向沈振衣身前,眼看就要打在他的肩头。但就在进入他身周三尺范围之内的时候,只听嗤一声轻响。叶子像是被利剑一掠而过,沿着叶茎分成整齐划一的两片,打着旋儿斜斜跌落尘埃。

    沈振衣注视着这一幕,轻叹道:“出来吧!你的杀机已现,藏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他直面最深沉的黑暗处。

    就算如传闻中那样失去了真气,但那种充满杀机的剑意在沈振衣眼中就如黑夜中的火把一样明亮,怎么可能瞒得过他?

    但山中依旧一片沉默,并没有人应答。

    一只失巢的鸟雀扑簌簌从灌木中飞起,哀鸣着冲入夜色之中,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自从九个月前开始,平时人迹罕至的后山白塔,平均一个月有三次刺杀,你们不觉得烦么?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语声平静,倒像事不关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