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四章
    “大佬,你怎么?”周二早晨,沈雪诺还没有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钱群利已经早早的在等着他了。带着很诧异的眼神,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味道?太刺鼻了!”胡小露也是同样的反应,“阿四,你昨天都干了什么?是放学回去做油漆工了吗?这股味道太难受了!”

    啊?有吗?沈雪诺倒是没有闻到。是忘记换校服的愿意吗?今天随手拿的,还是昨天晚上穿着的校服。

    “这是?松节油的味道?”葛淑贤虽然也是和他们两个一样的捏着鼻子说出的这话,但是她的回答给满分。“你,打算画油画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大佬,油画?”

    “油画!阿四,看不出来啊,你还会画油画的。”

    语气还是那样的语气,但是说出来的声音,却是怪怪的。——你们这样憋着不难受吗?

    “嗯。”算是回答了他们的问题,沈雪诺左右问问了自己耸起的肩膀,然后靠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钱群利突然跳起来的,“那个,葛淑贤,有点事想请你帮忙。”他的态度很诚恳。黄鼠狼给鸡拜年,这样形容不知道对不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昨天的作业比较多,我想......”好吧,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做过课后作业的人来说,沈雪诺不知道什么叫“作业多”。或者是说,没有这样的概念,比较合适。“有很多地方我不太会,借我核对一下,好不好?”话是说的很漂亮啦。

    “这个啊,”葛淑贤像是思考了一会,“你那里不会,我教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钱群利的脸像是给照相机定格了,“下次在教我把,你看,现在时间也来不及了,我就瞄几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好吧。”就这么简单的被钱群利说服了?沈雪诺是不会相信这么聪明的葛淑贤,看不出对方是要抄她的作业。

    当然,还在奇怪为什么在一边没有吐槽钱群利。然后沈雪诺就像明白了。原来胡小露也没有做完,怪不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这两个人,总是在奇怪的地方特别合得来。像是现在。

    “大佬,我们可没有想你一样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

    奋笔疾书的两个人低头都看不到了脸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有点事想和你说,陪我出去聊吧。”看着边上这两个人忙活,葛淑贤这样邀请了沈雪诺。还是写在本子上,不让其他人知道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不管是出与好奇,还是朋友之间的什么,或者都没有。在这两个人的无视下,另外两个人走出了班级。

    教室的边上就是楼梯,在上下层楼梯的转角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需要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。

    “嗯,想问问你,钱群利这个人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啊?这样的问题,沈雪诺怎么好像被问过一边。——还有,为什么问我?我和他认识的时间也不长。

    住校生要是去掉一天在寝室的九个小时计算,那一天就是有十五个小时,你们两个是随时能见到的。一周平时上课按五天计算,那就是七十五个小时。七天一共才一百六十八个小时。在加上周六的话。也就是说,你们两个人,正常情况下的一周,有一般的时间都是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这样计算的话,葛淑贤和钱群利在一起的时间,要大大的超过和沈雪诺在一起的时间。

    ——为什么问问自己,要来问我?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